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系列短篇集甜文#
#ooc有,开车日常#
#乱藤四郎篇#
攻气满满女装大佬×害羞内向婶
内含穿衣play
一直觉得乱酱超级攻~



 

乱藤四郎篇

午后的阳光洒落,宛如微风拂过花蕾,温暖微醺。

少女坐在台阶上,怔怔地看着手中精致却泛旧的怀表,过去的时光在眼前浮光掠影般展现。那些舰艇,那些炮灰,还有机甲,胜利的欢呼,还有背叛的痛苦,失去同伴的绝望,一切都仿佛是做梦一般短暂。

没想到少佐也成为了审神者啊。也不知道少佐的伤势如何了,在本丸的生活是否适应……

“主公,主公!”轻快的声音打断了审神者的思绪。

她循声望去,金色长发的女孩,啊不,男孩,像只轻巧敏捷的猫咪,一下子跳着跑到她跟前,炫耀般转了一圈:“谢谢主公的礼物!裙子超可爱的!”

飞扬的裙摆与他金色的发辫一起跳跃,用光芒四射来形容也不为过。

雌雄莫辨的小少年停了下来,眨巴着大眼睛,拉住审神者的袖子,神色认真:“主公的礼物我很喜欢。”

少女在这样的注视之下只觉得脸颊发热,手指不自在地蜷了起来,轻声道:“乱酱喜欢就好。”

乱藤四郎笑嘻嘻地看着面前的审神者,面容清秀可爱,表情却是仿佛保持了八百年的严肃,站姿端正,军帽也戴得十分正经,只是脸颊的微红瞬间就让她可爱起来。

一年过去,混熟了之后,审神者少年老成实则羞涩腼腆的性格早就暴露得彻彻底底。

乱手指缠着发辫转了转,清澈的眼睛闪过狡黠之色。他踮起脚“啾”的一声亲了审神者的脸颊,笑着说:“这是回礼哦。”

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又短暂离去,脸颊上残留的温热提醒着迟钝少女,刚刚发生了什么。

“……嗯。”审神者觉得脸颊连同耳朵都热了起来,她努力绷住了脸,小心地抬手捋顺面前这个少年因为奔跑而凌乱的鬓发。

乱藤四郎抬手按住她欲撤离的手,侧过脸蹭了蹭她的手心。

审神者被她蹭得心都软了。

“主公刚刚坐在这里发呆,是有什么心事吗?”

听到乱关切的询问,审神者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以前的上司,嗯,是个很好的前辈,一直很照顾我。我刚刚得知她现在也是审神者。”她的神色有些纠结起来,“我在想,要不要去拜访一下她呢?”

乱点点头:“既然是关系好的前辈,拜访一下也是应该的啊。主公是有什么烦恼吗?”

审神者心头一揪,嘴唇抿了抿,眼神黯淡了下去。她沉默着看向手中的怀表,似乎陷入了回忆,没有注意到身边默默等待着她的小少年满脸的担忧和心疼。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审神者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少佐……她好不容易离开了战场,我的出现也许会让她想起不好的回忆。我……有一次和少佐唯一的弟弟一起执行任务,少佐的弟弟牺牲了,但是……我却回来了。”她艰难地说完了这句话,眼圈却红了。

乱望着她,心里五味陈杂。一年的时间,审神者终于对他敞开了心扉,向他倾诉了心事。欣慰,感动,柔情,心疼……一瞬间,各种情愫淹没了过来,让他几乎忍不住哽咽了一下。

作为审神者锻出的第一把刀,他第一眼就感觉到这位主公的温柔和认真。明明是个娇小的少女,却能把事情做得井井有条。出阵时也总是跟随他们一起,勇敢又聪慧。对他尤其好,虽然原因只是把他错认成了女孩子。但就算后来知道了他的性别,她还是下意识对他十分温柔,可以说是整个本丸独一份的宠爱了。

总是给他买可爱的衣服饰品和零食,刀装永远是最好的,佩戴的御守也是她亲手做的。

这样温柔又认真的主公虽然对刀剑们很好,却在独处时眉眼充满忧郁。乱一直都好想安慰她,让她笑一笑。他尝试了各种办法,笑容目前已经展露过,但是心事却不得而知。

此刻,他终于得知了原因,感叹道:“主公,真的好温柔啊。明明不是你的错……”望着审神者苍白的小脸,那微红的眼圈泪花闪烁,他心里的柔情似乎都要溢出来了。

他一把搂住少女的腰,吻了吻她的额头,又亲了亲她的眼睛。被迫闭上眼睛的少女,泪水从眼角流出,又被他舔干净。

“……乱?!”审神者有些懵。

这样的亲昵早就超出了亲友界限,只有恋人才会如此。刚刚意识到这一点的她,震惊的同时,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咸的。”乱喃喃说道,又亲了亲她微红的鼻尖,接着便吻住了她淡色的嘴唇。

“唔……”审神者下意识推了推他的肩,却被拉住手腕并在了背后。

乱亲亲她:“别推开,这是在安慰主公哦。主公哭得好可怜,乱很心疼。”话音未落,便又吻住了她。

审神者有点恍惚,总觉得哪里不对,又生不起反抗的心思。扑面而来的芬芳和金色,让她有种柔柔的治愈感,好似所有的悲伤都被吻去了。

乱看着眼前闭目乖巧的少女,心满意足,对方颤动的睫毛和满脸的红晕,让他忍不住一亲再亲。

审神者被亲得有点腿软,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滑了下去。乱却没有放过她,一刻也没有停止亲吻,顺着她的身体,跟着跪坐在地。

审神者惶惶然坐在地上,细细喘着气,眼眶又有些泛红,像是憋久了气缓不过来,又像是被欺负了。

“……乱。”她垂着眼,不敢与他对视,目光飘乎乎落在他的裙摆上。啊,对了,这条裙子是她送给乱的礼物来着。

作为从小在战场长大的少女,她从来没有穿过裙子,也从来不会撒娇,不会和同龄的女孩子相处。看到乱的第一眼,她就有种难以言说的情结,尽力地宠爱着他,打扮他,仿佛是在圆自己心中的一个梦。尽管后来知道他是男孩子,但是乱那撒娇可爱的性格和说话方式,还有那张漂亮精致的脸,都无法让她改变想法。

然而乱似乎早就洞悉了她的一切想法,在她面前做足了小公主的模样。只是偶尔凝视过来的目光,深沉又温和。她早该明白,纵容的人是他。

其实她一直都感觉到乱对她的重视,真诚得似乎整颗心都在等待着她的触碰。结果她却因为各种顾虑,无法坦率地回应。

“乱酱……对不起……”她糯糯地道歉,脸颊上的红晕一直蔓延到了脖颈。

“没关系哦,我喜欢主公,也喜欢主公这样对我。”乱笑眯眯地说,“以后还可以给乱买可爱的裙子哦。”他说着,凑近她的耳朵,“我们可以一起穿,我想看主公穿裙子。”

“……”审神者咽了咽口水,有点想抗议,她这样的气质和短短的头发,一点都不适合穿裙子啊,想想就别扭。

ps:后面详情见微博~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