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鹤丸篇,r 18#
#ooc有,私设如山#
#系列短篇集甜文

     

鹤丸国永篇

月夜寒凉。

屋顶上雪白的身影吸引了审神者全部的注意力,褪去了日常活泼飞扬的神采,此刻的付丧神望着天空中的流云,神情淡然,让人恍然他作为刀刃诞生在久远的岁月前。

审神者的视力很好,鹤丸此刻在她眼中就像一幅美丽的画。随风微微浮动的银白发丝显得十分柔软,肌肤白如夜光里晶莹剔透的雪,长长的睫毛也是白色的,宛如精灵一般。

“……主公?”屋顶上的付丧神敏锐地发现了审神者的视线,低下头来的瞬间,脸上就绽开了笑颜,因为惊喜而睁大的眼睛略带了几分孩子气。

鹤丸从屋顶一跃而下,宽大的袖子迎风展开,像是翅膀一般。审神者恍惚间仿佛真的看到了一只轻盈的鹤,从云端落在她面前。

“主公这么晚还不睡,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夸张地拍拍胸口,在审神者的沉默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语气变得温柔起来,“主公今天为了给今剑他们治疗,灵力有些透支了吧,还是赶紧去睡觉,好好休息一下吧。”

审神者嘴角弯了弯,醉意上头,觉得平时活泼顽皮的某只今晚就像暖心小天使一样,十足的温柔贴心。

鹤丸动了动鼻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味,才反应过来主公大晚上不睡觉是借酒消愁去了。

他想起今天出阵回来的队伍个个带伤,尤其是今剑,几乎碎刀。当时主公看着昏迷的今剑满身是血的样子,可以说是难得的失态了。平时冷厉严谨,堪称铁血的主君面色惨白,摇摇欲坠,捂着额头满头冷汗,眼眶也红了,像是陷入噩梦的小姑娘一样。

当时在场的刀剑都被震惊到了。可惜主公毕竟是主公,那一瞬的软弱被很快收敛起来。接下来有条不紊地为刀剑疗伤,处理公文,吃饭也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鹤丸却还是注意到了她偶尔的失神,还有眼中闪过的悲伤。

“主公……是恢复记忆了吧?”鹤丸忽然开口道。

审神者一僵,震惊地看着他。

她确实曾因为战争创伤失去了部分记忆。一年前,也许是因为适应了那种硝烟弥漫的生活,离开部队的她变得无所适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成为了审神者,可以战斗,也有安全的地方可以休息,刀剑们的忠诚也让她安心。不过来到本丸这么久,她还从未跟任何人提到过她失去记忆的事。

鹤丸并不是最早跟随她的那批刀剑,所以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不似药研长谷部那般沉稳,也不像短刀们那样会卖萌撒娇,更不像三日月莺丸那么淡然老成。他很活泼,活泼到让人会忘记他作为古刀的沧桑,偶尔恶作剧一下也是无伤大雅,甚至能让她绷不住脸笑出声来。

然而,这样仿佛精灵一样顽皮古怪的他,却如此敏锐,敏锐到令她震惊失语的地步。

审神者觉得她应该重新审视这把刀了。

此刻,那双琥珀般清明透彻的眼睛正牢牢地盯着她,目光是少有的深沉温和。

“主公很厉害啊,明明很悲伤很痛苦,却那么能忍。半夜偷偷出来喝酒消愁什么的,一点都不适合小姑娘哦。”

审神者被那句“小姑娘”逗笑了。的确,和对方千年的刃生相比,她也算得上是小姑娘了。但是作为付丧神,他还很年轻,不是吗?明明年轻到还是懵懂地学习人心的时候,却又这么敏感。

这么一想,忽然就觉得他平时努力逗她笑的举动是那么的可爱。

“鹤丸是想跟我谈心吗?”她笑眯眯地握住他的手腕,拉着他往屋里走去。鹤丸瞪大了眼睛,顺从地跟着她。

或许是喝了酒的原因,更或许是有个这么关心她的家伙在,审神者久违地有种心神放松的感觉。

鹤丸的心意藏得很深,但不代表她完全感受不到,而他主动袒露心情的话语,却又显得那么动人。早过了傲娇的年纪的审神者,并不讨厌这种试图探索她内心的举动,甚至有些心动。

鹤丸还是第一次走进审神者的房间。或者说,鹤丸是第一把能走进审神者房间的刀。这种认知让他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审神者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主公的床……真是令人窒息的邀请。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鹤丸犹豫了一下,带着些许兴奋地坐了过去。

等鹤丸坐好,审神者才慢悠悠地开始讲故事:“我在作为少佐的最后一场战争里,失去了唯一的弟弟和最好的朋友。”

开口就是一句震惊到他的话。

“失忆是因为伤到了头,再加上潜意识里有些抗拒这么惨烈的现实……”审神者叹了口气,“但是后来,我渐渐觉得没有完整的记忆是不行的,我不想欺骗自己,与其混沌度日,我还是想更清醒地审视自己。无论是多么绝望悲伤的回忆,都是我的一部分,我必须得找回来。否则,我怎么够格当刀剑的审神者。”说到这里,她嘴角弯了弯,上挑的眼角流泄出强烈的自信和果断。

“嘛,本来打算试试用灵力恢复记忆,结果被今剑重伤的样子一刺激,所有的记忆都回来了。”

话音未落,她有些失神,仿佛又想起了那满身是血双目紧闭的景象。

这时,肩上搭过来一只手,打断了她眼前的幻象。

鹤丸拍了拍她的肩,有些笨拙地安慰道:“主公……都过去了。”

审神者有点想笑,心里一软,却又痒痒的,像是被挠了一下。

“你这家伙,真可爱啊。”她感叹了一句,抬手握住了他来不及收回的手。触感微凉,想必是在屋顶上吹久了风的缘故。

“说起来,鹤丸又是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

“……呃,这个嘛……”鹤丸有点语塞,脸颊也微红起来。难道要说出来是因为在思考主公的事?太难为情了吧。

审神者新奇地看着他雪白的脸上浮现的粉色,忍不住凑近了一些,那种粉色让她想起娇嫩的樱花落在雪中,第一次觉得原来羞涩是这么好看的一种表情。

她忍不住抬手,想要抚摸看看,是怎样的触感。

鹤丸忍不住偏过头去躲了躲,想要抽回手,却被握住了手腕不放。

“刚刚就想说了,鹤丸你的手腕好纤细。”审神者轻声说着,另一只手也捉住了他的另一个手腕,像是捕获了飞鸟,怕挣扎伤到羽毛便捆住了爪子一样。

“……”鹤丸心里砰砰直跳,感觉这一刻的惊吓程度有点超乎想象。

虽然他一直暗搓搓地怀着一颗爱慕之心,今天出于心疼的原因暴露了出来,但是这个进展也太快了吧。主公的段数也太高了,有点hold不住。

本来想着引出主公的心事,凭借聪明才智安慰安慰,说不定就能让主公另眼相看了。结果主公自己太强悍,居然已经想通了。说好的倾吐心事,却变成了调情……真是又吓到他了。

“鹤丸躲什么?不是想安慰我吗?”审神者笑了笑,眼神有点危险起来。

“……”可怕的主公。平时的主公就够凶残了,恢复记忆又喝醉酒的主公更凶残。鹤丸咽了咽口水,有点想跑,又有点兴奋。

审神者双眼微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眼睛,像猛兽盯着猎物准备发动进攻一样。

她忽然开始觉得今晚的一切就像是鹤丸的阴谋,一直在撩她,从容色到身姿,从话语到心灵,全方位撩她。把她撩毛了,又开始想躲。

那怎么行?必须得镇压啊,不然这只鹤就要翻到主君头上了……审神者这样想着,有种陌生的甜蜜感浸润了她的心。

她想亲亲他,想抱抱他,想让他快乐,想报答这份情意。

鹤丸被审神者盯得脸越来越红,心里憋了一股劲,索性主动吻了上去。

审神者感觉嘴唇一热,还没回过神来,就见他退了回去,笑得一脸孩子气。

“哈哈,被吓到了吧。”

这是什么?新的惊吓攻略?有这么可爱的恶作剧吗?审神者有种心都化了的感觉。

她轻声说:“确实被吓到了呢。”话音未落,就用力吻了回去。

他的嘴唇温软得令人沉醉,仿佛莹莹白雪融化在春水里。长长的白色睫毛扫过她的脸,柔软又轻盈。

审神者觉得浑身发热,仿佛面前的雪其实是火焰,点燃了她所有的柔情。


ps:后续内容在微博里,评论链接

评论(17)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