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all婶修罗场#
#短篇小甜饼#
搞事婶x刀剑们

喜闻乐见的修罗场~
ooc有,私设如山


修罗场篇

一切的起因是药研藤四郎新开发的药。

某一日,药研在自家大将的吐槽下,为了让本丸里的酒鬼们能瞬间醒酒,精神抖擞地出阵,试图做出一种新型的醒酒药。

即使无证上岗,药研也凭借自己的靠谱口碑,获得了审神者的大力支持与信任。

“诶,已经完成了吗?”审神者好奇地看向透明小玻璃瓶里的无色液体,“……看上去好普通,像水一样。”

她凑近,微微弯腰,睁大的眼睛里盛满了新奇和跃跃欲试,琥珀色的瞳孔像猫一样圆圆的。

“还没有试用过,只是刚刚做好,不知道效果如何。为了让醉酒的人乐意喝下去,我特意调了一下味道,力求……不那么难喝。”药研推了推眼镜,镜片白光一闪,配上他的白大褂和衬衫领带,有种研究学者的犀利气质。

“说起来,我还从来没喝过药研做的药呢。”审神者抬手抚了抚左眼下的泪痣,忽然笑嘻嘻地对身边的白大褂少年说:“既然这样,那正好让我来试试好了。”

她拿起玻璃瓶子,打开盖子。

“等等!大将!”药研表情崩裂地看着审神者一饮而尽,来不及阻止。

审神者皱了皱眉:“果然味道不太好呢。”她想起之前有付丧神感冒,喝下药研的药,一脸升天的表情。虽然不至于那么夸张,但是味道还是有点诡异。

药研回过神来,紧张地看着审神者,有些担忧,毕竟这是从来没试用过的专门给刀剑付丧神的药,而且大将也没有喝醉,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效果……

“唔……”审神者忽然捂住脸,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胃里顺着血管直冲天灵盖,刺激得她脸颊发热,眼眶也有些湿。

“大将!”药研有些慌张,“没事吧?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审神者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开心兴奋过,感觉像磕了药一样,热血上脑,神智虽然清醒,体内的灵力却像沸腾了一样。

这时,本丸里室外当番的刀剑们发现,原本严冬刚过的天气,忽然就温暖起来,残余的积雪飞速融化,连院子里的樱花树都开花了。

“什么情况?!”
“呜哇,突然就变成春天了!”
“开花了!开花了!”
…………

“主公!发生什么事了?!”

实验室的门被“砰”地一声推开。本来被审神者丢在办公室处理公务的压切长谷部,神色惊疑不定地闯了进来。

“啊,是长谷部啊!”审神者满脸红晕,仿佛背景是无数桃花盛开。平日里总是露出精明狡黠微笑的少女,此刻的笑容简直灿烂到耀眼,带着几分从未见过的天真烂漫,“没事没事!就是现在超级开心!”

“啊?主……”长谷部还没从主公震撼的笑容中清醒,就被审神者一个飞扑,往后踉跄了几步。“!”

少女咯咯一笑,就着扑过去的惯性,双手绕着他的脖子转了一圈。可怜的近侍一脸懵逼,下意识扶住审神者的腰,怕她摔倒。

“长谷部今天超帅气!”审神者抬头,大声说道。

“!!!”近在咫尺的可爱笑容,柔软的手臂和身躯,飞扬的长发,扑面而来的香气,这一切都让长谷部有点头晕,脸上瞬间泛起了红晕。

然后,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少女就从他身上跳下来,迈着轻快的步伐跑出了实验室的大门。

“……”还处于震惊和羞涩中的长谷部下意识伸手。

“……糟糕了。”被迫围观了这一幕的药研震惊后悔的同时,心里涌现出古怪的涩意和焦虑。他来不及思考自己心情,赶忙跟了出去。

奔跑在走廊上的少女有种仿佛置身天堂的感觉,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世间万物此刻都是那么美好,平时心里看不顺眼的人和事,都难得的亲切起来。

“主殿?”走廊尽头拐弯处走出来一个水色头发的青年,温柔俊秀的脸上露出担忧和惊讶的神色。

“一期哥!”审神者亲昵地叫了一声,笑容越发明媚起来,好似看到了什么令她无比幸福的事。

一期一振怔了怔,从未有过的亲切称呼和少女此刻的表情,让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淡淡的羞涩感化为了脸上的红晕。

审神者见他如此腼腆,忍不住吃吃笑了几声,冲他抛了个飞吻,娇俏又甜蜜。

一期一振心里一跳,忍不住握紧了手,震惊的同时,一种难以言说的动容感充斥了内心。审神者平时对他的态度可以用平静疏离来形容,虽然总体来说对他不错,但他能感觉到自己不算是本丸里非常讨她喜欢的刀。审神者经常跟鹤丸一起搞怪,偶尔还喜欢小小地欺负一下弟弟们,像是故意跟他对着干一样。

他来本丸的时间不长,不如弟弟们跟她关系熟悉融洽,有时也会猜测审神者是不是不喜欢自己。因此,此刻的一期一振深深体会到了受宠若惊的感觉。

“主公!”院子里的传来一声呼唤。

审神者循声望去,只见今剑、萤丸、五虎退和平野向她跑了过来。今剑第一个到,惊喜地问道:“是主公让樱花开了吗?”

审神者看着他脸上可爱的笑容,心里痒痒的,感觉像是看到了天使一样。她一把抱住了今剑,一口亲在他脸颊上。

“!”今剑有些懵逼,温暖芬芳的怀抱让他有点恍惚,心脏砰砰直跳。

审神者在他心里,或者说在除了药研以外的所有短刀心里,都是一个怕怕的存在。虽然对他们很好,却也不会如此亲昵,甚至偶尔还会跟鹤丸一起搞怪,吓唬他们。

还没等他回过神,审神者把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小个子付丧神一个挨着一个抱了一遍,亲了一遍。

“……主、主公。”五虎退羞怯地摸了摸被亲过的额头,脸红了。

审神者笑眯眯地应了一声:“超可爱哦,五虎退。”

话音未落,身后传来药研无奈的声音:“大将!”

审神者回过头,看到他满脸复杂的表情,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右手握拳敲在左手掌心。

下一秒,她就扑了上去,一口亲在他脸上。

“!”药研怔了怔,瞳孔微缩。刚刚他下意识闪避了一下,那个亲吻差一点就落在他嘴唇上了。

审神者捧着脸,眼睛眯了眯,似乎心满意足了,转身又向着樱花树的方向跑去。

药研看着她的背影,一瞬间,羞涩、恍然、懊恼……各种情绪充斥心间。

“……药研,主殿她怎么了?怎么突然……”被遗忘在一边的一期一振也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虽然知道今天审神者这样恐怕不是正常状态,但是还是有些奇怪的失落。

药研无奈地解释了一下关于审神者吃错药的前因后果,在场的刀剑付丧神们全都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虽然觉得主公这样好温柔的,”今剑遗憾地叹了口气,“但是果然还是担心,这样的状态会不会对主公的身体不太好。”

“这个药是按照我们付丧神的体质做的,不过药效应该不会很长,等兴奋尽头过去,应该就会恢复正常了。但是涉及到大将的灵力方面,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果然还是等大将恢复过来再检查一下吧。”药研推了推眼镜,“现在把大将带回去检查,估计她不会乐意的。”

“不愧是药研哥。”平野一直很佩服自家药研哥的学识和冷静。

另一边,审神者走到樱花树边,惊喜地抬头:“果然开花了啊!”她张开双臂,感受到灵力包裹了整个本丸,化作暖风吹下一大片樱花,温柔地落在她身上,然后被灵力扫落。

“哦呀,这不是主公吗?”

审神者转身,看到木廊的地上坐着莺丸,旁边是三日月,这两个刃手里各捧着一杯茶,脸上那宛如老爷爷般温和慈祥的笑容如出一辙。

“莺丸!三日月你出阵回来了啊?”

还没等到三日月回答,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叫。“哇!”

审神者侧头,毫不意外地看到鹤丸那一脸恶作剧失败的失望脸。

现在她灵力爆炸,覆盖了整个本丸,当然早就察觉到这家伙的存在了。要是平时,她肯定会被吓到,然后找机会报复回去。然而此刻,吃错药的审神者只感觉到了满满的开心。

她望着头发和衣服上落满樱花的鹤丸,忍不住笑出声。

她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衣服,抖落了沾在上面的花瓣,然后又拂去他头发上的几片,袖子顺着抬高的手滑落,露出一段纤细的手臂。

鹤丸有些呆滞地看着她灿烂甜蜜的笑容,脸颊有点发热。

喂喂这是什么情况?主公怎么肥四?突然这么温柔……

“咳咳”

鹤丸醒过神,循着声音看到三日月抬袖捂着嘴,咳完后放下袖子,一脸笑眯眯的表情。

“真是令人意外啊。”

审神者的目光也转了过去,打量着这个平时不太打交道的总是自称老爷爷的刃。宛如神祗般温柔慈悲又疏离,平时看向她的目光透彻又平和,仿佛完全不曾将她这个主公放在心上一般,那种像在看不太成熟的小丫头的目光每每令她不顺眼,好像早就知道她表现出这么恶劣的性子只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获得更多关爱一样。

不过,此刻在她眼里,那双透彻的漂亮眼睛就像度了一层柔光,突然就变得美好起来。兴奋又热烈的情绪感染着她,似乎所有的别扭和伪装都燃烧殆尽。

她用一种仿佛第一次看见他一般的目光,欣赏着他华美的姿容,感叹道:“三日月,你真美,我很喜欢你的眼睛,像月亮一样。”

“……”饶是三日月也被惊得一怔,一种微妙的情绪升起,令他弯着眼睛,露出愉悦的笑容,“哈哈哈哈,谢谢主公,没想到能被主公赏识,真是荣幸。”

匆匆跟过来的药研忍不住扶额,心里的后悔简直快汇成河了。

ps:一不小心写太嗨了,没写完😂本来按照约稿想写一期或歌仙的,结果下笔又不是(๑˙ー˙๑)

评论(13)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