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萤丸x婶#
淡定萤总x害羞少女心婶
#短篇小甜饼#

     

*献给我本丸第一把大太刀萤总
*ooc有,私设如山

其他文见目录

     

萤丸篇

沉淀成深红的樱桃酱,用烤得香脆的面包干蘸取一些,塞进嘴里。

在舌间喉咙微甜纯美地盘旋流转,嘴唇微张便吐露一丝温暖柔和的醇厚甜蜜。吞咽下去却像茶一样带着几分清淡的苦意,虽甘甜揉杂,留在大脑皮层的回味深深碾压着残存的理智冷静。

——简直就像……怀抱着暗恋的心情一样。

“呜哇~超美味!”
“大将好厉害!”
“主公,还有吗还有吗?”
…………

被粟田口短刀包围的审神者脸颊微红,忍不住露出有些傻气的笑容来。

看着这一双双星星闪烁的萌萌大眼睛,少女忍不住抬手挨个摸摸头。

本丸里的樱桃树结了果子,审神者心血来潮做了些樱桃酱,又做了面包干,配上了下午茶。刚端到廊下,香味就吸引来了一群在院子里玩耍的粟田口正太。

“萤丸要来一个吗?”审神者忍不住看向身边安安稳稳坐着的小个子付丧神,轻声问道。

听到询问的萤丸侧过头,看到只剩最后一块点心的碟子,又看向审神者嘴角残留的面包渣,摇摇头道:“……不用了。”

——她那么喜欢吃甜点,自己做了半天只吃了一块,应该不够吧……

他心里这么想着,表情平淡,精致可爱的脸微微侧着,注视过来的目光温柔又包容,好像在看着一个需要谦让照顾的小女孩。那双浅碧色的大眼睛仿佛夏夜的萤光闪烁,让人联想到他名字中的“萤”。鬓角翘起的两撮头发,宛如小小的牛角一样,俏皮可爱。

反差萌……

审神者心里一跳,脸上也有些热热的。

——于是,最后一块点心还是归了审神者。

短刀们看着空空的碟子有些意犹未尽。

“大将,我们去摘樱桃吧!”厚忽然提议道。

“唔啊,听起来好有意思~”乱连连点头。

秋田露出开心的笑容:“我们帮主公摘樱桃,就有樱桃酱可以吃了!”

“我……我也来帮忙……”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也响应号召。

…………

一人一句,讨论得热火朝天,短刀们就决定去摘樱桃了。

一期一振和药研出阵去了,鸣狐也不在,没人能管住这些短刀。至于鲶尾,今天轮到他马当番,估计正拉着兄弟在马棚玩得不亦乐乎。

审神者向来就对可爱又会撒娇的短刀们没有抵抗力,除了宠就是宠,于是满口答应了。

短刀们很有行动力地去拿果篮了,看着他们活泼的背影,审神者又看向身边淡定的萤丸,忽然有些感慨。

果然是大太刀的风范啊。上战场的时候,在部队其他刀喊打喊杀凶神恶煞之际,他永远都是表情淡定地挥刀以一敌三,一瞬间就能砍死一片溯行军,有时嘴里还给自己的动作配个“咚”字。真是又萌又凶残。

但是很可靠啊……

正当审神者有些走神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抚了抚她的嘴角。

“有面包渣哦。”萤丸凑近了些,指了指自己嘴角的相同位置。

“!”

审神者涨红了脸,微微后仰着头,窘迫地说道:“抱歉!”

萤丸看着她羞涩的样子和头顶晃动的呆毛,露出一个笑容来,显得那张稚嫩的脸纯真又可爱。

审神者被萌得心脏砰砰直跳。

好喜欢……她的心情又酸又甜,就像刚刚吃过的樱桃酱一样。

虽然不知道萤丸是怎么想的,但是她那份喜欢的心情难以克制。想必长期担任近侍的他,早就感觉到了吧,否则不会有这么亲昵的动作。

她对萤丸的心情很复杂。对方的淡定稳重让她依赖,温柔的时候让她想撒娇,可爱单纯的一面让她很想宠爱……

远处传来短刀们的呼唤声,打断了暧昧的气氛。

“……去摘樱桃吧。”审神者看了一眼樱桃树下冲她招手的小正太们,对萤丸轻声说道。

她站起身,对他伸出手,脸上依旧带着红晕,眼神恳切又温柔。

萤丸觉得自己对她这样轻声细语的羞怯模样非常没辙,这种样子让他很想摸摸她的头。

他握住她的手,点点头道:“好吧,真是没办法啊。”

主人虽然平时认真沉稳,但偶尔孩子气起来也确实没有办法呢。身为强大又靠得住的成熟男子,当然只能包容她啦。

樱桃树下。

“要小心哦。”萤丸有些担忧地看着她,“不然还是别爬了,我来就好。”

“没关系哦,之前那些樱桃就是我自己摘的,这点身手还是有的。而且自己摘也很有趣哦。”

审神者手里拿着竹篮,小心翼翼地爬上樱桃树粗壮的树干。繁密翠绿的树叶间,被灵力滋润得鲜亮泛红的樱桃,一颗一颗簇在一起,遮遮掩掩地露出润泽的光芒。

“大将,这边有好多!”厚攀在一根粗枝干上喊道。

“真的诶!看起来好可爱!”乱站在树底下仰着头,双手合在胸前,满脸兴奋。

审神者下意识看过去,果然看见高处有一片枝叶结了很多樱桃,只是往上枝条有些纤细了,不太方便摘取。她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往外侧挪动了几步,抬手试图够到那片枝叶。

她很谨慎,发觉够不到,也不打算冒险垫脚,毕竟比起刀剑,她的平衡能力差远了。

然而,就在她准备挪回去的一刹那,一只鸟扑腾了几下,从巢里飞了下来,冲着她的头顶掠了过去。审神者瞳孔微缩,下意识想歪头躲过,瞬时重心就偏移了。

“主公!”“大将!”底下传来几声惊呼。

她慌乱地伸手想抓住什么来稳住身体,却只扣住了几片叶子,就往后仰倒了下去。

粗糙的树枝和叶片划过她的手和脸,恐惧却麻痹了痛觉,只有风声划过耳际。她闭上眼睛,原以为会狠狠地摔在地上,却被一下子揽住了背和腿弯接住了。

她睁开眼睛,对上一双无比熟悉的浅碧色眼睛,倒映出她苍白的脸,关心的目光专注地凝聚在她脸上,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被、被接住了啊。

审神者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涨红了脸连忙挣扎了两下。萤丸顺势就把她放下了。

他叹了口气:“都说了我来就好,非要逞能。”

审神者有些窘迫,她一向觉得自己这个主人还是很严谨靠谱的,结果总是在最在意的神明面前出差错。

“……对不起。”

出了这个意外,短刀们也十分自责,摘樱桃做点心的事就只好到此为止了。

被送回房间休息的审神者心情沉重。她躺在床上,抬手捂住脸,叹了口气。

这时,敲门声响起。

她有些意外地坐起身,应了一声:“请进。”

开门的是萤丸。他手里捧着一个漂亮的小瓶子,合上门走了进来。

“萤丸?”

“喏。”他走到她床边,把手里的小瓶子递了过去。小巧的透明瓶子里装满了一颗颗星星形状五颜六色的糖果,瓶子口还用少女心满满的粉色细绳系了个蝴蝶结。

原来是金平糖啊。

???

这是……送她糖的意思吗?怎么感觉像在哄小孩一样啊。

她想起小时候每次一哭,爸爸就会给她买金平糖,她把甜甜的糖含在嘴里,就会破涕为笑,再大的烦恼都会消失。

此刻的她捧着金平糖,有些哭笑不得。但看到他那双圆圆的大眼睛里安抚一般的目光,又有种被宠爱的感觉。

明明是个娇小少年的形态,却努力保持着年长者的淡定心态,然而这样只会在审神者眼里显得更萌。

她想起刚刚锻出他时,看着这么可爱娇小的他,忍不住像对待短刀那样摸摸他的头,结果被一脸认真地拒绝了。“这样摸的话会变矮的。”

这之后就再也没敢摸过他的头,反而被他摸过好几次。

“谢谢。”她弯着眼睛小声说道。

——萤丸果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只是,和往常不同的是,他的手从头顶顺着一路摸到了发梢,像是在给小动物顺毛一般轻柔。

“没有樱桃,就吃糖吧。”他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表情淡定又自然。

审神者心里一麻,脸颊微红,好似那双手摸的不是头发,而是心脏一般。

糖还没吃到嘴里,心里就已经被甜蜜淹没。

也许是被这独处的静谧和安全所诱惑,沉浸在爱意中的审神者鼓起勇气,往他的位置挪了挪。

“……好。”她回答道,解开蝴蝶结,打开瓶盖,拿起一颗放进嘴里,记忆里的甜味从舌尖蔓延开来。

“好甜啊。”她呢喃了一声,不知道是在感叹金平糖的味道,还是别的什么。

她忍不住侧过头,蹭了蹭他翘起的鬓发。发尾痒痒地触碰在脸上,扑面而来的香味轻柔又温暖,蓬松的浅色头发映满了整个眼帘。

“喜欢这个?”萤丸摸了摸另一边翘起的鬓发,有些意外地看向她。

“嗯,很可爱。”审神者点头。

萤丸却抬手戳了戳她头顶的呆毛:“这个比较可爱。”

“……”审神者有种被戳到本体的感觉,有些懵地低头盯着他。

萤丸有些想笑,他安抚一般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然后牵住了她的手。

审神者的手白嫩纤长,相比较起来,萤丸的手就小了一号,显得有些稚嫩了。白皙却满是刀茧,让人想到他强大的力量。

这是……

审神者忍不住心里一跳,手上传来的温热触感像是某种开关一般,让她的心酸软成一团,涨满的情愫挤在喉咙里。

“萤丸……我喜欢你……”她抖着声音告白。

“我知道哦。”萤丸松开她的手,轻轻环抱住她的腰。明明是很男子汉的动作,却因为身形的缘故像是投入了她的怀里。

审神者被满怀的萤丸气息弄得有些昏沉,这个拥抱的意思让她羞涩又欣喜。所有的感情似乎都在这个怀抱中得到了宣泄。

她忍不住回抱他,双手搭在他背上,像是抱住了一个无比珍贵的宝贝,想拼命藏进怀里。

萤丸却有些无语地闷在她怀里,审神者软软的身体抱起来很舒服没错,但是……太紧了!

不过,身为一个成熟强大又有包容力的男人,这点小事根本……不是问题……_(:з」∠)_

           

ps:萤总在我心里就是这么男友力爆炸╮(╯∇╰)╭
小剧场:
萤丸:埋胸果然窒息_(:з」∠)_
明石:萤丸!萤丸!你没事吧?!
青江:此处应有本子
婶:对、对不起!!!

评论(23)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