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一期婶 r18
#短篇甜文
#腹黑恶趣味婶

      

*点文写了一期哥,食用愉快
*婶的性格一言难尽,大概也许是个坏女人
*ooc,私设如山

其他文见目录

    

“你们……在做什么?”

少女站在走廊上,顺着大开的移门,看见一群熟悉的身影聚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致勃勃的笑容。

一期一振抬头望去,只见审神者手里拿着惯常用的折扇,侧着头对上他的目光。

长至腰下的黑发被微风吹起,发梢整齐,宛如墨色波浪。雪白的肌肤,细眉如柳叶,微微蹙起,一双清透的眼睛带着几分忧郁和疑惑,简单的白衣绯袴穿在她身上显得秀丽动人,风姿绰约。

只是站在那里,就宛如一幅静谧婉约的画。

“主上,今日樱花开了,我们正在赏樱。歌仙先生提议写俳句,大家都觉得很有趣。”

回答她的是堀川国广。

旁边坐着的和泉守兼定附和道:“没错,这个季节,看到樱花开了就忍不住抒发一下心情歌咏一首。”

审神者的目光转移到他手里的纸笺和毛笔上。

“原来如此。”

她抬起手中的扇子,掩住嘴轻笑了一声:“原来和泉守殿不仅战场上勇武过人,还是个风雅之士呢。”

和泉守被说得忍不住有些脸红起来,但还是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说道:“毕竟我可是强大又帅气的刀呢。”

审神者和屋里的付丧神打了声招呼,闲聊了几句,便款步离开了。

——从头到尾都十分平常。不曾多看他一眼,也不曾多说一句话。

只是临走前的不经意的一瞥,泄露出几分缠绵。眼尾微微上挑,转过身的一瞬,眼瞳里柔情似水。

一期忍不住想起昨晚她丝缎一般的长发随意洒落在肩头,像乖巧的猫儿一样伏在他的膝上,任由他盘弄抚摸的模样。

长发在指间穿梭,被他牵引梳理。即使是那样甜蜜温馨的时候,她的眉目间仍藏着忧郁。

那些的画面充斥在脑海中,温柔多情的眼眸,甜美依赖的笑容,揉杂了她平日里内敛感情表现出来的冷淡,令他坐立难安。

“一期哥?”药研关心的询问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

一期一振平复了一下心情,摇摇头,露出与往常别无二致的笑容。
  

另一边,审神者站在房间外,看着底下的樱花树有些出神。

樱花盛开,却短暂凋零。就像人的生命一样。

正因为人的生命短暂,所以七情六欲才会那么厚重。想要的,想珍惜的,想把握的东西,才会努力抓在手里,占为己有。

那么神明呢?拥有漫长的岁月,看过了无数的人生,恐怕一个只有二十几年生命的人在他眼中,还稚嫩的很。

而不一样的灵魂,是不可能互相理解的。

可有时候,爱是坚韧的东西,心如磐石不可转,顽固地盘踞心头,打破所有的束缚和规则,挑战不可逾越的沟壑。

不需要完全的理解,只需要相守在一处,互相怀抱着疼爱恋慕之心。

有一个人,他的姿容入你心,他的胸怀温柔你的情,他的话语治愈你的伤痛。

然而目光交错时,她仿佛在彼此的眼底看见沉沦,和不公平的未来。

年华逝去,或许过不了多久,便会失却欲望与爱意。也或许相守短短几十载,在她离去后,刀剑神明那安静的念想,会抵达白发苍苍的彼岸,随她而去,碎裂成灰。

他想过这样的结局吗?应该是想过吧,但还是抱着觉悟与她结缘。

这么一想就忍不住心生怜爱啊。

审神者叹了口气,习惯性地摇了摇手里的扇子。

“主殿。”

身侧传来熟悉的声音。

审神者有些讶异地转身,抬头看着他问道:“一期,你怎么来了?已经结束了吗?”

“没有,只是……”一期一振笑着,眼中盛满温柔的情意,“想和主殿一起赏樱。”

审神者以扇掩面,嘴里矜持地应道:“原来如此,那便一起吧。”

目光平淡温和,语气正经中夹杂着无奈,仿佛一个普通的宽和体恤的主君。

——完全想像不到夜晚的她是怎样的风情。

一期忍不住想,那样的主殿太过反差,恐怕这座本丸里除了他,没人能看到,也没人能想到。

这样的独一无二,又这样的隐秘,所有的情思都埋没在白日里相敬如宾的平静湖水下,湖底却是涌动的热流暗潮。

看似一视同仁,却又隐晦地在细微之处表现出偏爱,又让他发现。

白天维持着君臣之仪,彬彬有礼。夜晚却是伏于身下,置于膝上的情人。

这样的相处,时常令他产生一种错乱和不安。继而迷恋和渴求之情越发深重。

征服颠覆的欲望和想要保护疼惜的心情交织在一起,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她攥在手里,围着她旋转。偶尔的烦燥和压抑也因她而起,染上了几分甜蜜,升不起一丝抵抗。

——某种意义上,主殿是一个可怕的女人呢。

心里忽然升起想要打破她这副面具的冲动。

一期一振抬手,伸向她的头发。在她茫然的目光里,顺着鬓发抚摸下去,若即若离地在她的脸侧,温柔地捋了捋,将她遮在脸颊边的扇子挪开。

“……一期?”审神者似是疑惑又似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

她眼睫微垂,恍如蝶翼,轻轻颤动,显得脆弱又局促。而隐藏起来的眼眸神色,让人又猜不出她此刻的心思。

在白天,恋人间亲密的小举动是不被允许的。

一期心思细腻体贴,自然能感受到她无声的拒绝。但他不知道这是女孩子的矜持害羞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矛盾的女人。
赋予他身躯,教会他爱。
他似乎占有了她,又似乎没能明白她。
而这份不明白让他有本能地探寻欲望,越想越被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诞生于世虽然岁月悠久,但他从前作为刀剑的记忆残缺不全,仿佛世间万事与他隔了一层纱一般朦胧。

在审神者的灵力中化为人形,作为付丧神诞生的日子却并不长,他在很多事上还是懵懂的。

人类的感情太过复杂,连爱都如此难以捉摸。刀剑于主人,奉献忠诚,交付自由,可谓是单纯得多。所以被如此对待的他,会忍不住怀疑自己,怀疑这份恋情是否真实。

审神者微微侧过脸,看向楼下的樱花树,余光打量着身侧付丧神的脸。

优雅的身姿,一如既往沉稳的表情,水色的头发显出温柔的气质。

然而审神者轻易就能发现,那双金色的眼眸中隐藏的不安和焦虑。

这份不安和焦虑好像从一开始就存在了,从初见开始,就在他的潜意识里。似乎与他身为刀剑时的经历有关。

看似沉稳可靠,却因为羁绊和感性而脆弱。优雅严谨又彬彬有礼的风度,也是在苛求自己。爱意深沉,保护欲强大,又未尝不是一种另类的渴求。渴求被爱和被保护。

对自己的弟弟爱护,对主君忠诚,与同僚关系良好,杀敌英勇的同时还能保持华丽优雅。

很完美,却也十分压抑。

复杂的不是人,而是刀剑神明。但复杂和矛盾,却又是他的魅力所在。

审神者也不清楚自己的想法。

她不是个好女人。就连爱意中也带着恶意,配不上对方的温柔真挚和深情。

也许怜爱他的同时,她又想掌控这个男人,想让他为自己烦恼吧。

爱情是什么?是疼爱,是尊重,是仰望,是控制,也是捉弄。

一期一振望着审神者满脸淡然的样子,握紧了拳,又松开,忽然追上前一步抱住了她。双臂揽住她的腰紧紧扣在怀里。

腰肢纤细,目光所及皆是绸缎般的黑发。

沉默的气氛紧张起来。

他原以为这样的僭越会惹恼她,却忽然听到怀里传来一声轻笑。

带着几分嘲弄和得意。

他微微一怔,茫然了片刻后旋即露出了微微懊恼的表情。

他恍然明白了,审神者恐怕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想看他失控和生气。

何等坏心眼。

“我一直在想,你会迁就我到何时。”审神者靠在他怀里,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他第一次没有保持有问必答的礼貌风度,而是低下头吻住了她。

审神者双眼闭上,霜雪般的肌肤上浮现浅浅的粉晕,软绵绵地倚在他身上,双手抱住了他的背和肩,唇舌无比温顺地任他纠缠。

他忽然看懂了一点她的心思。

她认为他太过温顺恭谨了些,珍重恋人固然重要,但是他太过小心。她希望他可以再放肆一些,最好不要那么迁就。

本意是好的,但是手段恶劣了些。明明可以明白地告诉他,却拐弯抹角的,弄得暧昧又诱惑,若即若离的态度让人患得患失,头疼不已。

果然还是想看他失控的恶趣味占上风吧。

懊恼的情绪只持续了片刻,便被满心的爱恋占据。一期一振的吻温柔起来,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

审神者的手顺着他的衣领往上轻抚,微凉的指尖抚上他的脖颈、喉结,最终贴在他的脸颊边。

近在咫尺的柔弱吐息,仿佛带着迷幻般的香气。她眼睛微睁,眼瞳里泄露迷离渴望之色,为他深深着迷一般专注又热情。那样的目光就像一张网,牢牢地捆住了他。

他的心一热,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此刻的审神者让他想起之前的那些夜晚,她借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找他,温存之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去。

审神者贴着他的嘴唇,小声道:“腿软了,送我回房间。”

这次的理由暗示意味太明显了。

一期一振眼中笑意深深,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眸如往常般温柔,却又隐隐带着侵略的味道。

迷人……审神者忍不住沉醉在他的眼睛里。

她忽然想到了他的本体,一把锋利又华美的太刀。

出鞘的一瞬,寒光逼人。

她把玩过,某天晚上还将他的本体置于怀中,刀鞘都被她的肌肤捂热了。

她的思绪万千,被突然打横抱起来的失重感打断。

一期抱着她走到门边,脚步顿了顿,托着她的腿将她扛在肩上开了门。

审神者趴在他肩上,有些意外。第一次被这么对待,有种被强抢了一样的错觉。

一期一振有条不紊地关上门,然后上了锁,稳步走到床边,将审神者放了下来。放的动作比往常粗鲁了些,暴露出他心中的不平静。

审神者倒在床上,保持着被放下的姿势,黑发铺满了枕头。

一期一振站在床边,目光沉沉。但下一刻,他却单膝跪在地上,脱去了她的木屐和足袋。

审神者并起双膝,微微坐起身,看着他细心又温柔的动作,忍不住轻笑一声,将光裸的脚伸进他怀里蹭了蹭。

“……”一期一振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一把握住她纤细的脚踝。

“一期,抱歉哦。”她忽然说道。

明明应该生气的,却还是这么温柔,令人心动。

“……主殿不用道歉。”他的声音很轻,表情沉静。只是话音未落,他便站起身,手里仍然握着她的脚踝。

审神者被骤然抬高的腿弄得失去平衡,重新倒在了床上。

一期这才放开了她,一条腿顺势挤进了她的双腿之间,令她无法合拢。

审神者舔了舔唇,心里愉悦又畏惧。她故意惹恼了好脾气的恋人,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他褪去了对主人的恭敬顺从,只留下对恋人的强势占有。而这份压抑后的释放,多么令人惶恐。

恐怕这一场情事不会那么温柔迁就了。不过畏惧本身带来的心跳更让她沉醉就是了。

        

ps:后续见微博,链接在评论里~

评论(1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