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药研x婶
#短篇小甜饼
#内含换装play

其他文见目录
*ooc有,私设如山

   

起因是一个赌约。

在拜访隔壁本丸的主人却被嘲笑是非酋之后,日常脸黑的审神者觉得,把这回把攒了好久的资源都用来锻刀,肯定会出现一把稀有刀的。

“……起码得是个四花太刀吧。”

审神者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手里的资源储存单,盘算着最大投入能锻多少次。

“这并不是投入与产出能成正比的事。”坐在一旁的近侍推了推眼镜,中肯地给出理性评价。

很明显,他并不看好审神者的冲动决定。

“……”扎心了。

审神者叹了口气,看向近侍那张冷静沉稳的脸。

说了扎她心的话后,这个刃又把目光转回了公文上,认真专注的目光和进行医药研究的时候如出一辙。

“药研,你太过分了。”审神者撇了撇嘴。

“……??”

短刀付丧神被这句莫名其妙的指责转移了注意力,停下手上的书写工作,转过头看向审神者。

“你太伤我心了,明明应该安慰我,并支持我的决定才对。”

这大概就是人类女孩子特有的……无理取闹?药研有些无奈。

不能说实话,但也不能一味恭维。帮她完成工作还得被她吐槽太过分。真是难缠。

不过他家大将也只在他面前这么任性……或者说撒娇。

但该纵容的时候自然宠着,涉及到本丸的资源方面,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

“抱歉,我很想支持大将的决定,但是刀装不够了,还得留出手入室的部分,资源并不能全都拿来锻刀。”他选择说实话。

“也是哦……”审神者闻言,露出失落地表情,然后迅速倒地,头枕在了近侍的大腿上。

白皙有弹性……审神者忍不住蹭了蹭。

“好悲伤,需要药研哥的亲亲抱抱才能起来。”

——就知道她觊觎已久。

药研低头看着审神者强行摆出的失落表情,有点想笑。之前写公文报告的时候,就发现她老是走神,目光时不时就落在他身上,腿上停留的时间最长。

他不动声色,顶着堪称“热烈”的视线,有条不紊地完成手中工作,装作没有发现。

嘛,理由找得不错。

他摸了摸她的脸颊,带着几分安抚的味道。

隔着手套能感受到掌心的温热,审神者的脸仿佛被这份热度感染了一般,也微微发烫起来。

也……太温柔了吧。

她心脏砰砰直跳。仰视的角度略显新奇,显得他下巴精致,紫眸深邃,垂下的头发十分柔软。

“……咳,虽然不能全部都用来锻刀,但是锻个三次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她目光偏移,转移话题道。

“自然是够的。”药研顺着她的话答道。

还没等她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他又加了一句:“不过三回这个次数,大将还少试过吗?”

好气啊,这个刃怎么肥四,就不能哄哄她吗?她有这么非吗?

“那打赌好了,假如我这次锻出一把四花太刀,你就……满足我一个要求。反之,我答应你一个要求。”审神者头脑一热,提出了一个不太合算的赌约。

药研有些讶异。

他想了想,微笑着同意了。反正是他比较占优势不是吗?

审神者看见他的笑容,心里一凉,顿时冲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后悔。但是她可是一言九鼎的主君,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但愿欧神赏她一口欧气吧。

说实话,她其实也不是那么渴望稀有刀。在她看来,本丸里的刀剑都很好,她每把都很喜欢,也尽己所能对他们好。但是架不住有个毒舌的朋友,人活着不就是争口气吗!

……不知道输了后药研会让她干什么,瑟瑟发抖。

审神者的斗争之心只坚持了一秒。

向现实爸爸低头,她不认为三回这个小得可怜的数字能拯救她的黑脸。

写好配比表吩咐狐之助去锻刀,整个过程中,审神者都保持着谜之淡(ren)定(ming)。

有加速符,要不了一分钟就能出结果。然而审神者坐在原地,觉得时间过得十分漫长。当狐之助那小小的身体重新出现在视野里时,审神者面如止水,心跳似兔。

非久必欧。

这次是药研失算了。

锻出了江雪的审神者兴奋地抱住狐之助,塞进怀里蹂躏了一通,把可怜的小式神揉得毛都炸起来了。

“……恭喜大将。”药研推了推眼镜,看到她这么开心的样子,心里略有酸涩,但很快就在她欢快的笑声里释然了。

爱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共喜同悲吧。看到她快乐时,也会为她感到高兴。

“太好了呢,药研,你欠我一个要求哦。”审神者笑眯眯地说道。

虽然锻出好刀她很高兴,左文字家终于凑齐了,想必小夜会很开心,但是更令她兴奋的是,她终于在和自家段数颇高的近侍相处时占了上风。

“我记得,大将有什么要我去的做的吗?”药研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将虽然有时候会任性一下,但确实是善良温柔的人,想必也不会提太难以至于无法完成的要求。

审神者思考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脸颊微微泛红。她手伸到嘴边握拳,微咳一声,一脸正经地说道:“我先去接待一下新刀,安排好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在等待审神者回来的时间里,药研琢磨了一下她的神态和话语,总觉得有什么阴谋。不过多想无益,他淡定地回到桌前,把剩下的公务给完成了。

等到他把明日要做的一些工作都提前整理备好后,审神者才回来。

“呜哇,药研你真是太厉害了!简直是我的小天使!”她看着整洁的办公桌,已经完全想像不到几个小时前那乱七八糟堆满书纸的样子了。

“大将过奖了,整理文书而已,虽然不如打仗擅长,还是很容易做好的。”他推了推眼镜,一脸自信的表情。

好帅气……审神者被迷到了。

“那么,这下该说出来了吧,大将的要求。”

审神者点点头,走到衣柜边,打开最底下的小柜门,掏了半天,拿出了……一套黑色的短小衣服和猫耳发箍。

黑色的毛茸茸的猫耳发箍做得十分逼真,衣服上拖着长长的尾巴,尾巴端还系着一个铃铛。

“……”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愿赌服输哦。”审神者笑眯眯地晃了晃手里的衣服。

药研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比较好,他叹了口气:“……没想到大将有这种癖好。”

“不不不,这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送我的,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而已。”审神者摆摆手赶紧解释道,把衣服塞进他手里,笑得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坏孩子。

大将交友不慎……药研忽然有点同情隔壁本丸的刀剑了。

“嘛,既然是大将的愿望,就无法拒绝呢。”

药研捧着衣服去了里面的隔间,留下被一句话撩得心动神驰的审神者呆在原地。

——情话点满了,这个刃。

等审神者回过神时,药研已经飞速换好衣服出来了。

紧身的黑色上衣有些短,露出了一截腰,和一点漂亮的腹肌。短裤倒是和他平时穿的差不多长,就是稍微紧了点,还多了一条猫尾巴。黑色的中筒袜和手套留在身上,倒是十分搭配。

药研摘下了眼镜,苍白的肌肤和紫色的眼瞳,配上头上的猫耳朵,杀伤力巨大。

“……”审神者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些死宅会看着御姐萝莉喷鼻血了,为色所迷啊。

太……太可爱了!而且还特别……诱惑……

怪不得那家伙送礼物给她的时候笑得那么诡异。

血槽都空了啊。

谁来抢救一下她的心脏,心动过速了。

“大将,看你的表情……说明我穿起来效果还不错。”药研一脸镇定地说道,只是耳朵尖有点红。

何止不错……审神者红着脸用力点点头,忽然双手捂脸蹲了下去。

“大将?”药研上前一步,有些担心地单膝跪下,凑到她跟前,关切地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他看到审神者摇摇头,脸埋在自己的手里不出来,耳朵通红,声音细弱。

“药研……你……太可爱了……”

“……”药研愣了下,有点想笑。

也不知道之前那个洋洋得意的人是谁。

嘛,这个样子有点可爱,让人想欺负一下啊。

药研这么想着,握住她的手腕,拉开了她的手,露出了一张满是红晕的脸。平时明亮清澈的眼睛,此时泛着水光,目光飘忽。

“!”审神者猝不及防被拉开了捂住脸的手,睁大了眼睛,“药……唔……”

下一秒就被扣住下巴吻住了,喊出一半的音节被吞噬干净。

审神者四肢无力,软软地瘫坐在地上,被付丧神揽住腰搂进怀里。

被亲得气喘吁吁,神智昏沉,眼前的紫瞳像是深渊,将她的魂都吸去了。

她靠在他怀里,半天才回过神来,心跳平复了不少。药研见她缓过来了,有些意犹未尽地接着吻她。

审神者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壮着胆子摸了摸他头顶的猫耳和后面的猫尾巴,心满意足。

黑猫男友……果然是世界的瑰宝……_(:з」∠)_

     

ps:写的时候忍不住在床上翻滚(ಡωಡ) 
往biantai的道路上越走越远_(:з」∠)_

评论(10)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