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混乱本丸的修罗场日常

#文如题,all婶向苏白甜文
#如果刀剑们和十年后的自己交换身体

*私设如山,巨大ooc
*各种修罗场,大家都爱婶(ಡωಡ) 
*开了个新系列,请多支持~
*本篇为怀念家教兴起的脑洞,没看过家教的也不影响阅读
 

此为上篇,下篇及其他文见目录
  
  
十年篇
   
    
一切的起因是新年大扫除。

所谓除旧迎新。审神者在本丸大总管压切长谷部的建议下,决定发动一次大扫除,争取让本丸的角角落落都干净地迎接新年的到来。

因此积压了各种杂物,又常年不被重视的仓库成了重灾区。审神者决定亲自下场,督促刀剑们认真打扫。

“呜哇,好多东西啊!”鹤丸打开门,有些惊讶地看着堆成山的纸箱,金色的眼睛瞪圆了一瞬,“……真是吓到我了。”

“真的诶!连走路都变得困难了呢。”今剑感叹了一声,率先从鹤丸胳膊底下钻了进去,轻巧地一跃跳到了门口的木柜子上。

“没想到本丸还有脏乱这样的地方!主上,请责罚我的失职……”长谷部震惊之后,一脸自责地低下了头。

“……呃,这不是长谷部的责任,请不用道歉啦。”

审神者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个刃什么都好,忠心又可靠,就是责任心太强了些。

“话说回来,这真是庞大的工程啊。”审神者也有些被震到,她歪着头想了想,对身侧还在自责的打刀说道,“长谷部再去叫几个人过来帮忙吧,想必这里五个人不够的。”

“确实,恐怕起码得有……十个人。”站在身后的鲶尾藤四郎点点头,十分赞成。

见长谷部领命离开,鲶尾才露出有些兴奋的笑容,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头上的呆毛抖了抖。

“总觉得仓库是个好地方呢,说不定会找到很多好玩的东西。”

“……???”
审神者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得对,感觉像探险游戏一样啊!”今剑顿时被这句话鼓动了,露出开心的笑容,兴致勃勃地扫视了一圈,“啊,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光的样子!”

“诶,哪里哪里?”鹤丸也好奇地跟着他一起往角落里钻了过去。

鲶尾见状,也凑热闹一般挤了过去。

“……”审神者无奈地站在原地,深感自己找错了来帮忙的人。

“喂!你们几个!”她忍不住双手叉腰喊了一声,“别玩了,快开工!”

鲶尾回过头,看到审神者鼓着包子脸的郁闷样子,忍不住笑了,嘴里应道:“嗨~嗨~”

但今剑跟鹤丸却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是什么?”

审神者和鲶尾循声望去,只见鹤丸翻开了纸箱盖,露出了一盒散发着微光的粉色……炮弹。

盖子背面写着“无生命危险,请尽快试用,否则会过期”的大字。

——很是可疑的样子。

“难道是恶作剧用的玩具炸弹?”鹤丸摸着下巴猜测道。

审神者越看越眼熟,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惊呼道:“这个……原来是收在仓库里了啊。”

“哦?主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鲶尾好奇地问道。

审神者点点头,解释道:“算是我的家族武器吧。我祖上是意大利那边的黑手党,有一门传下来的黑技术,叫做十年火箭筒,这些是炮弹。用在自己身上可以跟十年后变得更强大的自己交换身体,虽然只有五分钟,也算是应急救命的武器了。家里亲戚听说我当了审神者,可能会跟着一起出阵,就给我寄了一箱过来。”

她摇摇头,郁闷地接着道:“我办公室里只有个空筒,刚上任的时候还一直想着怎么炮弹还没送来,结果早就送到了啊。嘛,时间一长,我都快忘了这回事了。”

“原来如此,听起来好神奇呢。”鲶尾惊讶地望着那一颗颗圆鼓鼓的炮弹,“人类的发明果然厉害啊。”

“……十年后?”鹤丸好奇地拿起了一颗炮弹,“穿越时空吗?倒是跟本丸的时间机器有点像啊。”

“等等,别拿……”审神者着急地上前一步,却不小心被脚下的箱子一绊,往前倒去。

“主公!”“小心!”

鹤丸看着她向自己扑过来,下意识想上前扶住她,结果手一滑。

“嘭”原地爆开一片粉色烟雾。

“……”被鲶尾拉住手扶稳的审神者一脸懵逼。

另外两把刀也呆住了。

“……也不知道这个炮弹对刀剑有没有用。”审神者扶额。

烟雾散去,鹤丸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十年后的鹤丸国永。

白发付丧神容颜未改,只是头发似乎长了一点,出阵服穿了一半,外裳半敞着,露出了一半的胸膛。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十年后的鹤丸怔了一瞬,然后说出了十年未变的台词。

似乎没有变化。岁月对待刀剑付丧神是那么偏爱,就像本体坚固不朽一样,容颜不老。

气质倒是略有不同,沉稳了一些的样子。十年的出阵杀敌和历练,身经百战,到底还是和刚刚化形不久的稚嫩是不一样的。

“……鹤丸……桑?”审神者舌头打结,称呼后面加了个敬语。

“噗”10+版鹤丸忍不住笑了。

他打量了她一眼,又环视了一圈周围,了然地点点头:“原来是主公的那个……十年火箭炮啊。”

他上前一步,低下头仔细看向审神者的脸,感叹道:“十年前的主公,真是怀念啊。”那目光带着温柔和喜悦,还有几分历经沧桑的欣慰,像水一般浸润她全身。

审神者忍不住微微脸红起来,睁着圆圆的眼睛好奇地问道:“十年后的我是,是什么样子?”

正在这时,仓库门被打开。

“主上,我找来帮忙的人了。”长谷部一边说一边走进来,身后跟着被抓壮丁的骨喰藤四郎,山姥切国广,萤丸,烛台切光忠,和堀川国广。

“这是……什么情况?”出去一趟,回来就看见了衣衫不整(大误)的鹤丸。这家伙想对主上做什么?!

审神者捂脸,这个情景……是有点让人误会啊。

今剑和鲶尾见状,主动开口解释了一遍前因后果。

“……所以说,这个其实是十年后的鹤丸?!”

新来的刀剑们忍不住惊奇地围观起来。

“哟,十年前的光仔~”10+鹤丸笑着招了招手。

烛台切也回应地招了招手,脸上是欣喜的笑容:“十年后的鹤桑也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啊。”

眼看谈话就要没完没了,审神者忍不住抬手拽了拽10+鹤丸的袖子,追问道:“还没回答我呢,十年后的我是什么样子?”

被拽了袖子的付丧神想了想,表情意味深长:“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嘛,可以说是个不得了的大美人哦。”

咦?!

现年14岁的小少女想像不出,24岁的时候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才能让自己的付丧神说出这种话来。

美人什么的……不会是哄她的吧?啊,太难为情了,脸上好烫!

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后,白发付丧神忽然弯下腰,一把抱住了她,吻了她的额头。

!!!

刚才……发生了什么?审神者晕乎乎地听到周围传来的一片吸气声。

“吓到你了吧?五分钟太短,马上就要离开了,就当是给十年前的自己争取个机会吧。”

他眨了眨眼,一如既往的活泼俏皮。

刚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了。审神者感到身体一松,额头还残留着那一刹而过的温热。

原地升起一片粉色烟雾,片刻后,穿着内番服、属于这个时间的鹤丸出现在原地。

“……终于回来了。”鹤丸拍了拍胸口,“真是难忘的惊吓之旅呢。”

他抬头,发现仓库里多了不少人,而且都用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他。尤其是长谷部,满脸不爽的样子。

什么情况?是十年后的自己做了什么吗?为什么这么看着他?等等……光仔为什么一脸失望的表情?!

——因为目睹了十年后的你丧病地调戏了小萝莉,突然对你的本性产生了不信任。

“……”

然而,尴尬的心情在看到审神者时忽然消失了。

小姑娘满脸红晕,双眼羞怯地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点……可爱。

啊,他好像有点猜到了十年后的那个“他”做了什么。

心情微妙。

“啊喏,鹤丸在十年后遇见了什么?”审神者平复了一下心跳,好奇地说道,“虽然未来并不确定,随时都在改变,但是好想知道鹤丸去的那个时空里,大家……还有我是什么样子的。”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众刀剑的关注。

“唔,我并没有遇到主公呢,只是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当时三日月正好过来敲门,告诉我要出阵了,抓紧时间。他到是一眼看出来我不是十年后的鹤丸。”鹤丸露出有点佩服的表情来。

他看了一眼鲶尾和骨喰,接着说道:“然后三日月带我去了时间机器那里,见到了药研和一期一振,说了几句话后时间就到了。”他说到这里,忍不住感叹道,“十年后的本丸变化挺大的,扩建了不少……一期一振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药研……”

鲶尾和骨喰对视了一眼,惊讶地问道:“药研怎么了?”

“不好形容……反正出阵的装束跟现在不太一样,个子好像也变高了一点。”

审神者想了想,说道:“可能是修行之后的样子吧,我在审神者经验交流会上听说过。”

今剑听得有些神往:“好想去十年后看看啊。”他看向剩下的四个炮弹,精致的小脸上是跃跃欲试的表情。

“不行。”审神者连忙阻止道。

“为什么不行啊,上面写了要尽快用掉,不然会过期的。”今剑指了指箱子侧面的小字:“保质期一年,就快到了吧?”

审神者看了一眼,还真是。

“对吧?反正主公现在的实力也用不到这个了。”

好像说得也没错。审神者有些纠结。

看出她的动摇,今剑眼疾手快地拿起一个炮弹,往自己身上一扔。

“等等……”审神者看着面前粉色的烟雾,忍不住鼓了鼓脸颊。

烟雾散去,出现在原地的是一个……银发红眸的少年。

脸还是那张脸,内番服还是那个款式,连头上的小帽子也没有变化。但是这个身高怎么回事??

审神者看着跟她几乎一样高的10+版今剑,一脸懵逼。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在一旁围观的萤丸用一种羡慕又好奇的眼神看向长高了的10+今剑。

“呜哇,主公怎么变小了?”小天狗的声音依旧活泼元气,可爱的脸上是因为惊讶而瞪圆的眼睛。

——很好,这次交换,双方都受到了惊吓。

审神者半天才回过神来,开口解释了一下原因。

“原来是这样啊!这里是十年前啊,难怪主公这么小。”今剑恍然大悟。

审神者忍不住问出了最好奇的问题:“那个,今剑为什么长高了这么多?”

提到这个,少年形态的今剑露出了可爱又甜蜜的笑容:“当然是因为主公你啊。”

“???”

“因为我一直跟主公说,感觉自己以前个子挺高的,主公就放在了心上。后来主公研究出来一个办法,用灵力让我长高了好多。不过,因为本体是短刀,只能长成这样了。”今剑解释道,“不过当时主公灵力不够用,情急之下跟我结了契,才成功的。”

——居然还有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

站在一旁的鲶尾抬手比了比10+今剑的身高:“真是不可思议啊。”

“所以主公真的超~温柔,最喜欢主公了!”今剑灿烂一笑,一下子扑进了审神者怀里。

!!!

怎……怎么就突然抱上来了?!审神者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脸颊又开始发烫。这个10+版的少年今剑跟原本的幼龄正太版今剑完全不一样啊!

“啊,对了!”他举起自己的手,手背上有个一个小小的花纹。“这个是结契之后出现的,我正准备去问问主公这个花纹有什么意义。十年前的主公知道吗?”

审神者下意识看去,看清楚花纹的一刻忍不住眼睛睁得圆圆的。

从小就开始学各种灵术咒术的她当然知道,这是结缘用的,也就是传说中的……
“……婚契。”她茫然地开口。

一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抱着她的付丧神少年怔怔地看着手背的花纹。

“不会吧,主上竟然……”长谷部双手捧住脸,一脸的不敢置信,像是刚刚得知女儿长大是要嫁人的老父亲(大误)。

“也就是说,主上以后有可能会和今剑在一起?真是令人意外呢。”烛台切下意识看向鹤丸,表情复杂,引来对方一个疑惑的眼神。

“这也只是一个可能性而已,主上之前说过,未来是一直在变的。”这是理智派的堀川国广。

“……”通知来打扫卫生却被迫围观了这么久的山姥切国广。

就在10+今剑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砰”的一声,时间到了。

审神者后退一步,看到缩水回原本身高的小天狗,顿时冷静了不少。

“主公,没想到你能想到办法让我长高!太厉害了!”刚回来的今剑一开口就让审神者心头一紧。

小正太双眼闪闪发亮,满脸兴奋的表情。

“我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岩融站在我面前,表情很惊讶的样子。他说好些天没看到我这么矮小的样子了,然后就把我扛起来了哈哈。”今剑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了一下,“岩融说我十年后能长这么高。”

审神者心情复杂地点点头,表示他说的是真的。

“可惜没看到十年后的主公。本来准备去找主公的,结果没来得及。”今剑有些遗憾。他的目光扫到鹤丸,突然一拍手道:“说起来,我在路上又碰到了十年后的鹤丸哦。”

“不一定是之前你在仓库里看到的那个。”审神者说道。

“是同一个哦,他还说‘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真是吓到我了’呢。”今剑摆了摆手指,表情还有些惊喜的样子。

“……”现场忽然一片寂静。

等等……这么说来……

审神者想起10+鹤丸临走前说的话,和今剑手背上的花纹,忽然有些不敢面对这两个刃了。未来的她到底在干什么啊?!简直是传说中的修罗场!!

她现在只想把仓库收拾了赶紧回办公室,把这两个刃丢出去远征。

绝、绝对不要这样的未来!今剑要长高的话有的是别的办法,聪明如她总能想出来的。

正当审神者打算吩咐刀剑们准备开工的时候,就见原本站在她身边的长发胁差少年拿起了一颗炮弹。

等等……鲶尾你!

审神者表情僵硬地看着眼前一片粉色的烟雾。

烟雾散去,原地出现一个身材纤细修长,扎着高马尾的少年。穿着华丽的出阵服,左臂上戴着厚重的盔甲,右臂系着长长的披肩。

似乎刚从战场上回来的样子,气势凛然,杀气残留,披肩上还沾着血迹。

这个10+版的鲶尾……也太帅气了吧?

审神者忍不住有些脸红。

站在不远处的骨喰有些愣神,这就是十年后的兄弟吗?好陌生……

“这里是……十年前?真是怀念啊……”高马尾少年环视了一圈周围,看到骨喰后露出了温柔的表情。然后目光停在审神者身上,清秀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明亮有神,眼中似有笑意。

审神者点点头,小脸鼓了鼓:“对啊,十年前的你擅自用了我的十年火箭炮。”

10+鲶尾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笑了出来:“嘛,这也是难得的体验,原谅十年前的我吧。”

摸、摸头杀!审神者心里砰砰直跳。这个10+版的鲶尾超有杀伤力啊。

这些刀都是怎么肥四,十年之后段数都这么高,而且……

“十年后的鲶尾变化也很大啊。”烛台切有些感叹,“不知道我十年后是什么样,小贞和伽罗又会有什么变化……”

堀川国广也忍不住想像了一下:“不知道十年后的兼桑是什么样子……”

今剑想了想,跑上前几步,满脸期待地问道:“鲶尾,十年后的我有没有变高啊?”

“变高?”鲶尾摇摇头:“目前倒是没有,但是主公前几天说她找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今剑暂时性变回原本大太刀的样子,具体的就不清楚了。”

未来发生改变了!

审神者和在场的刀剑们同时意识到了这件事。

      
     
(未完待续)

     
ps:本来打算一篇完结的,结果写太high了,就改成上下两篇完结了_(:з」∠)_




评论(19)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