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堀川国广X婶

#短篇甜文

腹黑小天使X天然呆婶

 

*终于向堀川小天使下手了,为此今天把兼桑派出去远征了一整天_(:з」∠)_

*ooc有,私设如山

 

其他短篇见目录~

 

堀川国广篇

 

 

 

审神者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各类书本、资料和公文。林立的书柜、办公桌椅和一张休憩用的单人床已经撑满了整个空间。墙上贴着日本各个时代的地图,和各种标记用的贴纸。

 

杂乱的书桌上放着一杯凉透了的浓咖啡。

 

长久在办公室里工作,寂静的空气似乎充满了安全感,写着写着不免睡去——她趴在桌子上,长长的黑发流泄铺陈开,隔着薄薄的衬衫可以看出背部均匀地微微起伏。显然是熟睡了,可是手里还松松握着一支笔。

 

少年付丧神进来时便看到这样的情景,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边,目光滑过她睡着不自知而大开的领口,落在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

 

“唔……”审神者蹙了蹙眉,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意识清醒了过来。她慢慢抬手揉了揉眼睛,声音沙哑,“堀川?”

 

“抱歉主人,打扰你了。”堀川国广微微弯下腰,湛蓝的眼睛里盛满了关心,“但是睡在这里容易着凉哦。反正时间已经不早了,还是去房间休息吧。”

 

“嗯……”她慵懒地应了一声,“好吧,既然堀川这么说了。”

 

审神者缓缓伸了个懒腰,白腻的肌肤和纤细精致的锁骨完全从领口露出,颈部伸展开优美的线条。

 

堀川后退了一步,笑着说道:“这里交给我来收拾就好。”

 

“多谢啦。”她睡意朦胧地站起身,看着他清秀的脸,嘴角微微勾起。

 

见她准备就这么走出门去,堀川侧身拦在了她面前。

 

“?”审神者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主人还真是不设防备啊。”堀川说着,抬起手将她的领口收紧,一颗一颗扣好衬衫扣子。

 

睡意瞬间就随着他的靠近而蒸发得一干二净。

 

堀川的动作细心又温柔,轻巧得很,没有碰到一丝一毫她的肌肤,审神者却仿佛隔着空气感觉到了他手指的温热。然而恍惚中对上他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睛,暧昧就好像错觉一般消散。

 

——啧,可怕的男人。

 

说她不设防备,真正不设防备的人到底是谁啊……

 

嘘寒问暖,悉心照料,如何不让人沉溺上瘾?偏偏这个刃一副毫无自觉的样子。

 

作为一个除了工作之外一切都不擅长的家务废柴,审神者对这种type完全没有抵抗力。

 

还记得锻出这个刃之前,本丸刀剑还很少,出阵和远征几乎让整个本丸都空了。没有人做饭,没有人打扫,没有人洗衣服,不修边幅的审神者日子过得非常难以形容。

 

但是自从一把名叫堀川国广的刀来了,一切都变了。

 

从打扫洗衣服做饭,到出阵杀敌,无所不能。还长着一张清秀可爱的脸,性格认真又温柔体贴,简直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拯救审神者于水火之中。

 

只可惜,不解风情。

 

或者说,他只解和泉守的风情。整天把“兼桑”挂在嘴边,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想到他的“兼桑”。

 

真是令人嫉妒的待遇啊。

 

一想到这里,审神者忍不住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颇感烦恼地皱了皱眉。

 

审神者很有自知之明,她除了工作和赚钱,其他东西都很苦手,尤其是感情方面。当初意识到自己对堀川别有心思这件事,还是靠唯一的好友兼同事点破的。让她主动表白或者追求,简直比登天还难。倒不是她害羞脸皮薄,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做比较好。

 

按照好友的说法,她是白长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堀川放下手,关切地问道。清秀的脸近在眼前,漂亮的蓝色眼睛像宝石一样,深邃又清透。

 

又来了……不设防备,不含勾引,却让她心神不定。

 

只是这样对视,甜蜜、苦闷、懊恼、倦怠、温柔……起起落落的心情就能纠结一团。就连长时间高强度工作的疲惫都感受不到了,只剩下对面前少年的那份专注。

 

堀川国广没有得到审神者的回答,有些疑惑地看了过去。

 

审神者一张精致的脸朦胧在暖色调的灯光里,长长的睫毛宛如飘忽的蝶翅,右眼下的泪痣平添几分妩媚。温暖的背景中是有些清冷的面容,淡漠的神色,红润的唇轻轻抿着,让人猜不透她内心的想法。

 

——她在想一些让她紧张的事。

 

常年担任近侍,堀川对审神者的了解远比其他人要多得多。在别人看来,美丽强大是他家主人的代名词,慵懒冷淡的性格也令人不敢亲近。可是在他看来,主人只是个不善交际和家事的小姑娘,强大的实力和战绩是靠着不懈的努力换来的,她也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的外表。而一旦紧张或者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摆出一张淡漠脸,让人觉得深不可测,不敢追问。

 

这个只有他知道的小秘密很可爱,让他心里一片温柔,从来不忍心拆穿。

 

不过,为什么这个时候紧张起来?

 

他思索着,却无意中发现她半掩在长发里的耳朵有些红。

 

这是……

 

“……我说,你稍微自觉一点可以吗?别再这么温柔了,否则会惹祸上身的。”

 

再这么温柔,就要把你抓走了啊。女人要是纠缠起来,比什么都可怕。

 

审神者用一种类似忠告的口吻说着自己都觉得很可疑的话,说完后目光就飘忽起来,避免与他对视。

 

堀川怔了怔,忽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听见笑声的审神者目光转了回来,疑惑地看着他的笑脸。

 

那罕见的懵然表情,让他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没关系哦,我不觉得会惹祸上身。”堀川上前一步,轻轻环抱住她,“毕竟主人才是最温柔的人啊。”

 

咦?!

 

失去反应能力的审神者身体僵硬地站在原地,大脑有些空白。

 

发生了什么?

 

啊,被抱住了。

 

等等,这句话的意思是……怎么这家伙突然就开窍了?还这么主动?

 

审神者惊疑了一瞬,就被他近在咫尺的温度和气息所迷惑,忍不住抬手勾住他的腰,不再思考这些此刻看来无关紧要的问题。

 

“……真是狡猾啊,堀川。”她嘴角弯了弯,下巴搁在他肩上蹭了蹭。

 

总觉得这个刃早就看出她的心思了,但总是摆出一副无辜守礼的样子。亲密的小动作明明不少,勾得她心动神驰,但表情又十分平静正常。

 

——简直是另类意义上的邪道。

 

“其实主人也很狡猾啊。”他回复道。

 

衣服不好好穿,饭也不好好吃。强烈的依赖让他产生一种“没有他在的话,主人就不行”的感觉,又如何不令人牵挂担心?投入过多的关注之后,感情就会不受控制。回过神来的时候,有些事早就已经越线了。

 

——不过,越线的事,以后会更多。

 

他的手搂在她的腰上,渐渐上滑,顺着脊背的线条轻轻抚摸着。

 

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能感受到他温热的手掌,温柔又暧昧,审神者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只手穿过她的长发,贴在她的后颈处,掌心与肌肤相触的感觉令她有些僵硬。她的目光不安地落在他的背上,有些莫名的怯意。

 

下一刻,他侧过头,温热的呼吸洒落在她的耳边。她紧张地攥住了他的衣服,感到耳朵传来轻柔的触碰。本就发热的耳朵瞬间滚烫起来,热度顺着血管弥漫了整个脖颈和脸颊。

 

“啊……”审神者忍不住躲了躲,痒意却残留在被他亲过的地方,酥麻难忍。

 

堀川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之后却抱紧了她的腰,将她禁锢在怀里。

 

“抱歉。”他的声音含着笑意,听起来一点歉意都没有。

 

一种羞恼和甜蜜混杂在一起的情绪包裹了内心,而此时的堀川也给她一种陌生又吸引人的危险感觉。这一切都让审神者十分新奇,心跳也加速起来。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他们已经是恋人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露出温柔的笑容来。

 

 

PS:差点写成玻璃渣,后来又歪回来了2333

越写越嫉妒兼桑了……心疼那些婚刀是堀川的,每天都泡在醋缸里_(¦3」∠)_

 

 

 

评论(2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