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和泉守兼定X婶

#短篇甜文

#少女心之作

其他短篇见目录

 

*巨大ooc,私设如山

*看了云吞喵大大的漫画产生的脑洞,论如何从情敌变成情侣,以及……和泉子的胸(不是
@云吞喵
 

 

  

和泉守兼定篇

   

 

 

月光如水,星光黯淡。

 

静谧的夜晚却隐藏着杀机。

 

审神者举目四望,只看到战场残留的血迹和岩石上凌乱的刀痕,踩碎的枝叶混杂着翻起的泥土,却不见了溯行军和刀剑付丧神的踪影。

 

明明是收到了狐之助的求救信才着急赶来的。难道是遭遇了什么危险?不不不,也许是追击去了……

 

正当她有些慌乱时,山崖夜影下忽然晃出一人一马。

 

光影黯淡,那人长身立马,腰间挎着刀,长发随风飞舞。马喷着鼻息,脖下黑亮长鬃微微扬抖。衣衫微有破损,却不掩凛然气势,脸上袖子上沾染了血迹,增添几分狂气。

 

她心头像是被人一把攥紧,有些怔怔地望着他。

 

夜色模糊了他的面目,她也认得出这是和泉守兼定,她的第二部队队长。

 

审神者下意识上前几步,广袖扬起,绯袴褶如散花。她动了动嘴唇,听见自己轻声道:“和泉守。”声音缥缈得几乎不像是自己发出的。

 

“哟,主公。”他隔了这么远,冲着她打了声招呼。

  

心神猛地一松。这种熟悉的略带得意的语气,说明情况没有她想象中的糟糕。而且这家伙怕是表现很好,得了誉。

 

马儿陡嘶一声,夜空中鞭声凌厉刺耳,四蹄尥动,下一瞬便跃至她身前数步。他揽辔收缰,俯身看向她:“主公怎么来了?”

 

黑色的长发垂了下来,耳饰轻轻摇晃。

  

她抬起头来,看到他眉目英俊,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意气风发,忍不住挑眉,摊手道:

 

“收到狐之助的求救信,还以为你搞不定了,没办法,只能来救你啦。”

  

“喂,我可是又帅气又强大的刀,好歹相信我一下啊,而且你一个人跑过来能干什……”

 

看到她脸上残留的后怕,还有略显凌乱的衣服,他握着缰绳的手动了一下,话语顿住,转而说道:

 

“我没事。国广受伤稍微严重了点,药研在照顾他,我出来打探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草药之类的。这次运气不好遇到了检非违使那些家伙,不过已经全都消灭了,是狐之助太过紧张,才会送信给你。”

 

审神者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点点头:“原来如此。”心里却在想,是她特意叮嘱狐之助要注意一下的,一旦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就通知她。

 

谁让这个队伍里有个让她牵挂在心、放心不下的家伙在呢?

 

毕竟他最近状态不好。自从上回在任务里见到了前主人,又目睹了前主人的末路,他回到本丸连着几天喝醉,据堀川说,当时悲从中来还哭出来了。

 

审神者很难想象这个总是自信满满的刀流泪的样子。而且,有些画面只要稍微一想,心脏就会忍不住揪紧。

 

于是放了他几天假,也偷偷看望过几次。直到这人憋不住主动要求出阵,她才悬着心答应了。

 

虽然知道这家伙其实很靠谱,实力也很强,觉悟和责任感也是一流的,出阵当队长更是沉稳有决断。

 

——但是有种担心叫做“你家主公担心你”。

 

至于这份担心里夹杂着什么私货,她心里清楚得很。

 

只是……清楚是一回事,坦然面对又是另一回事。

 

“唔,带我去堀川那里,看看能不能临时用灵力手入一下。若是伤势太重的话,就只能先把他带回本丸了。”审神者有些忧虑地说道。

 

堀川小天使可不像这家伙皮糙肉厚,还不知道伤势如何呢。一想起他那有些纤瘦单薄的身体,审神者就忧心忡忡。

 

和泉守眼底情绪一闪而灭,望着她的脸皱了皱眉。然后猛地倾身而下,将她拽上了马背,按在自己身前,口中沉喝一声,吁马调头,往回驰去。

 

冷风划过她的发鬓,马速飞快,尚未等她反应过来时便已到了崖边,蹄声一下下敲着她的耳膜,令她一时觉得像是在梦中。

 

腰间是他的手,有力地箍着她。

 

她轻轻吸了口夜风,看着黑漆漆的树木和草丛迅速后退,小声埋怨道:“……吓我一跳。”

  

他的嘴唇靠近她耳边说道:“骑马去比较快。而且你不是早就想学?先带你试一下,找找感觉。”

 

“……”

 

什么啊这家伙……说话靠那么近干嘛……

  

马背在震,她心亦震。温热的气流和声音,简直像火一样烧着了她耳边的肌肤。

 

他身体前倾,双臂牢牢地将她圈住,像是用怀抱结实地将她裹了进去一样。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仿佛被他的气息所包围,淡淡的汗味、血腥味和草木味,令她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审神者脸颊发热,心脏砰砰直跳。

 

她双手紧紧握住身前鞍桥,努力侧头去看他,对上一双蓝色的深邃眼睛。

 

夜风撩过他的眉眼和长发,那一双流光微凛的眼眸镀了层暗意。他注视着她,目光有些不自觉的滚烫。

 

那种热烈,是厮杀过后残留的血性和兴奋,是胜利之后的肆无忌惮和炫耀,也是情愫……无声的流露。

 

然而下一刻,他回过神来,目光移开,又猛地抽了一鞭,催马儿快行。

 

到了一个背风的巨石前,他翻身下马,又将她抱下马背。

 

审神者看了他一眼,顾不得就刚刚那些撩动她心神的举动说些什么,目光就投向靠在石头上的胁差少年。

 

“堀川,没事吧?”她急步上前,单膝跪在地上,紧张地打量着。

 

“主公来了啊,不小心被伤成这样了,抱歉……”堀川表情有些无奈和歉意,拢了拢破碎的衬衫。

 

“说什么抱歉啊,生命最重要,任务在其次。”

 

审神者看到他手臂和腿上的伤都被妥善地包扎起来了,点点头,对旁边的短刀少年说道:“辛苦你了,不愧是药研啊,做得不错。”

 

被夸奖了的短刀付丧神一脸沉稳:“我只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

 

“嗯,伤得确实有点严重。”审神者摆摆手:“现在这样,还是先回本丸吧。”

 

眼看堀川还想说些什么,审神者握住他的手,堪称语重心长地哄道:“先回去手入吧,等伤好了修整一下,再回来这个时空报仇好不好?”

 

虽然也没有伤重到那种程度,但主公都用这种语气说话了,怎么可能说不好。

 

不过——

 

堀川看到她眼中的心疼,下意识转头看向不远处牵着马的和泉守。

 

果然看到他家兼桑皱着眉,一脸复杂的表情。

 

稍微一想,就知道现在这个状况是怎么回事了。

 

“兼桑也受伤了哦。”他提醒道。

 

审神者一怔,回头看向和泉守。对上他有些别扭的神色,心里顿时一软,嘴里却忍不住逗他:“这么活跃的样子,还以为你没受伤呢,原来是在逞能啊。干脆一起回本丸手入吧。”

 

“喂……”

 

不等他反驳什么,审神者就拍拍手说道:“药研暂代队长,和泉守和堀川跟我回本丸。药研,去召集一下剩下的三个人,和狐之助留在这里侦查一下溯行军的逃去哪里了。之后我会再派人过来支援的,小心一点哦。”

 

药研点点头:“交给我吧,大将。”

 

“什么叫逞能啊,我的伤不重……”和泉守辩解道,试图挽回自己在主公心里强大沉稳的形象。

 

审神者走过去,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腰。

 

“听话,是主公心疼你,还不行吗?”

 

和泉守顿时老实了,目光飘了飘,表情不以为意,心里却忍不住跳了跳,脸也有点红了。

 

“那么,就这样吧。”审神者抬手发动传送术法,把堀川一起笼罩进来,对药研招了招手,就消失在原地。

 

回到本丸的时空祭坛,审神者叫来了附近当番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帮忙把堀川国广扶去手入室。这几个刃因为同是新选组的刀,所以平时关系不错,一路上嘘寒问暖的。

 

和泉守走在后面拒绝人扶。看到他依旧挺拔的身姿,回想起他一把抱她上马掳走的利落,审神者也就不说什么了。

 

手入室里。

 

审神者在帮堀川治疗。

 

和泉守抱着刀坐在一旁,有些出神地看着。

 

皱着眉的少女表情认真,目光专注,手里输送出庞大的灵力,微光映照着她清秀的脸,额头上冒出了点细汗。

 

过了一会儿,她收式,擦了擦头上的汗,舒了一口气。

 

“完成了。”她看着躺在台子上已经睡着了的堀川,放心下来。

 

表情平静的样子,看来已经没事了呢。审神者摸了摸他的头发,表情温柔。

 

“噢,接下来……”她转过头来。

 

终于想到他了吗?和泉守无法解释自己心里冒出的焦躁情绪,明明国广的伤确实比他严重,他也很担心,但是……

 

她这种区别对待的态度怎么那么让人不爽呢?

 

“哪边受伤了?”

 

审神者抱着手臂走到他面前。

 

面前的付丧神俊美的脸表情紧绷,眉头微皱,看起来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又在别扭?说起来这家伙面对她别扭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是在吃醋不成?审神者有些不确定地想道。

 

她虽然隐约觉得和泉守对她也有点意思,但是作为一个矜持的女孩子,总不能直接问出口。

 

而且她心里还有一个自己也没别扭过去的结。

 

——她的喜欢的类型明明是堀川国广那样的可爱少年!

 

想当初堀川先来的本丸,一双蓝色的大眼睛,还有元气又体贴的性格,像个小天使一样,一下子就戳中了她的心。可惜一口一个“兼桑”,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直接导致和泉守还没来,就给她留下了一个类似“情敌”的不好印象。

 

但是跟堀川聊天,被念叨多了,也渐渐对这把刀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刀,才让堀川如此心心念念呢?

 

后来和泉守刚来的那段时间,她一边心情复杂地跟他吵架拌嘴,一边暗中观察他。不经意之间,心情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当她开始觉得对方的黑长直很美,身材很棒,超级自信又偶尔急躁的个性也很可爱时,才恍然觉得自己好像“移情别恋”了。

 

——这种被“初恋”安利了“情敌”,还成功了的感觉,简直难以形容。

 

“……只是擦伤而已。”

 

她回过神,发现他已经把外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黑色里衣,贴身的衣服勾勒出非常结实漂亮的胸肌轮廓,露在外面的手臂上有几道擦伤。

 

胸肌……好大……

 

审神者眼神飘了飘,轻咳一声。

 

“擦伤也是伤,也要好好治疗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收回来,准备给他手入。

 

和泉守看着面前的少女半跪在他面前,低头注视着他手臂上的伤痕,温暖的灵力传送过来。那眉眼间的沉静和专注,温柔又漂亮,让他心里一动,好像有什么事情忽然通透了起来。

 

他手一伸。

 

“唔!”

 

审神者猝不及防被一把搂住腰抱进怀里,脸埋进了什么有弹性的东西上,眼前是熟悉的黑色衣料……

 

!!!

 

埋胸?!

 

不对,这不是重点。

 

审神者涨红了脸,推了推他。

 

“……你干什么啊,为什么突然抱过来?快放开啦。”她挣扎着抬起头。

 

“当然是因为……喜欢……才抱你。”他脸上浮现出红晕,眼神有些发飘,目光偏移,但是口气却十分认真。

 

咚、咚。

 

她睁大眼睛,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满眼都是他突然告白的此刻,那有些害羞,又强装镇定的表情。

 

什么啊……这家伙,太可爱了吧……

 

“噗”

 

“喂,你笑什么!”和泉守把目光转回她脸上,露出有些不爽的表情。

 

审神者忍不住笑得更灿烂了一些,心里的那股别扭和害羞忽然就消散了。她抬手环住他的腰,整个人放松下来趴在他怀里。

 

“我也……喜欢你。”

 

 

 

 

 

 

评论(9)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