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刀剑乱舞]刀与婶互撩日常

#膝丸x婶
#短篇甜文
#天然呆(黑)婶x哭唧唧弟弟丸(不是

 

其他短篇见目录

 

*点文写了膝丸,食用愉快~

*巨大ooc,私设如山,伪三角恋

 

 

 

 

 

膝丸篇

 

 

  

  

(1)

 

——回想起来,那大概是她第一次动心。

 

深秋的花圃里有茶花在竞相开放,殷红的枫叶映红了大半个庭园,池塘上的小桥掩映在浓密枝叶中。堆山叠水,小溪碧池,蓝紫色的菖蒲间隐约可见几个短刀付丧神在捉迷藏。

 

廊下,审神者懒懒地靠在柱子上,望着庭院中的景色。

 

溪水滴落木勺的叮咚声,打断了她的出神。

 

“……我和兄长可是感情非常好的兄弟。这可是真的喔?”

 

新来还不久的刀有着淡绿色的头发,蛇一样的金色竖瞳,尖尖的虎牙。

 

明明是凶悍的外表,却不如他那个说话嗓音软绵绵的兄长给人感觉危险。比起本丸的其他老刀,那认真努力的靠谱性格,甚至可以说是个老实孩子了。

 

这会儿也不知道被谁给劝着喝了酒,脸上还带着几分醉意的红晕,更增添了几分无害。

 

她低手,白色的广袖流水般滑过木廊板,纤长莹白的食指轻轻的点上身边的茶盅边沿,玉色的茶盅衬得里面淡绿色的茶水凝翠。

 

身侧的付丧神看得有一瞬间的失神。

 

“是吗。”她低着头,嘴里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可是他却记不得你的名字。”

 

一箭戳心。

 

膝丸低下头,轻声道:

 

“对啊,兄长又把我的名字给忘了呢。……没事,我没有在哭。我绝对没有在哭!”

 

被这委屈的哭腔震到,审神者忍不住惊奇地转头望去。

 

付丧神此时正抱膝团坐在她身边,蜷缩着修长的腿,表情失落,眼圈也红了起来。褪去了平日里的气势和优雅,也不见了出阵时的勇猛悍然,简直……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动物一样。

 

虽然嘴硬说着自己没有哭,但有什么晶莹的东西,真的就从眼角滑落。

 

好似滴落在心湖里,点起一圈涟漪。

 

她怔怔地望着,脑海里有片刻的空茫。

 

哭了?

 

为什么?

 

因为被忘记了名字?

 

……无法理解。

 

然而困惑中夹杂着一丝不可思议的柔软情愫,好像有什么暖绒绒的东西蹭了一下,带来几分痒意。

 

回过神来便对上了一双近在咫尺的金瞳。盛满了惊讶和……羞涩。

 

而自己的手托在他的下巴,捧着他的脸,手指还残留着湿润。

 

温热的气息拂面而来。

 

“……别哭了。”少女开口说道。

 

安慰的语气,合着晚风吹过枫叶的簌簌声。

 

静谧中,远远传来几声欢笑。水滴落在叶片上,发出“啪嗒”的脆响。

 

表情依然是如往常般淡漠,漂亮的眼睛像盈满了清冷的月辉,晕染了几分从未见过的温柔。

 

疏离冷淡。灵力强大得可怕。做事沉稳老辣得不似个妙龄少女。

 

精致秀美的脸平静而从容,好似古井一样沉寂。全身散发出一种出世的漠然感觉,就像这世间的万物众生都与她无关似的淡定无波。

 

这样的审神者,有一天也会露出这样的神态。

 

那是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动容和怜惜。

   

  

 

(2)

 

第一次醒来时,好想忘记了什么。隐隐觉得重要,但又好像可有可无。

  

渐渐长大之后,她也没有得到过新的名字。

 

她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将名字定位“新的”,但这件事在日复一日的紧凑训练中,就被她渐渐忘却了。

  

她理所当然的以一张白纸一样的姿态,接受她这不知为何重新得到的生命。

 

——以及使命。

    

自称为父亲的人,只是将她送到了一个叫时之政府的地方,然后便悄然离去。

  

直到拥有了自己的本丸,成为了审神者,她才开始记得曾经经历过什么。

  

不是痴傻,也不是什么健忘症。

 

而是什么都记得。

 

大家族为了培养强大的继承人而进行的实验,导致她生来便灵力暴乱,追溯几百年的前世记忆交织在一起,过多冲击了大脑,导致记忆错乱,行为异常。

 

于是又被封印了起来。

 

幼时陪同照顾她的“母亲”和侍女家臣们,总会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她。

 

仿佛她并不是家人,而是不小心走失到他们家的小怪物。

 

那有点恐惧又有些怜悯的样子,总是徘徊在周围。

 

指指点点的,就好像在看动物园里面的动物,担心它会扑过来咬断自己的喉咙,可是听了别人解释为什么她会这样之后,又投来怜悯的目光。

 

就算有那么多的记忆,那也不是她。

 

对前世的那些纠葛没有实感,仿佛隔着镜面看见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无数纷乱的梦境里,心情平静,安稳地伫立在上方,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此世的她,只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空有外表和实力的存在。身为人类的心空空荡荡的,连悲哀和孤寂,都恍若空气般习以为常。

 

人若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也就只能承担它。即使心里有着对这孤独命运、对这幽闭生命的畏惧,也要承担着它,回到自己的使命中。

 

生而为人,要懂得自我克制。所以她对待职责从来都很郑重。

 

然而,亲缘单薄,所以对类似羁绊这样的存在,怀有困惑的心理。

 

——也许困惑中还夹杂着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羡慕。

 

流转千年的冰冷刀剑,作为杀戮工具和荣誉象征,辗转历经无数人的手,见证了朝代的兴衰和源氏家族的尔虞我诈、自相残杀。化为人形之后,为何还能有这么深的感情羁绊?

 

一心一意地敬慕着兄长,真挚的感情不掺私心。在意到了会醉后失态到哭泣的地步。

 

平日里出阵时的凶栗好战和照顾兄长时的妥帖,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矛盾的事物总是吸引人的。

 

尤其是这份矛盾……如此可爱动人。

 

  

   

 

(3)

 

树荫下的静谧中,有一丝清浅的呼吸声穿绕在空气里。

 

付丧神倚树而睡,午后温暖的阳光下,俊俏的脸仿佛是用浓重的油彩勾画出的一般,朦胧柔和。

 

纤长的睫毛,鼻梁在脸上透射出一片淡淡朦胧的阴影,线条柔和的下颌上有一抹弧度圆润的暗色。细碎的金色阳光和褐色的阴影交错,安静而美好。

 

“髭切。”

 

审神者不为所动地打破了这份安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即使畑当番偷懒被抓住,也不见这把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淡定自若地同她打招呼,脸上带着不变的微笑。

 

很多时候都看不透这把刀。

 

比膝丸先来到本丸,是她比较喜欢的刀之一。实力很强。

 

看起来十分温柔,悠闲自在的样子。自称当了上千年的刀,大部分事情都觉得无所谓了。

 

因为对任何事都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所以也不记得弟弟的名字。

 

但是如果真的这样淡漠,也不必如此照顾爱护了。

 

也就是说,他是故意这样的。

 

——同样矛盾的存在。

 

名字是人行走在世间的符号,沟通前世与今生的生命纽带,是灵魂的象征。所以才会被人们看做一种有着神秘力量的图腾,可以操控命运,从而敬畏有加。

 

因此有这样的传说,被妖怪或神明知道了名字,可能会被神隐。

 

于是,有两种情况,不说出对方的名字。

 

一种自然是讨厌,一种则是重视。

 

重要之人的名字不能轻易说出口,这是一种上古便延续下来的缄默的温柔。

 

珍藏在心,生怕被神鬼给夺走。

 

然而流转千年,换过了无数名字,这种灵魂标记的意义也变淡了许多,不再是能代表灵魂的记号,仅仅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不管怎么叫,都是那个人。

 

在这一点上,她倒是忽然有些共鸣了。

 

但不管眼前这把刀究竟抱着怎样的心理,是单纯的恶趣味,还是一种缄默的温柔,又或者是出于更加复杂深沉的理念,都无法规避把某个刀弄哭了这一点。

 

她弯下腰,手撑在髭切的脸侧的树干上,低头审视着他。

 

垂下的长发随着微风轻轻扬起,扫过他的脸颊。

 

那双同样金色的眼瞳里闪过惊讶、新奇、趣味,最终弯了弯,定格成了不为所动的笑意。

 

“主人想做什么?”

 

审神者看着他,脑海中却浮现出另一张相似的容颜。

 

渐渐低头。

 

她看到阳光在他脸上镀上一层绒质的光晕,光晕模糊了他的脸。

 

直至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然后骤然停住。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明白一件事。”她忽然开口说道。

 

“嗯?”

 

髭切盯着她的嘴唇,神色有些漫不经心。

 

下一刻,审神者后退一步,缓缓站直身体。

 

“偶尔也要记得满足一下你弟弟的心愿,不然他又要借酒消愁了。”

  

  

  

(4)

 

手合室内。

 

付丧神挥舞着木刀,姿势洒脱无赘琐。一身出阵服,挺拔隽武的站在那,金色的竖瞳里刀锋般锐利冷冽,带着才出招还来不及收敛的腾腾杀气回过头来。然而在看到墙边少女的那一瞬间,红晕就漫上了脸,杀气消散无踪。

 

“……”眼神缥缈了一瞬,大概是想到了那天在她面前喝醉哭泣的糗事。

 

审神者缓步走到他面前,站定。

 

“膝丸,现在有空吗?”

 

“有是有,但是……”

 

不等他想好什么推脱的理由,她便伸出一只手。

 

“过来,有话对你说。”

 

! 

 

这是——

 

心跳加速。面前那只白皙纤秀的手,像是什么有魔力的存在,吸引着他的视线,又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大概不只是羞愧吧。还有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心动。

 

可是……

 

无法拒绝。

 

纠结了一下,还是握了上去。

 

握上去之后才感觉到,强大又不容置疑的主君,手意外的娇小柔软。而下一刻,那只娇小的手便反过来牢牢地牵住了他。

 

亦步亦趋地跟着,一直走到了那天的“案发现场”。

 

脑海里自动开始播放那天发生的一切,窘迫感又袭卷了内心。

 

这时,走在前面的少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膝丸。”她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轻柔,目光像温水一般浸润过来。

 

慢半拍才反应过来。

 

唇舌中吐出自己的名字,好听得令他心生恍惚。

 

黄昏的余晖洒落在她脸庞上,金橙色的光晕染得眉眼间一片温暖,融化了平日里的淡漠威严。嫣红的薄唇此时被渲染成了暗暗的暖色,那双眼眸专注地看过来,流转着几分朦胧的情意。

 

“那天,我在想……”她的声音被晚风吹送过来,语气怅然,“若是有一天,膝丸的这双眼睛也能为我流泪就好了。”

 

……

 

“??”

  

  

 

(5)

 

“噗”

 

“兄长你笑什么啊?……可恶,她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为她流泪……”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变成自言自语的低喃,“不小心哭过一次已经很丢脸了……”

 

“诶——原来弟弟……之前在主人面前哭过啊。”

 

“是膝丸……啊,没、没有那回事!就是……不小心喝醉了发酒疯而已……”

 

“怪不得啊……”

 

“怎么了兄长?”

 

“没什么,稍微想明白了一些事。”

  

   

 

(6)

 

——回想起来,那大概是她在告白,只是表达方式有些奇怪而已。

 

哭泣是一种情感宣泄的方式。

 

在那之前,她只是对此有个定义而已。

 

所以才乍然惊心,这动容像是一颗种子萌然焕发,拽住了背离地心引力的轻飘灵魂,让她觉得心里不再空白。

 

只是想明白了,不代表能表达清楚。

 

审神者觉得这种感情就像手里的毛笔,写下来的错误很难被更正,若是涂涂抹抹就会一塌糊涂,必须要非常小心地对待,想好了才能写。心急了深了就会氤氲开,手慢了淡了又会不知足。

 

可有时,这种过于的克制也会让不明真相的人焦躁起来。

 

——被拦在路上的时候,已经是初冬时节了。

 

廊外天空中飘下点点白色雪粒,扩散在天空盘旋而下。

 

本丸今年的第一场雪不算大,落到地上就化散开去,土地被湿成一片湿漉漉的暗色。

 

她手里拿着公文,看着面前的膝丸,关怀地说道:“今天有点冷,请注意身体。”

 

“……主人才是,穿这么少,小心感冒啊。”

 

“谢谢,我不要紧。”

 

见他欲言又止,审神者耐心地等在原地。目光落在他脖子处的围巾上,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想,才发现早上看到髭切戴着一模一样的。

 

膝丸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围巾看,像是误会了什么,说道:“主人是脖子冷吗?”

 

见他就要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审神者出于一种难以言说的怪异感觉,连忙拒绝了他的好意。

 

见他好像有点失落的样子,只好转移话题道:“膝丸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提到这个,浅绿色头发的付丧神露出纠结的神色来。沉默了几秒后,像是斟酌好了词句一样,他神色认真地开口道: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那天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天的话?

 

审神者一时没想起来是哪天的话,她每天都会跟膝丸说话,每天的话都不一样。

 

“就是……流泪什么的……”

 

移不开眼。

  

昏暗的日光照在他的脸上,她可以捕捉到任何一个细小的变化。

 

她看到他眼中的不自在,和脸颊上悄悄泛起的红晕。

  

她看到金色的眼底有一种闪烁的光。

 

像极为在意,又像是困惑不安。

 

——多少天前的话了,还在纠结。

  

静默中,她轻轻地浮起了唇角。

 

“还以为你不会多想呢。”

 

“?”

 

审神者刚想说什么,余光便看到走廊尽头处站着浅金色头发的付丧神,抱着手臂靠在墙上,不知道看了多久的样子。

 

她不知道髭切这些天总是来找她是想做什么,想来也是为了弟弟的事吧。

 

“大概是嫉妒吧。”她想了想,解释道,“你对髭切的感情,让我有点嫉妒。”

 

嫉……妒?

 

仿佛听觉剥离,膝丸一时不明白耳中那两个字的意思。

 

作为刀剑时只见过源氏家族里面有女人嫉妒丈夫院里的其他女人,为此还产生过各种各样的阴谋争斗。

 

但是这可是他的主君。

 

冷淡又强大的审神者。

 

说她在嫉妒。

 

这下,再迟钝也该明白面前少女的意思了。

 

震惊的同时,隐约又有种奇异的意料之中的得意和喜悦。

 

他有些不明白自己此时的心情。

 

但是,喜悦却不是假的。

 

他想抬起手摸摸她的脸,去确认她的心意是真是假。

  

他想试着抱住她,手脚却有些僵硬。

  

他看到她的唇瓣翕合,像在轻语些什么。

 

尚未反应过来,便被捧住了脸,对面的少女踮起脚,亲在他的眉心。

 

“……诶?!”

 

审神者见他有些激动的样子,那双金眸满满都是自己,一种难以言说的满足感流淌在心间。

 

好像心里的那份空白被逐渐填满了。

 

好像有温柔的羁绊诞生在她和膝丸之间,将她轻飘飘的背离地心的灵魂拽住了,拖回温暖的人世。

 

 

 

PS:点文的小可爱,实在写不出来你要的白学三角恋QAQ

反正就当哥哥切也对婶有点意思好了,不要在意细节_(:з」∠)_

 

评论(16)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