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唯药可医

*药婶
*短篇小甜饼
*内含埋腿梗
*自家本丸

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纯属满足自己私欲的yy

*巨大ooc

 

 

 

头还有些昏沉,疲惫混杂着小腹的疼痛浸没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游离的意识聚拢着渐渐撕裂了梦魇,回归清醒。

 

耳畔传来瓦砾蓄积满了雨水滴下的声音,打在叶子上,“啪”的脆响。

 

睁开眼,窗外月色清辉蔓延而入,灯光映照在近侍的脸上,将轮廓映照得清晰分明。清秀的侧面如剪影般线条优美,纤薄的唇轻轻抿着,眼神认真又专注的样子。

 

“好痛……”

 

人类比起付丧神真的是很脆弱的存在,仅仅是生理期加上重感冒就足以把我击倒。而人在疾病或疼痛的时候,也总是会郁郁寡欢,意志消沉。

 

偏偏又赶上紧急任务,从早上忙到黄昏。看着房间里的光线变得昏暗,窗外天空也换了颜色,蓝色由浅转暗,逐渐阴云密布。

 

晚饭时喝了药研端来的药之后,整个口腔连同呼吸都在发苦。然而,不知怎的,就这么含着一嘴的苦涩失去意识睡了过去。

 

——现在想来恐怕是药里加了安神的成分。

 

听到我的呻吟,正专注于文书的近侍连忙放下笔,转头看了过来。

 

身体疲软无力,撑着坐起身,发现肩头正披着他的白大褂,有种被药味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包围的感觉,并不难闻,甚至这种清淡的味道萦绕在鼻尖时,反而会觉得格外熟悉和安心。

 

“大将醒了啊……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他转过身体凑近了一些,关切地问道。

 

我看着他的眼睛,透过镜片,是一片深深浅浅的紫色。温柔而润泽的表面,锐利而坚定的内里。像宝石一样美丽。

 

有一种埋藏已久的难受感缓慢地涌了上来。想呕吐,却吐不出来。胸口有一种堵塞感。想哭,却也哭不出来。莫名觉得脆弱,却不知道此刻的脆弱来自何处。就像是得了一场重病,呼吸艰难,连扯起嘴角露出的笑容都带着虚弱的病气。

 

余光里,桌上文书的进度明显多了一截。

 

努力地吞咽下蔓上喉咙的哽咽,我开口道。

 

“已经好多了。谢谢你,药研。”

 

不知是感动还是温暖,也不知是酸涩还是疼痛,有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里泛了上来,我的眼前有些模糊,嗓音也随之而沙哑。

 

一个人可以顽强地负担起重担,也可以就此崩溃。想休息,想停歇时,露出的疲倦笑容,只有最在乎的人才能看到。

 

于是,才会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一种从未有过的软弱中。对另一个人如此依赖,如此留恋,因此才会脆弱到无端流下眼泪。

 

察觉到温热顺着脸颊流淌到下巴,我连忙转过头去:“抱歉……”

 

耳边传来他惊讶又无奈的询问。

 

“大将怎么突然哭了?果然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吗?”

 

紧接着,他的手臂环抱了上来。身体先于意识而行动,回过神之前,我就已经顺着他的力道把重心压了过去,脸埋进了他的颈窝。

 

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近在咫尺的苍白肌肤,和纤细的颈部线条,没入扣得严严实实的衬衫领口。

 

“不知道……”我嘴里含糊地说着,眼泪有些止不住。

 

我听到窗外微弱的风声,夹杂着他的呼吸声,像是细小的波浪抚摸过脚腕,轻柔的痒意流淌到心神,令人恍若在梦里尚未醒来。

 

少女时就曾无数次幻想过,若是将来能遇到一个人,可以把脸埋在他的颈窝,埋进他的胸膛,埋入他的手掌,尽情地哭泣,那将是何等幸福。

 

仿佛自己变得小小的,可以被抱在怀里,捧在手心。

 

这种想把自己缩小着埋起来的天真愿望,就像解不开的情结一样,固执地存在于心里。随着年龄的增长,承担的东西变多,逐渐被放置在难以发觉的深处。

 

头脑昏昏沉沉的,身体的疼痛与内心的软弱交织在一起。我忍不住用额头蹭了蹭他的脖颈,好像变成了一个受了委屈的稚弱小孩子一样。然后下滑,抱紧他的腰,重新把脸埋在他胸前,呼出的热气渗进他的衬衫里,隔着薄薄的衣服能感受到他徒然加快的心跳。

 

温暖的肌肤和身躯,就在这片布料后与脸颊相贴。

 

好近。

 

很安全的感觉。

 

环在我背后的手紧了紧。

 

“对不起……”我一边小声道歉,一边把眼泪全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没关系。”药研拍了拍我的背,低沉的声音里含着几分笑意,“大将是在撒娇吗?真是少见啊。”

 

大脑有些迟钝,他的声音像隔了一层磨砂玻璃一样传入耳膜,略显模糊和遥远。

 

“……嗯。”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调侃之意,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是又舍不得放开他,只好从鼻腔里闷出一声模糊的回应。

 

就这么埋了一会儿,安心的同时又开始有些不满足,总觉得还不够。下一秒又羞愧起来,也不知道这种可怕的贪心从何处而来。

 

也许是病魔和疼痛折腾掉了我的理智,再也没有多余的心力来克制自己的感情,控制自己越发过分的行为。

 

“大将再睡一会儿吧。”

 

耳边传来他的提议。看不到他此刻是怎样的表情,但声音却非常温柔。

 

药研,太犯规了。真的不能这么纵容我,会得寸进尺的。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顺势开口道:“那药研陪着我,好不好?”

 

“我还要帮大将处理公文。”

 

“没关系,我睡在这里就好……”话音未落,我整个人就滑了下去,趴在了他腿上。

 

没有了衣服阻隔,脸颊直接触碰到他腿上的肌肤,光滑细腻得像软玉一样,微凉的温度让高热的脸颊倍感舒适。

 

——埋起来会很舒服吧?

 

比起坚硬的胸膛、狭窄的颈窝和手掌,更柔软宽容的存在。

 

脑海里不由得冒出这样危险的想法。

 

我搂紧了他纤细的腰,顾不得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侧过脸来,把整张脸埋在了他的大腿上,鼻尖也挤进了腿缝里。因跪坐而微微绷紧的肌肉不至于坚硬,而是有弹性的柔韧。

 

果然好舒服。

 

无论是发烫的脸颊,还是潮湿的眼睫和嘴唇,都一股脑地在他腿上磨蹭着,并试图埋得更深更加紧贴。

 

脸下是他的腿,身上盖着他的外套。

 

被他的气息和肌肤包围了。

 

好幸福……

 

仿佛小腹的疼痛和头脑的昏涨都被治愈了一样。

 

隐约听到他叫了一声“大将”,还说了些什么,语气十分安慰纵容。

 

过了一会儿,脑后传来轻柔的摩挲。

 

是他的手在抚摸我的头发,一直顺到发尾。

   

 

PS:这么冷的天,冒着风雨奔波了好几天,毫无意外地感冒了,难受。实习生加班也没工资,难过_(:з」∠)_

PPS:我中了药研的毒,以毒攻毒,唯有药研可医_(:з」∠)_

 

评论(28)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