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并非理想型

*信浓x婶

*现代paro

*大概是御姐和小奶狗的故事

 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第一人称,巨大ooc

*现实向甜文  

 

 

Chapter  01  重逢

 

我看着停在门口自己的那辆用了好几年的自行车。

 

后轮胎爆了。

 

因为重力的原因深深瘪了进去,十分可怜地耷拉在那儿。

 

沉默地按了按额角,预感到自己今天一天大概都会诸事不顺。

 

果不其然,中午在会社附近的便利店没买到喜欢吃的鳕鱼便当,猪扒饭配的酱菜也非常难吃。然后,当看到时隔一个月男朋友发来的第一条短信时,差点一口水喷到对面男同事的脑门上。

 

短信内容非常简单,就一行字:分手吧。

 

还是久违的敬语。

 

意料之外,又仿佛是意料之中,早有预感。

 

握着手机,直到黑屏才回过神来。感觉心脏连着周围的皮肉被挖起,留下因痛楚而痉挛蠕动的血肉经脉。想呕吐,又吐不出来。胃里的酸水翻了上来,带动着眼眶里也发烫起来。

 

从高中开始,相识七年,在一起两年。

 

请假了下午的会议,我站在高中学校的大门口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安静地走到树下长椅边坐下,有些无力地把头埋进了臂弯里。视野里光线被挡去大半,变得昏暗起来。

 

这种狭小又昏暗的空间,足以让我卸下平静的假面。

 

然而最终也没有哭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小心翼翼地戳我的肩膀。

 

下意识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可爱的脸,瞧着有些眼熟。好不容易从记忆深处调出来一些碎片,将认知信息传入迟钝的大脑。

 

“……信浓君?”

 

“前辈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

 

他露出担忧的神色,一双宝石般漂亮的眼睛凝视过来,倒映着我苍白的面容。红色的短发很亮眼,衣着打扮也十分时尚。

 

信浓藤四郎,我高中时的后辈,现在是当红的偶像艺人,以俏皮可爱会撒娇的性格风靡在年轻女孩子之间。当然,一些已经工作的阿姨辈们也不能幸免,偶尔从同事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时,会感到熟悉又陌生。

 

当年在社团里时关系很好,但是上了大学之后就没再见过。再加上我忙于工作,也不怎么追星,所以一时都没有认出来。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经年不见。身份已改。

 

对于身边的人,我们无法计算彼此能在一起的时间。有些人见过一面,就再也没见过了。有些人过了好几年,以为能够在一起度过更长的时间,某天也就这么不告而别。

 

就像信浓。不知何时,就已经不再联系。也许是空间的距离,也许是更多的阻隔,将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切断。

 

分离的人,再也不见面的人,对各自来说,就宛如在世间已经消亡了一样,音信全无。又或者,在某一天重逢,各自问好。可以再续前缘,也可以再各自走远。

 

此时是工作日的下午,校门口静悄悄的,街道上也人烟寥寥。

 

余光里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门还开在那里。

 

若是再早几个月相遇,我肯定会用惊喜热情的笑容来接待他,与他寒暄,但是——

 

我吸了口气,控制住面部表情,站起身。

 

“我没事,谢谢。”

 

坐在学校对面的咖啡店里,信浓请我喝了一杯热饮。我双手捂着杯子,隔着杯子感受到温暖顺着手掌心缓慢地流淌进身体里,缓解了四肢的僵硬发冷。

 

叙旧进行得还算顺畅。但是我不太记得自己都聊了些什么,也许是天气、现在的工作之类的。好像陷入了某种空茫里,无法集中精神,以礼貌尊重亲切的态度对待许久不见的后辈。

 

远远传来下课的铃声,高低起伏的音调熟悉得令人感慨。

 

考虑到就要放学,校门口的咖啡店的生意即将火热起来。这时候要是人气偶像被发现在母校门口与不明女子约会这种新闻被爆出来,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于是信浓提议换个地方再谈。

 

说实话,我不太想接着聊下去了。

 

维持着表情和仪态已经令我深感疲惫,难以再应付下去……而且明天还要上班。

 

可惜,委婉的拒绝没有奏效。

 

信浓这家伙,过了这么多年,就算进了复杂的娱乐圈,好像还是没什么变化。笑起来的样子依旧阳光可爱,甚至有些不谙世事。然后,他就用神一般的撒娇技巧,和堪称老练的顺杆爬技能说服了我。

 

甚至就这么成功登堂入室了。

 

回过神来,就见他坐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非常自然地把我的抱枕圈在了怀里。

 

“……”

 

我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

 

什么“好久没见前辈了,特别想念,舍不得就这么分开”,什么“可以去前辈家坐坐吗?就一会儿,想再多待一会儿好不好”……各种甜言蜜语连环攻击。

 

我忽然意识到,过了这么多年,好像我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变化,对他的容忍度高得可怕。

 

啧,心软要不得。

 

“前辈先忙,我先休息一会儿好了。”他眨了眨眼,像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一样。

 

这样的动作和神态让我回想起当年高中时相处的种种,有一种熟悉和亲切感,心情放松了不少。于是倒了杯水给他,就懒怠再保持客气的态度了。

 

然而瞅着房间里那些属于另一个人的东西,尖锐的情绪又开始泛滥。忍不住把那些成双成对的杯子、毛巾之类的东西,全都一股脑扔进了箱子里,眼不见为净。

 

余光看见信浓脸上疑惑的表情,我扯了扯嘴角:“前男友的,不要介意。等下请你吃晚饭。”

 

“真的吗?”信浓露出惊喜的表情,“谢谢前辈。”

 

那弯着眼睛笑起来样子,灿烂又甜蜜。

 

心里感叹着美少年果然是治愈糟糕心情的神物,我转身走进了厨房,开始清洗食材。

 

忽然就想起很久之前,信浓第一次来我家时,曾经夸过我做的曲奇很好吃。于是打算做一些作为饭后甜点来招待他,也不知道过了这么长时间他喜好变了没有……

 

前男友不喜欢甜食,所以工具收在最上方的橱柜里,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但柜子里有做点心需要用的材料,还没拆封,是母亲前些天来看望我时带来的伴手礼。

 

“信浓君,晚饭有什么想吃的吗?”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橱柜边,踮起脚,费力地拉开门。

 

没有听到回答,我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话音未落,就感到背后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身体。有清浅的呼吸从颈后传来。

 

像是下一秒就能将我圈进怀里一样。

 

尾音卡在了嗓子里。

 

视野里上方出现了一只手臂,轻松地把橱柜里的甜点工具拿了出来。

 

信浓……竟然有这么高了吗?明明高中的时候还娇小得可以钻进我怀里……

 

脑海里蹦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感叹。

 

我沉默着转过身,对上他无辜的双眼。

 

“前辈要做甜点吗?真是太棒了!好期待啊。”

 

近在咫尺的脸。

 

我看到他发梢微翘,刘海落在眉间。眼中流光穿梭,湛亮得像盛满了星辰。

 

——再明显不过的情愫。

 

好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和初恋的男孩子约会时,从街边的玻璃橱窗上看到自己的倒影。纯真的喜悦和淡淡的羞涩,从眼角眉梢满溢出来。

 

他的神态,和那时候的我,几乎如出一辙。

    

恍惚了一瞬后,我抬手将他推开:“谢谢你的帮助,作为客人,还是好好待在外面等着招待吧。”

 

一路将他推出厨房的门外,并关上了门后,我叹了口气,各种混乱的情绪交织在心里。

 

一边做着晚餐,一边想到了很多被搁置在记忆里的画面。某种意义上,我该感谢信浓,他的到来完全转移了我的注意力,让我暂时无暇顾及前一段受挫的恋情。

 

再艰难的时间都可以过去。干嚎、醉酒、狼狈的时刻总是会有的。但是一切都会好起来。情绪崩溃是一场伤及肺腑的疾病,但迟早有一天会痊愈。这是我早就体悟到的道理。话虽如此,我还是有些惊讶地发现,我短短二十几年人生里最崩溃的时候,竟然都是在信浓面前。

 

一次是高中的时候。信浓拜托我帮忙给他补习功课,好应付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就在我房间里,坐在我身边,与我一起听到楼下父母的激烈争吵,见证了一个家庭的分崩离析。

 

第二次就是这一天,失恋。

 

简直是命运一般的巧合。

 

我没什么胃口,做的晚餐不算丰盛,信浓却吃得津津有味。

 

搁下筷子,就这么撑着侧脸,看着他吃饭。长久不说话,嘴唇周围肌肉麻痹,有粘着的感觉。我默默地看着他起身帮忙收拾碗筷的背影,眼前恍惚浮现出另一个人的身姿。

 

甩甩头,把脑海里不争气的念头都清空。

 

我习惯性从冰箱里拿出啤酒,懒懒地靠在门上,转眼就喝了大半下去。

 

见他动作麻利地擦洗完碗筷,再回忆起高中时他那些嫌弃家务麻烦、会弄脏衣服的话语,我有些诧异,用调侃的语气说道:“要是被你的粉丝知道她们的偶像正在一个奔三的阿姨家里帮忙做家务,怕是会影响你的人气,说不定还会查我地址,给我寄恐吓信。”

 

“诶……听起来很可怕的样子。”信浓回过头,露出一个笑容,“但是无所谓哦,大不了转行。”

 

这种轻率的话语像是哄人的玩笑,但是配上他认真的神色,又让人觉得摸不清真假。

 

我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罐,接着调侃道:“转行可就赚不到这么多钱了,生活会跟我这样的上班族一样拮据的。”

 

“那到时候就只能麻烦前辈了,毕竟是前辈害我转行的,要负起责任啊。”他擦干净手,走到我面前。

 

我点点头:“有道理,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负责养你好不好?”

 

也许是我这句玩笑开得有些过了,他的脸颊竟微微泛起了红晕,目光盈盈地看着我,含着几分惊喜。

 

我有些后悔如此轻佻,刚准备转移话题,就听他用向往般的语气说道:“好啊,要是能被前辈养着,那一定很幸福。”

 

这下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种想法很没出息哦,信浓君。经纪人听到恐怕要生气了。”

 

他表情失落地叹了口气:“前辈说话还是一如既往不留情面啊。”

 

…………

 

就这么一边喝酒一边聊着,谈天说地,从各自的工作、近况聊到感情方面的事,扯东扯西地开玩笑,就像当年关系最亲密的时候一样。

 

我不知道信浓的想法是什么,但无疑,他不是我的理想型。高中的时候能隐约感觉到他对我抱有几分特殊的感情,但是我从来都没给过回应。

 

我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孩子。对爱情的理想,是想要做被宠爱的小女孩。找到一个父亲一样的男子。过马路时能牵住我的手,在饭店餐桌边坐下时,知道对面的人会为我安排好一切。这样就够了。还可以对着他哭。把脸埋进他的手掌。

 

信浓固然可爱,却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渴望被拥抱被宠爱。想来在家里也是极为受宠爱的孩子,一直被珍惜着,保护得很好。这样天真烂漫的性子,让人忍不住纵容,于是就渐渐将他看作需要疼爱的弟弟一样。

 

可是没想到他现在面对我,仍然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仿佛时光未逝前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

 

可是我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我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总是在不断成长变化的。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性格在逐渐变化,也失去了很多,最终变成了自己讨厌的那类大人。朝九晚五置身于一间日光灯苍白的办公室里,挂着虚伪又谦恭的面具,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工作。人前客气地与同事寒暄说笑,恭维领导,人后面无表情地坐在电车里望着车窗外的夜景发呆。

 

而信浓,中间缺失了几年的相处,我也不能再以表面的样子来衡量他。娱乐圈的水很深,能成为人气偶像,靠的不仅仅是家里的帮助。这几年他经历了什么,我也无从得知。

 

但此刻,初春的夜晚,空气里还残留着冬天的萧瑟寒凉,我靠在沙发上,身侧隔空传来另一个人的温度,压抑一整天的心情忽然就沸腾了起来。

 

喜欢,是怎样一种感情呢?

 

照顾、关心、控制、分享……我可以拿出很多具体详细的形容。

 

谈了两年的恋爱,不算长也不算短。曾经以为自己很了解,但事实证明,我并不了解。说到底,恐怕也只是荷尔蒙带来的一种幻术。这种欢愉幻觉,不过是表象的水花,深邃河流下涌动的黑暗潮水,冲击着人性和意志。说出的甜言蜜语,就是糖果和泡沫,色彩鲜艳但瞬息成空。

 

如果一个人没有感情,就不会被消灭,可最终结果,人还是会被感情打击得遍体鳞伤。因为爱情带来的欢愉和幻觉使人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信浓的喜欢从何而来,又对我抱有怎样的幻想,我不知道。也许是一时的心动,偶尔的心血来潮,也许是当年未曾得到回应的情愫被突如其来的重逢点燃。不管到底如何,我都不想去探究。因为迟早会幻灭的,他会想明白时间和现实的力量。

 

而我,其实只要有一个人在旁边陪着,有着足以慰藉寂寥寒夜的温度。

 

至于那个人是谁,不重要。

 

 

 

   

*长篇连载,不出意外每晚更新一章

*下章有车

*欢迎评论

 

评论(37)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