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并非理想型(二)

*信浓x婶

*现代paro(含车)

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Chapter  02  一夜

 

几罐啤酒不至于喝醉,但身边美少年倾听我吐苦水时那心疼又关切的眼神,还有不自觉搂过来环在腰侧的手传来的温热,都让我有些微醺。

 

隐秘的渴望萦绕在心间。我渴望那只手能再有些动作,再搂紧一些,温暖我的身体。但是尚未退却的理智让我坐在原地,不敢再有进一步的举动。

 

然而——

 

“……前辈?”信浓凑了过来,拍了拍我的手背,“前辈还好吗?再喝就要醉了哦。”

 

真是坏孩子啊……特意贴着耳畔说话,呼吸间气息拂过耳朵,酥酥的,痒痒的……

 

让人心里也痒痒的……

 

我忍不住转过头,看到身边男孩子的脸。五官精致俊俏。眼底清明,带着一丝关心。

 

我能看出来他有一些小算计、小引诱。浅浅的,出乎意料的笨拙,想做些什么,又仿佛在顾虑着什么,有点束手束脚放不开。纵然不擅长勾心斗角的事,但我毕竟经历过几次恋爱,也都能看得破。

 

忍不住有些好笑,又有些怜惜。

 

信浓作为偶像,圈子里那些事想必也看多了。而他长成这样,说话甜蜜,性格又可爱,我不信没有女孩子追过他。也不知道这几年他交过几个女朋友……想来就算谈过,恐怕也不需要花费多少心思努力讨好。

 

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只要笑一笑,撒撒娇,从来只有女孩子讨好他的份。他就像是上天的宠儿,拥有漂亮的容貌,令人羡慕的家族背景,宠爱他的哥哥。直到今天也依然光彩夺目得令人仰望。

 

“遥……”他轻轻地呼唤我的名字,拖长的尾音带着渴望和撒娇的意味,去掉了敬称后,显得缠绵又温柔起来。

 

我听到自己心跳渐渐加快起来,闭上眼靠了过去。

 

会撒娇的男孩子,的确令人心动。

 

寂静的房间,月光混合着夜色洒进窗帘的缝隙。远处渺渺的人声和汽笛声隔着窗玻璃显得有些模糊。

 

“信浓君明天有工作吧,这么晚不回去真的好吗?”我熏熏然,手缓缓摩挲过他的脖颈。

 

柔软的发尾扫过手背,光滑温热的肌肤在掌心下。鼻尖嗅到他身上不知名的香气。不知道是香水还是沐浴露的味道,清爽又甘甜。

 

“已经跟经纪人联系过了,前辈就放心吧……”他的手抱紧了我的腰,低头亲了亲我的耳垂,“前辈你好香啊,好想钻进你怀里。”

 

我忍不住抬手抚摸他的头发。

 

收到了默许之意,他抬起头,目光明亮,眼里全是兴奋的神采。

 

看着眼前微微弯起的唇,甜蜜的笑意在唇边绽放,在灯光下透出樱花般的光泽。我下意识舔舔嘴唇,凑过去轻轻地亲了一下。

 

亲完,抬眼,看到他漂亮的眸子里有了兴奋笑意。我也忍不住笑了,又凑过去吻他。

 

这次,他含住了我的唇,吸吮、舔舐了一阵,温热的舌头探进我口中,与舌头勾缠在一起。

 

此时此刻,那些伤心、烦躁、工作的压力、失恋的痛苦……统统都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在这份无与伦比的亲密中获得了慰藉。

 

爱慕和渴望从吻里传送过来,让我忘记了现实中的一切烦恼,身体的感官叫嚣着,只感受到他柔软的舌头在口中翻搅、吮吸,手也抚摸着下滑。

 

他的手掌很有力量,动作有些急切。回过神来,就天旋地转地被推倒在沙发上。

 

“遥……”原本清澈的声音有了一丝沙哑,听起来却更加惑人。他咬着我的耳朵,嘴里含糊地说着,“喜欢你……”

 

我被他揉得后腰一阵酸软。

 

他亲着我的耳朵,软软地说着:“遥,我想抱你,好不好?”

 

最后那一声“好不好”声音微微上挑,撒娇的意味十足,像电流一般窜过身体,让我从心脏到全身都有些酥软,仿佛全身唯一能使上力气的就是咬着嘴唇的牙齿。

 

视野里是他满是红晕的脸,嘴唇水光润泽,娇艳得像花瓣一样。

 

我闭上眼睛,手放在他的脑后,微微用力将他的头按了下来。

 

中间部分见链接

 …………………… 

  

 

清晨,生物钟让我准时清醒。侧躺着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柔软蓬松的红发。

 

信浓正面对着我侧躺在身边,漂亮的小脸正挤在我胸前,鼻尖也挤进双峰之间。表情很安宁满足的样子。

 

“……”

 

他是有多喜欢这里。

 

我小心地后退了一些,坐起身,见他睡得很沉的样子,于是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洗漱完走出卧室,看到沙发上乱七八糟堆着我和他的衣服,我揉了揉额角,一件一件丢进洗衣机里。

 

在桌上看到信浓的手机,屏幕亮着,打来的电话显示的是他经纪人的名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静音。

 

我走过去拿起来,发现未接电话有七八个。

 

心里想着怕是有什么重要的急事,于是走回床边,揪了揪他的脸。

 

他蹭了蹭被子,一脸被吵醒的不情愿。软绵绵地“嗯”了一声,鼻音很重,可爱又性感。

 

我忍不住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尖。

 

“……前辈?”他颇为困难地睁开双眼。

 

“有电话找你。”我把手机放在他枕边。

 

他揉了揉眼睛,才慢吞吞地坐起身,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嗯……嗨~知道了,我下午会去的……”

 

看着他脸上烦恼又不耐的表情,耳朵里听着他堪称乖巧的应答,我有点想笑,觉得有趣又亲切。

 

简直和多年前因为成绩退步或是作业没做完,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谈话时一模一样。

 

余光瞥见闹钟上显示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转身打开衣柜,开始换衣服。

 

换到一半,他电话就已经挂了。

 

等我把丝袜穿好裙子整理好,转过头,发现他还坐在床上,抱着枕头,眼眸灼亮地看着我,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像只小动物一样。

 

我也没再管他,默默地走到梳妆台边坐下,有条不紊地开始梳头化妆。

 

说实话,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对待信浓。昨晚酒精上脑又一时冲动,睡了这么个大麻烦,我也不是不后悔。

 

明明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却鬼使神差地就这么下手了。简直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心神不受控制。只能感叹一句,美色惑人。

 

但不能否认的是,心头的阴郁和痛苦已经消散了很多,像是某种毒素,随着昨夜的泪水从体内排了出去一样。

 

搁在几年前,把喜欢自己的人当做慰藉来治疗情伤,在我心里还是一件非常不齿的事。年少时憧憬着纯粹又美好的爱情,只要互相喜欢,就能彼此牵手珍重,分享喜怒哀乐。

 

但是不知何时起,一切都已经变了。

 

人很容易就会受到周围的影响,被身边的人和事不断改造着。然后逐渐懂得什么是无奈,那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人性和命运。懂得什么是责任,那是沉重到没有觉悟就无法承担的东西。

 

然而懂得了很多,却仍然不知道该如何过好自己生活。工作、恋爱、人际关系交织在一起,常常弄得像纠缠在一起的麻线一样乱糟糟的,受到伤害后也只能自私又冷漠地抱住自己的心,不敢迈出一步去改变。

 

就像这一次,荷尔蒙引发的欲望和心动,就像是深邃河流上浮于表面的浪花,脆弱得一触即散。所以并不代表我有信心和力气,去和他建立一段需要彼此付出和承担的恋爱关系。

 

一方面,刚刚结束一段令我心神受创的感情,还无法马上走出来。而且信浓的想法和心情,我也暂时无法猜测清楚。虽然他昨晚说了类似表白的话,可也没有提出交往之类的要求,现在也没有再提起昨晚的事。

 

另一方面,他并非我的理想型。

 

高中时是如此,现在更是如此。很不情愿也得承认,我的年纪摆在这里,已经无法再玩分分合合的感情游戏了。二十五岁的我不再是那个坐在班里男生的自行车后座去看电影的初恋少女,我需要值得放心依靠的存在,可以与之一起柴米油盐平淡地度过下半生。

 

按照道理,找个稳重踏实一点的男人,谈个两年结婚,稳定下来,是最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但是日本这个社会已婚女人低微的地位和条条框框的束缚,让我望而却步。何况,和另一个人一起度过余下的一生,是一件无比郑重的事,我不想将就,也不想失去现在的工作。

 

退一步说,单纯找个人恋爱,我也不会找一个偶像明星。不管是工作中需要的逢场作戏,还是无法曝光私生活的麻烦隐忍,都令人难以长期忍受。就算初期能保持着爱意和体贴,时间久了感情上也会裂痕丛生,最后迟早会像我父母一样闹到难以挽回的地步,以破碎收场。

 

当然,说这些还太远,目前还只是厮混了一夜,应该还来得及回到正常的关系。

 

经历过几场失败的感情,我在这方面变得谨慎又保守,没有了年少时的激情和资本,习惯于从长远来考虑问题。

 

还有——

 

我描画着眉毛,余光从镜子里能看到他精致漂亮的脸。如此鲜活灵气,光彩照人,红色的头发像火焰一样明艳。

 

真的……很可爱。

 

无论是外表,还是热情坦率的性格。都很可爱,也如此难得。

 

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想走到他身边,亲亲他,将他抱在怀里,一直宠着他,疼着他,满足他所有的愿望。

 

可是我不能放纵自己的欲望和冲动。所以只是这样沉默地坐着。用余光注视着他。

 

信浓就应该一直是这样的。一直如此明媚,光芒四射的样子。

 

不管以后他会和谁在一起,会和怎样的女孩子亲密无间,我都如此希望着。

 

“要起床吗?还是再睡一会儿?”我转过头问道。

 

信浓披着被子,歪头想了想,笑着说道:“虽然有点困,但还是起床吧,想和前辈一起吃早餐。”

 

我点点头,从柜子底下挖出一件卫衣和一条牛仔裤,递给他:“你昨天的衣服洗了,还没晾。这是我弟弟的衣服,将就穿一下吧。”

 

母亲再婚后,养在外面的私生子有了完整的家庭,而我却变成了父亲寻找另一半的累赘。曾经无比痛恨那个孩子,可是随着时间推移,看明白很多事情后,那种愤怒和憎恨早就已经消失了。尤其是看到,那个血缘上算作我弟弟的男孩体弱多病,又因为身世饱受校园霸凌的痛苦,养成了怯懦的性格。说是同情也好,善心发作也好,我开始与他联系,必要时会照顾一下。

 

如今那孩子刚升入大学,学校就在我公寓附近,时常会来看看我。偶尔还会留宿,所以留下了几件衣服。

 

也幸好如此,毕竟我私心里也不想把前男友的衣服拿出来应急。

 

因为信浓在,所以我久违地选择在家里吃早饭。用最快的速度做了鸡蛋三明治,又热了牛奶。

 

为了赶时间,我吃得很快,信浓还没有吃完。估摸了一下电车的时间,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只好把擦洗碗筷和晾衣服的工作托付给了信浓,然后就匆匆出门了。

 

在楼下的停车场,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那是昨天信浓开过来的,此时正静静地停在我的自行车边上。

 

 

    

      

 *长篇连载,不出意外每晚更新一章

 *欢迎评论

 

评论(30)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