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请与我写下四季的日常

*药婶小甜饼

*自家本丸的狗粮日常

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1)

 

春天若是天气晴朗,大概就很适合郊游了。我刚说完这句话,药研就很自觉地放下了手里的人体结构图和笔记本。

 

说真的,我不是很有情趣的人,想不出什么有趣的约会活动来。他愿意配合我的心血来潮,去本丸的后山干看风景,怎么想都是因为真爱才迁就的行为了。

 

林木夹道的山间小径铺满厚厚的松针,午后阳光蒸腾起松脂微微辛辣的气味。鸟鸣清脆响起,如影随形。我喘了口气,停下脚步擦了擦汗,眼前忽然就出现一只水壶。

 

“大将累的话就歇一会儿吧。”

 

我一边喝水,一边瞅着他如常的面色,心里忍不住感叹,不愧是刀剑付丧神,哪怕是短刀,体力精力都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

 

坐在半山腰的树荫下,阳光从松针缝隙里洒落在眼皮上,琐碎的金光轻轻闪烁。满目苍翠里,我听见树林在风中起伏的声响,如浪涛般此起彼伏。湛蓝的天色蔓延在山顶之上,白云渺渺。这一刻的时间似乎是停顿的,一切都格外静谧豁然。

 

“明明还有一堆工作却跑出来玩,药研会觉得我不务正业吧。”我看向身边的少年。

 

“嘛,悠闲一点也不坏啊。工作回去再做也来得及。而且……”药研转过头,对上我的双眼,很坦率地说道,“已经很久没有和大将两个人单独待在一起了,出于私心,我也很乐意陪大将一起出来。”

 

“……这、这样啊。”我下意识躲开了这令心跳不受控制的目光,又觉得自己的应答和表现似乎有些过于冷淡,心里顿时后悔起来。余光里发现他仍旧在看着我,连忙弱弱地辩解道:“药研愿意陪着我真是太好了……我很开心。”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

 

有轻盈的风声回响在耳畔。隐约能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我的脸上不曾移开,于是忍不住低下头,抬手将垂下的鬓发绕在指间把玩。发丝缠绕着手指,就像缭绕在心间的情愫。

 

视野里是茂密的绿草在风中摆动,不知名的白色花朵悄悄地在岩石边盛开着。

 

                          

                        

(2)

 

天空像随手翻倒的墨水瓶,千丝万缕的深蓝慢慢化开,晕染了整片夜幕。月光悠悠地洒落在庭院里。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旺盛,大朵的粉白夹杂在碧绿的荷叶间,芳香四溢。

 

闷热的天气并没有因为夜晚的降临而缓解丝毫暑气,就算大开着门坐在地上,仍是忍不住心生燥意。

 

洗过澡后,我穿着浴衣盘着头发,手里捧着自制的冰镇西米露,终于感觉清爽不少。白色小颗粒混杂着冰屑,咬在嘴巴里有一股冰凉的韧性,带着牛奶的香味。

 

“大将还是少吃点凉的吧。”

 

“偶尔一回,没办法,天太热了嘛。”我随口应道。

 

视野里出现一双纤细的小腿。目光往上,流畅优美的大腿线条被浴衣的下摆遮住了一半。

 

药研手里拿着毛巾,一边擦着半干的头发,一边走到我面前。脸颊上还残留着被热气熏出的淡淡红晕和水汽,紫眸盈盈,嘴唇水光润泽。

 

刚出浴的……美少年……

 

我心脏砰砰直跳,赶紧低下头,装作认真吃甜品的样子。然而脑海里残留的画面让我有些心不在焉,连嘴里的西米露都似乎变得不再香甜。

 

就在我失神间,颈后忽然传来轻柔的触碰。那酥痒的触感让我整个人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我涨红了脸,飞快地放下手里的碗,捂着脖子转过头,就见药研正蹲在我身后收回手,嘴角弯弯地看着我。

 

“大将还是有点防备心吧,毕竟现在可是晚上。”

 

防备心……晚上……?

 

羞恼的情绪瞬间充斥了大脑,我抬手拢紧了浴衣领口,瞪了他一眼,却被他沉沉的目光看得惊怯起来,又不由自主地松开手。

 

               

 

(3)

 

秋日的红叶是本丸一景。秋高气爽,很多没有轮到当番或出阵任务的刀会相约一起赏红叶,喝着小酒,吃着点心,或闲聊或打闹游戏。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枫树边有金黄、白色的秋菊在绿叶里绽放,朵朵硬实。我写完公文走下楼,就看到团簇的花朵在微风里浮动,细长的花瓣顶端有阳光跳跃。

 

我惊喜地看了片刻,想着美好的景色果然应该分享,便朝着手入室走去。

 

“药研?”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怔了怔。

 

路过的前田说道:“药研哥的话,今天轮到马当番,所以应该还在马棚那里。”

 

闻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若说每月的内番里药研最讨厌什么工作,那必须是马当番了。但是内番表已经定下来了,每把刀都是一样的,所有的当番都会轮到,身为主君的我自然也是不能徇私的。

 

我是在水池边找到他的。

 

刚洗过脸的样子,有水珠顺着他的面颊流到尖尖的下巴上,轻轻滴落。眼镜和外套搁在一边。

 

“那些家伙总是会舔人。”他面无表情地抱怨了一句。

 

我忍着笑走过去,掏出手帕给他擦脸。他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隔着手帕能感受到他脸颊的柔软和温热。

 

“大将怎么来了?工作已经完成了吗?”

 

“已经做完了哦。”我收起手帕,一把拉住他的手,笑着说道,“跟我来。”

 

“大将?”他疑问地叫了一声,被我牵着一路小跑。

 

到了花丛边,我停了下来,却并没有放开他的手。红叶下的花朵在阳光下散发着像珍珠一般温润的光泽,走近之后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芳香。

 

“漂亮吧?”我转头笑着问道。

 

“……啊。”他像是失神了一刻,才露出微笑来。

 

“希望明年也能开得这么好。”我感叹了一句。

 

他没有回答,只是握紧了我的手。

 

                        

 

(4)

 

冬天夜晚的大雪总是来得悄无声息。清晨打开窗,才惊觉天地已经白茫茫一片。

 

院子里的腊梅树开花了。圆圆的小花苞密密麻麻紧挨着排列在疏朗的花枝上,半开或绽放,都很精致。金黄色半透明的花瓣像蝉翼一样轻微颤动。花香在雪后寒冷的空气里越发凛冽。

 

看了一会儿,就听到大呼小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清脆悦耳。转眼一看,就见到今剑、秋田、前田、爱染等一群短刀在打雪仗。以及,中间混进了一把大太刀萤丸,并无违和。

 

等我洗漱完下楼时,战况已经扩大了,几把胁差也加入了进去,雪地上留下了大大小小一串串的脚印。

 

“大将也来吧。”药研站在雪地里冲我招了招手,衣服和头发上沾着雪屑,不似往日整洁,但笑容很是开心的样子。

 

这少见的孩子气让我心里软软的。还不等我回答,就见不远处信浓冲着他喊道:“有机可趁!”下一秒一团雪球砸了过来,正中他的背。

 

他被砸得身体一倾,推了推眼镜,神色锐利地回望过去:“热血沸腾了啊……是时候反击了。”

 

“……”我无语地看着这几个男孩子,听着那些熟悉的台词有点想笑。打雪仗弄得就跟出阵一样,简直戏精附体。

 

不过,还挺有意思的。我抱着手臂围观着,余光看见陆奥守走了过来,似乎也是观战来了,手里还拿着相机。

 

激烈的打雪仗直到烛台切喊着吃早饭才消停。浑身狼狈的短刀们被一期一振催着去洗漱换衣服。

 

吃完早饭后,歌仙把前几日写的春联拿了出来,众人一起帮忙贴上。

 

我看着他们忙碌的样子镶嵌在一片清冽的雪景中,心里一片宁静。

 

远处的山峦覆盖着积雪,恰如从空幻之中冒出来的一般,突如其来地涌现在视野里。

 

一年四季,四季一年。

 

 

*长期有效的质问箱

 

 

评论(2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