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绮月之森

*刀剑付丧神x人类少女

*夏目友人帐paro

*脑洞清奇预警

【全站总目录】 
         
          
             
      

楔子


对人类少女来说,与妖怪或神明的相遇意味着什么呢?
     
——大概是一场奇妙的邂逅吧。

      
我所想要讲述的就是这样一段不可思议的故事。

       
也许并不那么浪漫而跌宕,如果能耐下心来听我讲完,那么我会非常荣幸。
    


       
       
(一)
       

她一直都无法忘记那一年的暑假。
      

急促的蝉声响彻碧绿的田野和蓊翠的树林,在最高涨的音符处戛然而止。宛若一篇锦绣文章被猛然撕裂,散落一地的铿锵碎语,掷地如金石声。随后寂寂寥寥成了断简残篇,徒留一丝丝怅惘感伤。
       

——就像她笔下未完结的故事一样。
     

灵感枯竭。
     

这种时候最常见的解决方案之一,就是外出采风。
        

于是不顾弟弟因为失去游戏拍档而发出的抱怨,和社团里的朋友一起去海边的邀约,她施施然收拾了行李,旅行去了偏远的乡下,在群山包围的村落里安顿了下来。
         

寄住的人家是她的远房亲戚,品性淳朴善良,家人勉强放了心。

       
走之前母亲特意帮她整理了行李,埋怨说她像是和弟弟投胎时投反了,总是坐不住想出门闹腾,不能和隔壁邻居家的小姑娘一样文静。
       

她摸着脑袋赔笑几声,还是毫不留恋地出了门。
       

初来乍到安分了几日后,她就有些坐不住了。
       

不知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段落,概括起来大意是,最美的景色总是藏在深山中不为人所知。她对这种说法深信不疑。
       

当天空从纯澈的蓝渐渐在西陲褪化为浅淡的绯红时,夕阳的光芒就如同一束散开的花,把浓艳的色泽映照在山峦上,将原本纯粹的翠绿色涂抹晕染成深深浅浅的油画。
      

山中并无人烟,树林被风吹得簌簌作响,叶片上反射出夕阳的微芒。蝉声虫鸣和鸟啼在耳边回荡,偶尔可以看到在枝条上奔跑飞窜的松鼠。
         
     
不知不觉到了一处山崖边,顺着走下去,峰回路转,映入眼帘的是前路上矗立着的一座鸟居。
     
       
少女心想,看来此处竟有一座神社,也不知道里面供奉的是什么神明。
          

小路和石阶被丛生的草木所淹没,鸟居柱子上的漆斑驳脱落,顶上停着好些歇脚的乌鸦。神社荒芜破败,远处是暗沉沉的树林和房屋轮廓。
           

耳边是断断续续的虫鸣和凄切的乌鸦叫声,和自己的脚踩在叶子上发出的细碎声响。
          

脑子里闪过各种怪谈秘闻,可是这越发拨动了她脑内的那根想要探险的神经。
           

她一向胆子很大。每当自己学校里传出些怪事趣闻,她都会听得津津有味。不知怎得,此刻她忽然想起了班上那个养着招财猫一样宠物的,据说能看见妖怪的男同学。
          

不过,此时此刻并不适合发呆和胡思乱想。

        
她晃晃脑袋,轻手轻脚走了进去。出乎意料的是,和她想象中满地灰尘和蛛网的样子不同,神社内十分干净,像是时常有人打扫。
       

只是傍晚晦暗的光线从门口照进来,依旧显得整个神社阴森森的,一股寒意夹杂着草木的腥气顺着空气蔓延上皮肤。
        

她站了一会儿,搓了搓手臂。
        

终究不敢久留,她想了想,从包里把自己路上摘的野果和鲜花拿出来,供奉给了此地的神明,然后赶在天黑之前下了山,回到民居。

       
吃晚饭时闲聊,她听远房叔叔用一种告诫的语气说,这山上的神社,看到了也最好不要进去。

          
——因为据说里面住了个妖怪。

         
        
       
(二)
     
大概是搞文学创作的人的通病吧。有一颗强烈的好奇心,富于探险精神。就像孩子一样。越是神秘怪谈就越是感兴趣。
       

少女也不例外。
        

没过几天,她又一次去了那座山,顺利地找到了那座废弃的神社。

       
荒芜的景色和几天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寂静得像是尘封了百年无人发现。
       

周围没有脚印,也没有别人动过的痕迹。只唯独——自己供奉的东西都消失了。
         

原地留下了一张纸,上面写着谢谢,旁边放着一个木盒,里面是些不知哪个时代的古钱币。
           

她站在原地,睁大眼睛紧紧盯着那行字和木盒,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剧烈。

       
咚——咚——
      

山中空气里的寒意一瞬间又席卷上来,耳边一时安静得只剩下被隔断在室外的微弱虫鸣和乌鸦啼叫。
        

忽然间,她听到了隐约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凝神细听,似乎又只是自己的错觉,空气中只有自己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咽了咽口水,她转过头,身后是昨日雨后未干的石阶,和周围茂密的树丛。一只黑色的野猫灵巧地跃下树枝,幽绿的眼睛瞥了她一下,然后钻进了灌木里。

        
半晌,她挪动了一下脚步,才发现自己的腿有些发麻。

       
抖了抖手,她怀着好奇又激动的心情,掏出随身携带的笔,在纸的反面写了一句话。
       

——请问你是住在这里的神明吗?
        

写完后,她小心地把纸端正地放回去,捧着木盒转身离开了神社。
        

随着脚步的颠簸,木盒里传来钱币碰撞发出的丁叮咣铛声。
          

她捧着这份意外的回赠品心想,假如不是恶作剧,那么收下供奉的大概就是此地的神明,或者说妖怪了。

     
若真是如此,他好像并不是个坏家伙,相反还特别有礼貌。
     

晚上的时候,远房叔叔拿着钱币对着灯光看了看,告诉她这是江户时代通行的小判。
     
     
      

(三)

少女又来到了神社。这次她带了团子和水果来供奉。

       
在同样的位置,出现了新的留言。
        

很好看的字,就是文法太古朴有点难懂,大意是说他是个付丧神。

      
她忍不住扬起笑容,不知怎的,心里仅剩的害怕也消失了。


也许是因为他主动而友好的态度。她自顾自地觉得,这样的他仿佛是寂寞了很久,想要找个人说话一般。
        

原来,妖怪和神明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她看不见罢了。

      
很早之前少女就对这种神奇的存在非常感兴趣,曾经看过的各种资料书籍浮现在脑海里。
         

付丧神是一种日本的传统妖怪。器物放置不理百年,吸收天地精华、积聚怨念或感受佛性、灵力而得到灵魂,化成妖怪实体。

        
她开始好奇他是什么物品化作的付丧神,于是拿出笔,在纸的空白处用敬语把问题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放回远处的纸张动了动,她的问题下方凭空出现了一行字。
      

午后的阳光从门口洒在地上,照亮了白纸上的墨痕,碎金般摇摇晃晃。
       

她忍不住盯着空无一物的前方看,又四处张望了一下,才怀着惊喜的心情拿起纸。
        

“刀……”
      

有问必答的诚实付丧神,也许他就坐在她面前。
    
       
可惜她看不见他,所以不知道他是什么模样。
        

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她又接着写了一句:是什么刀?

       
她转了下笔,思索着好像一个劲地问对方问题有点不太礼貌,于是又写了一句简短的自我介绍,但注意着没有写自己的名字。
         

因为日本从上古流传下来的说法,名字是人行走在世间的符号,是灵魂的象征。所以才会被人们看做一种有着神秘力量的图腾,可以操控命运,从而敬畏有加。

         
因此有这样的传说,被妖怪或神明知道了名字,可能会被神隐。
         

她只想交个神明朋友,但并不想被神隐,从此消失在人世间。
         

这次隔了很久,纸上才出现了对方的回复。
         

她看了好久,只看懂了短刀两个字。古刀剑是她的知识盲区,她盘算着回去以后可以查查这方面的资料,也许古文也要补习一下。

       
        
    
(四)

少女开始每天都跑到这个神社来,像是在深山里发现了不为人知的宝藏。满怀欣喜,却不敢告诉别人。

       
远房叔叔担心她这样整天往山里跑,也许会遇到毒虫猛兽,给了她一把刀防身用。她笑嘻嘻地收下了,顺便借走了捕虫网和钓鱼竿。

       
事实上,她交了个“面对面交流”的笔友。
        

她对他有着无尽的好奇心。通过一来一往的书面交流,她一点点地了解着付丧神的性格,和他身上的故事。
        

她在他作弊一般的帮忙下,生平第一次抓到了独角仙。
          

她在河边钓鱼,紧张地盯着水面看,好不容易看到有鱼儿上钩,水面上却泛起串串涟漪,下一刻鱼儿受惊般游走了。
       

不过还不等她生气,一只更大的鱼就自动跃进了她的桶里。

      
…………
         

傍晚依依不舍地下山,哪怕躺在床上也在不断回味着白天的事。日复一日奇妙而有趣的相处浪漫了她的整个暑假。
       

大概就是某一天,她发觉了自己的心情。
         

并不只是单单的好奇而已,她对这个愿意听她讲故事、陪她玩耍、听她抱怨作业多和弟弟顽皮的付丧神充满了好感。
           

他很温柔,又特别机警。但偶尔会问她一些如今时代的常识问题,这种时候就显得傻气又可爱。

       
她想起了他送给她的古代钱币,又觉得可以理解了。

          
她决定让她的古董付丧神朋友全方位了解一下现代人的生活,于是带着便当过来,在神社外的鸟居旁边铺下餐布,说要请他喝下午茶。
        

她知道他就在她身边,证据是那些平时喜欢追着她讨食的恼人乌鸦全都飞走了。
          

神社里有一口井,她打了水上来,用篝火烧热了泡茶。茶包漂在杯子里,晕染了一片清澈的绿意,热腾腾的水汽升腾起来,模糊了空气。
       

屋檐下不知何时挂上了一串灯笼,飘飘摇摇的,暖光映着满眼的翠色树林。

         
就在她一瞥的余光里,一抹模糊的影子在水汽中依稀显现。定睛一瞧,又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
       

她坐在原地怔怔出神,小心地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山风吹过树海带走地面蒸腾的暑气,叶子被吹得簌簌作响。无人回答。
      

或者他回答了,但是她听不到。
       

少女开始渴望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与他面对面交谈。
       

但是她看不见哪怕一个妖怪或神明。
      

她打听了电话号码,打算联系班里那位据说能看见妖怪的夏目同学,可是对方的家人却说他不在家。
           

少女有些丧气,她真的很好奇这位看不见的朋友究竟是什么模样,但没有人能帮她。
           

上网翻阅了很多关于付丧神的绘卷作参考,瞅着那些青面獠牙或稀奇古怪的图片,又去查了关于他的历史资料,忍不住扶额,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刀形状的妖怪会是什么模样,顿时心里一阵发毛。
        

但转念又觉得,无论长成什么样,都不能改变付丧神温柔的内心。
       

她心想,他就是他。
        
        
       

(五)

在后世的许多传说里,战国是个群雄逐鹿的时代。

        
它的烽烟不绝,它的混乱残暴,将其中的草莽英雄和贵族军阀,都在饱含倾慕的讲述中变成神话。

          
每一场血腥的征战,每一场隐秘的阴谋,每一个忠诚,每一个背叛,都是这神话的注解,一同被编织进了史书,就如同那个名震整个日本的枭雄的名字一样,带着不能言传的魔力。
              

大概就是在很久以前的这段历史罅隙中,某年某月,一个小山村的土地神应邀去参加众神的宴会。醉意未消,缓步回来的路上经过了一个战场的废墟。

           
大火焚毁了名叫本能寺的人类建筑,烧死了很多人。满目残砖片瓦和尸身遗骸。

        
土地神在一片废墟中停下脚步,出于对葬身此地的英豪的满心惋惜,吊唁了一场,并将他的刀捡了回去。

           
回到自己的神社后,土地神用自己的灵力日益滋润,使这把短刀恢复了原状,甚至久而久之滋生了付丧神。
            

可是时代变迁,岁月流逝,当刀剑付丧神真的睁开双眼现身世间的时候,那个土地神却因为被人们遗忘而消失了。
           

号称永生不老的神明,失去了人类的信仰,也终将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无处可去的付丧神少年留在了这个废弃的神社里。

        
他想要偿还这份救了他的恩情,决定守护在这里,直到自己灵力耗尽重新消散在世间。尽管这将是一场漫长而孤独的岁月。

        
山中寂寞,鲜少有山下的村民会路过,只有乌鸦和松鼠会常常光顾。

         
四季流转着,不知过了多少年。有一天,一个少女闯进了神社。
       

她供奉了鲜花和食物,一双灵动而活泼的眼睛盛满了好奇和喜悦。

      
人类少女有着无数奇思妙想。她一点都不怕他,告诉了他很多故事。
        

他从少女口中知道了时间早已流逝了几百年,他的前代主人已经变成了历史书上冰冷的文字。尽管所有的日本人都知道这个织田信长这个名字,对这个名字背后的故事和功绩充满了敬慕。

        
她很喜欢笑。和他曾经身为刀剑时模糊记忆里的那些乱世女子不一样,她的笑容纯真又快乐。

         
有很多鬼点子的她。
    
会每天来和他讲故事说笑话的她。
   
会给他带来各种奇怪又好吃的点心的她。
    
…………
   
灵动又鲜活的少女。

            
随着一天天的相处,他心中渐渐滋生了自己都不明所以的懵懂心情。
   
   
他看着她的笑容,总是会露出自己也不曾意识到的微笑。心里有暖意缓缓涌动,逐渐填满了胸腔。

        
鸟居边的树丛里盛开了一些晶莹的浅蓝色花朵,纤巧的花瓣像莹润的玉片,被风吹动着摇曳。


他跟随过历代的主人出入战场,自认不擅长风雅之事,所以不知道这种花的名字,只是觉得很好看。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摘下这些花,汇成一束,和信一起放在她面前。
           

大概只是想看到她欣喜的笑容。
        

他想看到她对他露出更多的笑容。
       

可惜她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说话。
       

每当看见她伴着阳光走进神社的大门,他会情不自禁走到她面前,说一句早上好。
       

每当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夕阳染红的树林里,他会对她挥手,久久站在原地发呆。
        

他想,她又要走了啊,时间太短了,若是……她能留在这里就好了。
        

心里的想法终究没有说出来。

       
           
      
(六)

少女的暑假要结束了。
         

她收到了家人的电话,父母要来接她回家。心生喜悦的下一刻,她脸上的笑容却徒然消失了。

         
暑假结束了,她要离开了。
      
她打包好行李,却无法把那座神社,把她的付丧神一起打包带走。

         
在即将离别的时刻,她却忽然明悟了自己的心情。
        

哪怕对方和百鬼夜行画册上一样,是个长相凶恶的妖怪模样,她都想再见他一面。

       
她喜欢他,舍不得他。
         

十五岁的少女,冲动又不顾一切,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份单纯的心情告诉他。
        

离开前的这天夜晚,当少女跑进山中时,天已经漆黑一片。高大粗壮的树木茂密地堆叠在一起,挡住了月光和星辰。
          

她怀着激动又不舍的心情,向着熟悉的地方跑去。
        

黑暗阻隔了视线,脚步匆忙,她被地上的树根枝条狠狠绊倒在地。顾不得膝盖的疼痛,她喘着气爬起身。

            
正在这时,有什么东西,闪着细微的光芒随风漫舞,像流星雨飞降在黑夜的森林中。

          
淡淡的金砂颗粒似的,不时穿过树叶缝隙飘向更远处。
       

偶尔在半空中调皮地组成各种形状,有花朵状的,也有小兔子形状的。颤颤摇摇地飞动着,如同黑色幕布上忽然幻变为活物的金丝纹样。

       
——是萤火虫。

       
“好美啊……”她忍不住惊叹,完全被那漂亮的姿影吸引了全部心神。

       
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少女从来没见过萤火虫。她站在原地,完全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

         
凝望着萤火微光,她一路追随着它们,全没在意沾上脸颊的细小夜露,也忘记了前一刻满心的焦虑激动。

         
海拔渐渐变高,路上开始有嶙峋瘦险的山石。
      

萤火虫们在空中微微停驻了一刻,随即振动着翅膀上下环绕着,从山石的孔洞缝隙间找到了路径,曳着纤细的光带穿行而过。
         

山石后面却是一大片平地,草木茂盛而零乱。月光照在地面,凛凛的素色映出薄霜般的光芒。

        
正在这时,她忽然停住了脚步。
       

金色的蝶影从不同方向慢慢回旋聚拢,仿佛夜游已毕,到了结伴归巢的时刻。
          

黑沉沉的古树阴影中,有个依稀的人影站在鸟居的柱子边,花影交错中看不清容颜,只觉得是个纤细少年。
       

也许是满月的缘故。
     

也许思念带来的奇迹。
       

那些描绘于奇诡的书页间,美妙又奇幻的传说,忽然有了呼吸和生命,在这黑夜里驾风越过了看不见的边界。

             
夜空中随笔涂抹的云影正在渡远,她抬头,看到枝叶缝隙里是一轮满月,清冷的月光一点点移近来,将黑暗渐渐推到了树林深处。
           

山林静谧,晚风吹起落叶。
  
穿着和服的纤秀少年,黑发如漆,发梢随着风轻轻拂动,紫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她,眉目精致,肌肤白得像月光下的雪。

          
蝉声清亮,流萤在他身侧飘舞。
        

她怔怔地站在原地,几乎忘记了呼吸。
           

她痴痴地看着他,听到自己的心跳怦然,一声比一声强烈。

          
目光细啄过少年容颜的每一处,在心底勾勒出简笔的图案。无数次梦中构想的模样,无数次猜测着的宛如迷雾般的形象,终于在此刻变为了清晰。
      

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
          

在这个绮丽的月夜,她看到了她的付丧神。

           
而凝视着她的付丧神少年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

         
有什么滚烫的东西从心底缓慢地涌动上来,漫上面颊。仿佛连浓厚的夜色都被感染成无边的温柔。
       

她开口,试探地叫了一声:“药研?”
          

对面的少年望着她,漂亮的紫眸里像是盛满了月光。
       

“是我。”

        
        
       
(七)

无法控制的强烈爱慕悄然涌入她的血管中与血液融为一体,然后又一点一点膨胀起来,缓慢地填入胸腔。

       
“虽然这么说有点突然,但是……喜、喜欢……我喜欢你!”她慌张地看着他,大声说道。
      

她的嗓音有些颤抖,脸颊通红,专注地凝视着他,眼中盛满了纯粹又热烈的喜欢。

          
付丧神少年怔怔地看着她,露出像是恍然大悟般的表情,只是随后他眼中流露的神色似喜似悲。

         
他微微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
      

然而她还没有听到回答,乌云就遮蔽了天空,满月失去了踪迹。
        

深重的夜色像海浪般笼罩了整片山林,山风呼啸着卷起了树叶。
          

朱漆斑驳的鸟居柱子,和后面寂寥神社的轮廓随之在黑暗中浮现出来。
            

等到云散开,月光重新照亮山林,她在亮光与幽暗交汇的模糊边界中看到了他纤细的身影,像雾气凝结成的残像,被夜风一吹,便纷乱地四散开去。

          
她茫然地站在原地,目光落在空荡荡的前方。

       
付丧神少年消失不见了。或者说,她又看不见他了。

         
夏夜的蝉鸣在风声消弭后重新响彻树林,可是声音漫过耳际却被生生地夹断在门户之外。
          

她听不到喧嚣的虫鸣和乌鸦的啼叫。
      

她也看不清矗立在面前的鸟居。

         
就在刚刚,他还站在这里,想要回答她的告白。

          
脑海里毫无预兆地就浮现起那些曾经的画面。

她和他一人一句在纸上交谈,一起吃点心,一起玩耍……就算看不到他也能乐在其中。
        

可是啊,不知从何时起,她就不满足了。
       

想见他,想听他的声音。
          

刀剑幻化出的少年,有着她平生未见过的精致容颜,在他秀气的眉宇之间沉淀的,有兵器的沉静锋锐,也有山间溪流般的清澈与温柔。

       
还有——像黄昏与白昼过渡时柔静的夕照般深藏在心底未及倾吐的情愫。

        
她露出了像要哭泣,又像是笑容的表情。可是眼中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缓缓滑下,将脚下的石阶染上了一滴滴深色的圆渍。
          

“药研——药研——”
         

她一遍一遍叫他的名字,却听不到任何回答。
         

双腿无力地跌坐在地,直到声音嘶哑,哭累了昏睡过去。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付丧神少年就站在她的面前,一遍一遍地徒劳地回答着“我在”。
        

他朝着前面伸出手去,但只抬到一半又猛然僵住。紫眸中倒映出少女单薄的身影,和她哭得不能自抑的面容。
         
  
他下意识看向自己伸出的手掌,那双手握起又松开,却始终什么都没有抓住。除了——
     

温热的透明的泪水。落在手背上,然后随着迎面拂过的微风倏忽滑下。
        

在恍然明白的那一刻,就已经看到的结局。

       
         
      
      
(八)

清晨,少女疲倦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山下路边车站的长椅上。不远处进山的小路蜿蜒起伏,在视野里被树木遮挡住。
      

她依依不舍地跟着家人离开了这个山村,告别了这个光怪陆离的夏天,回到了正常的学习生活中。

         
寒假时,少女又一次来到这里。
         

她找到了森林中的神社,一切都还是和几个月前一样寂静荒芜,只是鸟居和房舍顶上覆盖了皑皑积雪。那些成群结队的乌鸦也不见了踪影。
       

少女能感觉到他还这里,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怎么写信留言,却再也没有收到过回应。

        
月圆之夜偷偷跑到这里,也不曾见到过付丧神。就好像那一天的相见只是她的臆想。
       

失魂落魄之下,她想到了他的心愿。
        

她的付丧神少年有着一颗固执的责任心,想要报恩的心情是那么真诚又可爱。
       

她想了很多办法,试图让山下的村民相信,山中的神社里住的不是妖怪,而是一个很好的神明。
        

避而不见的付丧神很感谢她,却最终没有再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寒假后,她不得不再次离开。

        
清晨拖着行李箱推开门,她看到门前的地上摆放着一枝梅花。


纤细的枝条上缀着琥珀般晶莹的花,沾着细细的雪屑。

          
冬日的阳光打在她脸上,明明灭灭的小雪中,少女扭头望向远处的山峰,那一瞬,她脸上的表情是无比的温柔和无奈。

        
后来,人类少女自由自在地活在世间。她喜欢到处游历,总是闲不住,无法待在同一个地方太久。


很多年之后,哪怕少女已经变成老太太了,回忆起年轻时候的这一段邂逅,都还历历在目。

         
一生仅有一次的邂逅,惊艳了她往后数十年的时光。

    

长大后她成为了作家,写下了很多故事,包括一篇从未发表过的以自身经历为原型写的小说。

        
一个神明与少女的故事,没有结局的小说,记录了她触不可及的初恋。

       
                 
     
结语

谢谢你耐下心来看到这里,我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

          
他写下的每一句话,我都看到了。为他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是我最幸福的回忆。所以,那些遗憾、悔恨、悲伤,都让它们消散吧。
       
而我,也可以从几十年的梦境里醒来。我们终究都该回到各自的世界。

        
可是我总想着,每年我去那座神社时,呼唤他的名字,他是不是就站在我面前回应着我呢?

            
对人类少女来说,与妖怪或神明的相遇意味着什么呢?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后记


漫长的梦境终于结束。

     
审神者从梦中醒来,回想起朦胧的前世故事,不由怅然地叹了口气。
     

“大将,怎么了?”
         

她看着身侧唤醒她的近侍关切的眼神,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灵感来自夏目友人帐以及药研的经历。
我一直在想像他历史上焚毁于大火中,又是怎样来到本丸,成为那个称呼我“大将”的少年的。想来想去只能是神明的力量在帮忙吧。说实话,重鋳的药研,终究不是那个经历过战火的药研。
总之这个故事就是满足一下我的私欲和想像力。




评论(22)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