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祝福

*自家本丸

*短刀全员向,甜度爆表

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补一篇男孩节贺文,没有文笔的小甜饼

*最近三次元忙着毕业论文,还有很多别的杂七杂八的事,更文会变慢很多

 

 

“哟西,挂好了。”我看着旗杆上五颜六色的鲤鱼旗,满意地点点头,“接下来去厨房看看团子和粽子有没有做好。”

 

连续几日的春雨将空气洗涤得一片清透,温暖的阳光覆盖下来,青草和晚樱的淡淡香气被蒸腾着弥漫开,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

 

5月5日是男孩节,也是端午节。为了给男孩子们庆祝这一天,我很早就联合本丸里的几个兄长级的刀剑准备了很多东西,想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鲤鱼旗、菖蒲叶、风车、人偶……能想到的现世里给家里男孩过节的道具都没有落下。宗三、江雪、一期、鸣狐、岩融、烛台切……全都被发动了,就连平时喜欢偷懒的明石也都没有说什么想偷懒的话。

 

“辛苦主殿了。”身侧的蓝发青年轻声说道,脸上的笑容温和,金色的眼眸中暖意融融。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一期哥才是辛苦了呢,我没做什么,这些都是你们一点一点布置起来的。”眼看他还要再说什么夸奖归功的话,我赶紧告辞跑开了。从小到大一听到表扬就害羞,这毛病是改不了了。

 

被派去远征的短刀们和萤丸都还没回来,我决定去厨房帮忙包粽子。耳边听着烛台切和被抓壮丁的歌仙、鹤丸在讨论各自的兄弟,我有些失神。

 

冰凉的金属从匠人手中经过烈火的淬炼凝成刀剑,经历数百年的光阴,最终以付丧神之身诞生于世,变得有血有肉,也拥有了人类的感情。

 

曾经被同一个刀匠铸造,或者同属于同一刀派,又或者曾经被同一个主人拥有,这种缘分促使他们以兄弟相称。哪怕只是作为刀剑时的短暂回忆,也能让他们觉得弥足珍贵,从而互相友爱,互相珍惜。

 

我从刚刚当上审神者时就在思考关于他们的事。缘分真的是天底下最神奇的东西了,连接在刀剑们之间,也让他们得以从冰冷的锋锐化为人身,几百年之后与我相遇。

 

虽然比起他们立下赫赫功勋的前代主人,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没有强健的体魄,也没有过人的智慧,甚至有些笨手笨脚,但是他们也与从前有所不同了,不再是冷冰冰的刀剑,会笑,会痛,也有七情六欲。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也会为人间烟火的温暖所动容。漫长的刃生积攒了无数身为刀剑的回忆,可以说看遍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但说到底化为人身的时间还很短,作为一个审神者,作为他们的主君,我能为他们做的大概就是尽力让他们体会到人的感情和羁绊,制造更多幸福的记忆吧。

 

在现世中,无数家庭在端午节这天为家中男孩庆祝,祝福家中的男孩健康快乐,朝气蓬勃。这也是我心中的祈愿,因此也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为我的男孩们送出心里最真诚的祝福。

 

“主人,算算时间,他们差不多要回来了吧。”

 

我回过神来,点点头,站起身拍了拍绯袴上的褶皱,笑着说道:“走吧,一起去迎接!”

 

本丸的大门上摆着菖蒲叶,庭院里挂满了鲤鱼旗和七色彩旗,纸做的青蓝色鲤鱼风幡在湛蓝的空中迎风摆动着。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一队远征归来的男孩们出现在门口。

 

“大家辛苦了,节日快乐!”

 

我大声说完,身后的付丧神们都跟着一起说了起来。面对这样的惊喜,男孩们显然都十分高兴,甚至是激动的。

 

最先迫不及待跑过来的是喜欢热闹和祭典的爱染,我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神,忍不住笑了,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一直以来辛苦了,爱染,男孩节好好享受一下吧,之后会有你喜欢的庆典。”

 

“哦!太好了!谢谢主人!”他说完就跑向了后面站着的明石,得到了一个温柔的摸头。

 

接下来是今剑,我说完祝福语,就将怀里银发红眸的男孩抱起来转了个圈,然后被身后的岩融一把接了过去,举高扛在了肩上。稳稳坐在“高峰”上的小天狗忍不住发出清脆的笑声。

 

然后是小夜,他安静地走到我面前抬头看向我,被我一把搂住之后,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脸埋在我怀里小声说道:“谢谢主人。”

 

走过来特意迎接他的江雪和宗三一扫平日里的忧郁,都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然后一人伸出一只手,牵着他走到旁边。

 

“这个鲤鱼旗真是华丽又帅气啊。”太鼓钟贞宗的笑容元气又灿烂,他十分爽快地伸开双臂,“谢谢主人啦。”

 

我“噗”地一声笑出来,然后上前抱了抱他。还没等抱够几秒钟,他就飞快地退开,冲到烛台切、大俱利还有鹤丸面前,被连着抱起来举高高,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明媚。

 

“欢迎回来,不动。”我伸出手,“一直以来都这么坚强勇敢,很幸运能遇见不动,祝愿你在未来的日子里收获更多的幸福快乐。”

 

不动行光迟疑了一下,小心地回抱住我:“……谢谢主人,不动行光现在很幸福。”他的语气有些沉闷,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我有些鼻酸,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萤丸可能是最淡定的一个了,落在最后才慢悠悠走到我面前。过男孩节的付丧神里只有他一个不是短刀,想来这就是身为大太刀的谦让风范吧。我一边想着,一边给了他一个拥抱,悄悄蹭了蹭他翘起的鬓发。

 

正在这时,另外两队远征的短刀们也回来了。为了打消怀疑,我特意把知晓内情的鲶尾和骨喰也编进队伍里派了出去,此刻看着那一溜的粟田口藤四郎,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鸣狐和一期一振忍不住笑了。

 

粟田口作为目前本丸最大的刀派,有着数量最多的短刀,彼此关系极好,氛围团结又温馨,因此我一般都会有意识地将他们放在一个队伍里。

 

最先跑过来的是满脸兴奋激动的乱,湛蓝的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我,脸颊有些微红:“主人,这是……”

 

“是惊喜哦,男孩节快乐,乱。”我笑着说道,“辛苦……”还没等我把祝福语说完,就被他一下子扑了个满怀,重心不稳地往后退了几步,视野里满是他金色的长发。

 

“诶乱好狡猾!我也要抱抱!”耳边传来信浓的抱怨声,紧接着怀里又挤进来一个红发脑袋,“谢谢大将的惊喜哦。”

 

我有些哭笑不得,太热情了吧。身前暖绒绒的,好像抱住了阳光一样,有温暖的味道融入了身体四肢。我闭了闭眼,柔声说完了祝福语才松开。

 

接下来是前田和平野。这对双子短刀性格懂事,平时说话做事也格外体贴,总能令我心生暖意。此时被我抱在怀里的他们都褪去了平日里的沉稳,脸上浮现出单纯又羞涩的笑容。

 

秋田被我抱住的时候,用蓬松柔软的粉色头发蹭了蹭我,极化后久违的撒娇让我满心柔软。

 

他们都对我说了谢谢,但是我却觉得,由衷感到谢意的应该是我。被如此单纯地信赖着,仰慕着,保护着,这份心意多么纯粹而宝贵,值得我珍惜并铭刻于心。“谢谢你们来到我的身边。”我默默地在心里说道。

 

“主、主人很温柔……”五虎退红着脸埋在我怀里,几只小老虎像是觉得有趣一样,都争着扑上来,甚至有一只趴在他的头顶上舔了我一下,痒得我笑了出来。

 

博多作为本丸的财政大臣之一,一直以来都被我委以重任。不仅要和长谷部一起负责内务方面的事,还要时不时出阵去大阪城挖小判。此刻我抱着他笑眯眯地说道:“一直以来都辛苦了,今天过节就好好放松一下吧,等下有好吃的点心。”

 

“真的吗?谢谢主人!”红框眼镜后的眼睛笑得弯弯的,格外可爱。

 

现在只剩下三个总是喜欢保持成熟形象,把自己当大哥的男孩子,厚、后藤和药研。我忍着笑冲他们招招手:“不来个拥抱吗?来大将这里吧,偶尔撒娇一下怎么样?”

 

“没、没办法,就一回……”后藤红着脸,别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把抱住了,还顺手揉了揉头上的炸毛。“大将!住手……”

 

我赶在他恼怒之前松开了手,看着他满脸红晕地抬手整理发型,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有了这么个前例,厚也有些脸红,但还算爽快地回抱了我。“谢谢,大将。”

 

最后就只有药研还站在原地,我有些新奇地看着他难得一见的不自在表情。作为恋人,之前也做过一些亲密的动作,但从来也没见过他这样。

 

“怎么,莫非是……吃醋了?”我调侃道。

 

见他脸上浮现出几分无奈之色,我心里蓦地一软,在他猝不及防之下忽然几步跑上前,一把拥抱住他,一只手环抱住他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抚摸上他的头发。

 

冷静稳重,理智成熟。他总是表现得如此坚定可靠,忠诚勇敢,总是在照顾别人,总是希望我可以依赖他。

 

事实上,我也确实是依赖着他的,从初见开始就不曾将他看作孩子,因此才会心生情愫。

 

可是啊,他也有不确定、不稳重的孩子气的一面。

 

作为刀剑神明,我崇拜并尊敬着他。作为恋人,我任性地依赖着他。但同时,我也像对待其他短刀一样想宠爱他。

 

“药研,男孩节快乐。”我轻声说道,“今天就把自己当做可以尽情撒娇的普通男孩子好了,偶尔我也很想被你依赖啊。”

 

感觉到他抬手回抱的动作,我微笑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很多他的模样,有温柔笑着的,有因疼痛而皱着眉的,有出鞘时冷着脸的……怀里的少年如此纤细,却又如此温暖。我虔诚地祝福他,希望他幸福。

 

他像是忽然有些无措似的沉默了,用力抱紧我,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谢谢,大将。”

 

有红晕从他的耳朵一直蔓延到脸颊,我的心跳有些加速起来,脸也有些发烫。

 

一整天本丸的活动都很热闹,除了团子和粽子,大家还准备了很多的甜点和零食来招待男孩子们,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有兄长们悄悄准备的祝宴节目和游戏。鉴于我这个主君什么才艺都不会,除了陪着恋人之外,就只负责拍照了。

 

一年一次的男孩节,就这样在春日夜晚的暖风中落下帷幕。

 

*非授权请不要转载

*长期有效的质问箱

评论(19)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