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夜袭

*药婶小甜饼

*论写别的刃被婚刀发现之后该怎么办

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自家本丸

*摸鱼的狗粮日常

 

 

 

我认真想了想,觉得一切都是自己一时粗心犯下的错。

 

写文是一件容易成瘾的事。某一日清晨早起,喝水,洗漱,整理书桌,擦拭电脑屏幕和键盘上的灰尘。然后坐下来,倒一杯茶,不想写公文,心血来潮建立了一个空白文档,在发出荧光的屏幕上,打出第一个字,然后一气呵成地写下了晚上梦到的脑洞,修改,删除,剪切,粘贴,重命名,最后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已经有些回忆不起来写第一篇文时的具体情况了,大概是很兴奋的,敲下最后一个字符时很有成就感。但不能否认的是,我写的东西其实都是一些肤浅的玩意儿,不含什么深刻的道理,除了引发读者一笑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寓意,几乎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萌动的少女心和奇怪的幻想。

 

但真的很容易上瘾。特别是写的文发到公共的网络区域,和其他审神者们分享,得到他们回复的赞美、支持和心照不宣的表情包时,那种想要傻笑的情绪根本控制不住。

 

话虽如此,我从来都没想过把自己写的玩意儿拿给药研看。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写他的故事,拿给本人看,实在是过于羞耻。另一方面,我还写了很多别的刀和审神者谈恋爱的故事,我自己心虚,也怕他吃醋。

 

结果,瞒了这么久,还是暴露了。

 

起因是我写文写了一半,接到了别的审神者发来的信息,说是寄了个礼物给我。然后下一秒快递就到了本丸门口。

 

迫不及待地出门去取礼物的我一时大意,忘记自己的电脑屏幕还停在小说编辑页面上。万万没想到,就这么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我的近侍就正好来了一趟办公室。

 

我捧着纸盒子满面笑容地回来时,正好看到他双手撑在我的电脑前,正弯腰盯着屏幕。

 

“……?!”笑容僵硬在脸上。

 

还没等我从懵逼中回过神,药研就若无其事地站直身体,推了推眼镜说道:“大将,虽然偶尔悠闲一点也不坏,但是也要记得把握一下工作进度啊。”

 

我一时摸不清他是在正常地提醒我不要玩物丧志,专心工作,还是有什么言外之意。于是我也绷住了淡定的表情答道:“我知道的,放心好了,不会耽误工作的。”

 

虽然表情淡定得无懈可击,但是我的心情还是忐忑的。因为目前正在写的文男主不是他,而是另一把刀,内含不可言说的情节,我不确定他看到那里没有。

 

以及,就算男主是他也同样会很尴尬。在背后yy男朋友什么的,一旦被发现简直就是羞耻的黑历史。

 

药研看了我一眼,开始有条不紊地汇报手入室的情况。我松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正事上。然而,就在我渐渐放下心来的时候,汇报完工作准备离开的近侍忽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大将写的故事很有趣,如果不麻烦的话,写完之后可以给我看一下吗?我很好奇结局。”

 

……我可以选择拒绝吗?

 

然而还不等我想好怎么委婉地拒绝,他就一副当我默认了的样子,告辞离开。

 

回到电脑前,我面无表情地盯了一会儿屏幕,长叹一口气关上了页面。这种情况让我怎么可能写得下去?

 

说实话,我有点琢磨不透他的态度。是真的感觉我写得有意思也就罢了,就怕他心里有别的想法。而且就算现在没有想法,要是真给他看了整篇文也会有想法的。

 

原因之前提到过,就不再重复了。何况我还是用第一人称写的小说。虽然本意是为了更方便地描述主角的心理活动,也为了让作者和读者更有代入感。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平时冷静稳重又克制的人吃醋起来是什么模样。可是不能就因此鸽了小伙伴的点文吧?若是退一步删掉某些描写的话,那一篇文也就失去了精髓。(喂)

 

我坐在原地思考了很久,一直到吃完晚饭也没想出什么十全十美的好办法,于是我在线求助了审神者论坛。刚刚开了个楼讲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没一会儿就收到了五花八门的回答。

 

我一层层看下来,发现看热闹求后续的居多,认真帮我想对策的少之又少。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吃瓜看八卦,一点乐于助人的精神都没有。”我失落地感叹了一句,关上了屏幕。

 

继对自己的笨拙和直男情商深感绝望之后,论坛求助也失败了,所以我决定还是老实一点吧。于是提笔,用最恳切的言辞写了一封保证书,甚至不惜用了很多平时根本说不出口的肉麻表达,真实目的只有一个,求不吃醋。

 

写完后已经到了睡觉时间,我像个犯错误的小孩一样,手里捧着一张字迹工整的保证书,往近侍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这么怕药研。

 

身为大将,我却怕自己的下属。怕他生气,怕得不行,连让他有一点不高兴的可能都觉得坐立不安,自觉地反省,捧着保证书来认错,可以说是很怂了。

 

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比起主君的威严和面子,他的心情在我看来好像更重要一些。

 

……等等,这种想法要是搁在古代,不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思维典型?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内心扶额。虽然这个比喻有些不太恰当,但是迷之令人神往。

 

——太糟糕了。

 

一边对自己进行着思想上的唾弃拷问,一边走到了近侍房间门口。我排除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药研开门后看到我,似乎有些惊讶的样子:“大将?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此时已是夏天,黑发紫眸的美少年穿着短款的浴衣站在房间门口,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视线落在他的锁骨上,像是被那精致的线条烫到了一样移开,然后不由自主低下头,又瞟到了他雪白的纤细小腿。

 

“……”

 

我一时失语,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大将?”

 

面对他有些疑惑的神色,我的视线飘忽起来,双手捧着一晚上绞尽脑汁写出来的保证书递了过去。

 

看到顶头《出轨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这个大标题,药研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他看了我一眼,推了推眼镜,抬手接了过去,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眼看他在台灯底下坐下,准备认真阅读的样子,我顿时脸颊发烫起来,踌躇了一下,还是悄悄走了进去,在他不远处跪坐下来。看着他被灯光照亮的侧脸,我的心里越发焦虑。

 

直到药研看完后,从容将这张保证书折好收起来,放进抽屉里锁上,我都处于不知所措的茫然状态。

 

下一刻,他转过头来,看向我。

 

“噗”

 

“……”

 

我默默地瞅着他,抹了把脸,心想,他这样子怕是憋了好久,才没忍住笑出来了。

 

看我这个忐忑模样很有意思,所以使坏一下很开心是吗?

 

也许是见我的表情有些控诉,他止住了笑,走到我面前,眼眸中还残留着浅浅笑意:“抱歉……没想到大将一晚上是在忙着写这个。”

 

我诚实地点头:“我也是怕药研不高兴……嗯,那些小说都是虚构的,我写的东西不代表我自己的想法,所以药研不要在意。”

 

“我知道,这是大将的爱好……”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我心不在焉听着他的话,视线不由地从他近在咫尺的黑色手套,转移到他浴衣袖子和手套之间的手腕上。

 

……好细,而且好白。就像杵在面前的这双腿一样。

 

也不知道是晚上这个时间太过微妙,还是他的穿着太过不整齐,我发现我老是会分心,注意力总是被别的地方吸引过去。

 

“大将在看什么?”

 

我下意识抬头,对上他笑意深深的眼睛,轻咳一声,脸颊滚烫起来:“没什么……对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就不打扰药研了。”

 

刚准备起身,他的手就按在了我的肩上,阻止了我的动作。

 

“?”

 

“没关系,大将可以多打扰一会儿。”他弯下腰低声说道,语气纵容。

 

 

 

 

 

评论(36)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