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AWT48本丸夏夜祭场

*all婶向,搞笑向

*自家本丸沙雕日常

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感谢奈可 @Nekko 给的标题和灵感

*感谢阿凛 @甘木凛 提供的梗,她真是一个优秀的小伙伴啊(叼烟

 

 

 

 

动漫的力量是神奇的。

 

塑造人的审美,改变人的观念,把精彩跌宕的故事通过图画和声音生动地表现出来,太容易令人沉迷。

 

话虽如此,我还是万万没想到全本丸的刀剑们都被我带着沉迷了二次元,尤其是以短刀为主的粟田口这一家。

 

沉迷到以至于商量今年夏夜祭表演的节目时,他们决定搞一个火影主题的舞台剧。

 

噫,这个操作真是太——

 

“太棒了!”我拿着纸扇一拍手,喝彩的同时,并自告奋勇地当了导演。

 

舞台剧限于场地,剧情进行适当的改动是免不了的。经过我和策划人鸣狐的修改之后,剧本大概是这样的:宇智波佐助在被鼬哥刺激了一番之后,决心变强,于是打算离家出走投靠反派大蛇丸。木叶众人得知后拼命挽留,却怎么也无法阻止复仇少年的脚步。最终,孤独的佐助少年在昔日同伴和老师无力又悲伤的表情中渐行渐远。

 

我一边看着定稿后的剧本,一边撸着小狐狸的毛,哽咽道:“真是太虐心了!”

 

说真的,这剧本要是演得好,肯定能感动到观众。

 

剧本定好了之后,就要选演员了。经过了商讨、抽签等一系列步骤,最后主要演员是这样分配的:宇智波佐助——药研;漩涡鸣人——厚;春野樱——乱;旗木卡卡西——一期一振;宇智波鼬——鲶尾;日向宁次——骨喰。

 

至于大蛇丸,路过休息室无意中听到我们对话的次郎表示,他可以帮忙客串一下。我看着他的黑长直和身高,深觉合适,于是拍板同意了。

 

其他的木叶小强们台词不多,算是群演,就由剩余的短刀们自行分配了。

 

虽然我很想知道井野和雏田这俩女孩子分别由谁来扮演,但是看到信浓和后藤那满脸绯红的难过表情之后,我心情复杂地放弃了询问。

 

经过了几天的紧张排练,我发现这帮粟田口戏精十分敬业。大家台词都背得很熟,演技可棒,除了一期哥稍微拘谨了点。

 

想必等穿上了演出服,化了妆,效果会更好吧。我笑眯眯地撑着下巴,信心十足地想着。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我只想给此时的自己配一个“真香”的表情包。

 

夏夜祭当天晚上,深蓝色的夜空里绽放出绚丽的烟火,空气弥漫着食物和甘酒的香气。

 

淹没在欢呼和烟花声里的虫鸣和蝉声被微凉的夜风吹远,庭院里翠竹和樱树在风里簌簌摇曳,石板仿佛吸收了月色,散发着浅淡的水色和萤光,和池塘中闪烁的光斑遥相呼应。

 

空地上早早搭建好的舞台亮了起来。刀剑们自己经营的小吃摊各自都收了起来,大家都围坐在台下,准备观看今晚最后的晚会表演。

 

不限组合,总之每把刀剑都要准备节目,所以晚会的节目很多。粟田口的舞台剧排在中间靠后的位置,前面是伊达组的乐队演唱表演,和左文字家的漫才表演。

 

伊达组真是洋气啊……我看着他们华丽的服装和台风十分感叹,尤其是主唱小贞,萨克斯烛台切,贝斯手鹤丸,把全场气氛都带嗨了。大俱利……呃,电子琴弹得也不错,就是表情僵硬了点。

 

说实话,左文字家竟然准备的是漫才,真是吓到我了……不过一脸忧郁地说着搞笑台词,效果意外得很不错啊。我摸着下巴,心想,我这个本丸的刀剑们真是太会玩了。

 

“主公大人!不、不好了!”

 

“嗯?”我回过头,看到五虎退一脸慌张地跑了过来。小正太穿着从万屋订购的木叶忍者服,一脸快要哭出来的焦急表情:“次郎殿他……他喝醉了,来这里的路上……那个,不小心摔倒晕了过去……”

 

我的脸色在一刹那变得十分精彩。这个酒鬼,关键时候掉链子,现在马上就要开演了,重要角色反派大boss没了,怎么办?

 

我看向沉默坐在一边的鸣狐,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看到对方缓缓抬起一只手,指向了我。

 

我怔了一下,也跟着抬手指向自己:“……我来演吗?”

 

仔细一想,还有一会儿就要演出了,临时找人也来不及背台词,对剧本无比熟悉的导演我,的确是最合适的临时替补演员了。

 

其实演反派很有意思,特别是台词这么中二的剧本。从小演话剧就没演过反派的我有些兴奋,而且一想到最后药研要来投靠我,就忍不住想笑。

 

就这样吧!我下定了决心,赶紧去后台更衣室换上了演出服,因为尺寸过大,好好的短装变成了长裙。披散着头发出来后,就对上全体粟田口演员满脸复杂的表情。

 

“……”我摸了一下鼻子,然后严肃地说道,“各位,到了考验我们随机应变能力的时候了。从现在开始,请务必把我当成大蛇丸。”

 

药研抬起手,似乎想要推一下眼镜,但是推了个空,语气艰难地说道:“我会尽力的,大将,不,大蛇丸。”

 

我欣慰地点点头。众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也都跟着点头。

 

打扮成鸣人模样的厚拍拍胸口,眼神认真,嘴角扬起元气的笑容:“一起加油吧,大蛇丸。”

 

“……”等等,你是不是进入角色快了一步,而且总觉得这句话有哪里不对。

 

离上场还有几分钟,大家都在做最后的准备。

 

我自力更生把脸涂白了点,系上护额。一转头,看到旁边的一期一振戴好了美瞳,正满脸烦恼地摆弄着自己头上的白色假毛。

 

“……后藤,怎样才能让头发固定成那种,嗯,扫把形状的样子呢?是要用发胶吗?”

 

“诶,一期哥在问我吗?可是我也不知道啊……”

 

一期闻言有些惊讶地看过去:“后藤你的发型……难道不是用发胶固定的吗?”

 

穿着露脐女装正在绑绷带的后藤也惊讶地回看过去:“我的发型……难道不是天生这样的吗?”

 

两人表情复杂地陷入了沉默。

 

我扶额叹了口气,强笑着安慰道:“嘛,不要在意细节,演得好就行了。”才怪。

 

晚会之前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结果预感就成真,次郎鸽了……总觉得还有更加不好的事在等着我。

 

舞台上,主持人清光和安定宣布粟田口的节目开始。

 

第一幕是佐助在路上遭遇鼬,被鼬的一通反派宣言刺激到的场景。灯光OK,背景OK,BGM也十分沉重。红云黑袍,一摘斗笠,露出迎风飘扬的低马尾。

 

可是,我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那就是——

 

鲶尾藤四郎的鼬,是一个有呆毛的鼬。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顶着一脸“我超凶”的表情,拎着药研的领子,深沉地叹了口气:“我愚蠢的弟弟啊。”话音未落,头顶的呆毛就翘了翘。

 

“……”虽然这个鼬过于萌了点,但第一幕还算顺利地过了。

 

接下来是第二幕,佐助一个人站在舞台上苦大仇深地独白,想要斩断羁绊变强。

 

到目前为止,演的还是剧本上的内容,没有出什么差错,台下反响也不错。我悄悄瞄了一眼,底下的刀剑们都在安静专注地在看表演。

 

“春野樱的衣服一点都不可爱。”乱扯了扯自己的衣摆,又摸了摸自己的粉色假发,“发型也不可爱。”

 

“是是是,我们乱最可爱了。”我心不在焉哄了一句,脑子里回忆了一遍台词,第三幕马上就要轮到我上场了。

 

第三幕是第七班遭遇大蛇丸的剧情。

 

我站在舞台的一边,伸出双手,一脸诱-拐小男孩的怪阿姨表情:“来我这里,佐助。”

 

错觉吗,总觉得对面的“第七班”一瞬间表情集体飘移了一下……

 

一时间,舞台上的气氛陷入了沉默。

 

什么情况?看到我这个版本的大蛇丸不习惯,所以忘词了吗?……啊啊,现在咋办啊?!

 

我冲着对面使了使眼色,就见乱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一脸不高兴地看着我:“为什么大蛇丸你对佐助这么执着,我不可爱吗?”

 

“……”等等乱酱,不,春野樱,你-在-说-啥?!

 

我的表情狰狞了一下,差点崩坏。

 

努力维持住了反派游刃有余的表情,我脑筋急转,想着怎么把剧情再圆回来,然后缓缓开口道:“因为你……没有写轮眼啊。”

 

这下应该能接下去了吧?我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所以,你就是为了我的写轮眼吗?”药研,不,佐助露出沉痛的表情。

 

……不是,怎么回事啊?这种我爱你但是你却把我当工具的虐恋表情是闹哪样啊?剧本呢?为什么不按剧本来?!

 

我一脸木然地看着他,冷漠地开口道:“是。”

 

这时,一期老师,不,卡卡西老师登场了,按照剧本,他要把自己不省心的学生救走,顺便跟我比划一下,做个样子交手一战。

 

“卡卡西,好久不见啊。”我露出了反派专属的邪魅笑容,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一期一振失神了一瞬,脚下一滑,往前摔去。

 

“!”要命。我赶紧伸手扶了他一下,然后……然后他就倒在我身上了。

 

这一刻我的表情是空白的,懵逼中听到台下一片哗然,舞台另外一边传来几声吸气。

 

这算什么?一代木叶忍者对敌人投怀送抱?

 

我的眼神空茫起来,现在咋办?

 

一期抬起头,给了我一个安心的表情,然后用假的苦无顶着我的心脏,表情沉稳:“大蛇丸,你太大意了。”

 

可以。很强势。

 

我一边摆出浮夸的动作和一期对打,一边留神注意着四周,就听到厚小声地喃喃自语:“明明是主角的我,怎么感觉存在感越来越低了。”

 

不不,厚,我很感动,因为只有你是在认真按着剧本演。

 

“大将……呃,大蛇丸,你别想带走佐助。”厚一脸认真地说道。

 

台词终于和剧本对上了,接下来我只要放几句预言一般的狠话,顺势撤退,等着佐助来投靠我就好。

 

“要带走他的话,也要带我一起。”厚拍着自己的胸膛一脸恳切。

 

“……”等等,没有的!这句话剧本上绝对没有的!神特么带我一起!

 

求不要随意发挥啊!这句话让我怎么接!?

 

我深吸一口气,一甩头发,勉强保持住了大蛇丸式邪魅笑容:“真是令人感动的友情啊……可惜,我只想要宇智波佐助。”

 

可惜我的强行曲解并没有拉回脱缰的剧情,药研,不,佐助冲着我走了过来,嘴里说着:“鸣人,不要拦着我。”

 

等等,你停下,这不是第四幕的剧情吗?这里我应该撤退,然后你的木叶同伴轮流劝说你留下,但是你摆出不听不听我不听的样子再过来啊!醒醒,后面还有一堆人没出场呢!

 

我尴尬地看着一期,然后一期急中生智一般眨了眨眼睛:“写轮眼。”

 

下一秒,我捂住了脸,阴沉沉地说:“卡卡西……不愧是写轮眼啊,这次就放过你们。”

 

撂下这句话后,我飞速撤离了舞台,回到后台,灌下一杯水后还是冷静不下来。

 

然后第三幕落幕了,厚和一期也暂时退场了。我揪住了厚的脸,抓狂道:“你是怎么回事?做什么乱改戏啊!”

 

厚口齿不清地解释道:“我本来是打算认真演的,但是……我的身体无法阻止大将啊,总觉得没法拒绝大将。”

 

我赶紧松了手后退一步,一脸复杂地看着他。这家伙……刚刚好像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不仅让我瞬间消了气,甚至还有点想原谅他。

 

转头看到一期,隔着面罩看不见他的表情,对视了几秒后,我想起来舞台上的事,顿时有点不自在。所幸下一幕要轮到我们上场了。

 

不过很快我就想把这个“所幸”去掉了,因为一切剧情全乱了,这个舞台剧走向了未知发展,每个人都开始瞎演了。

 

“……大蛇丸那里才是我的归宿,这是你们都无法理解的事。”药研手肘磕在腿上,双手交叠,一脸深沉地说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台词。

 

话音未落,“雏田”就激动地回应道:“不!我能理解的!”

 

住口啊信浓,你已经崩人设了!而且雏田不是应该一脸羞涩地看着鸣人不敢吱声的样子吗?你突然冒出来抢什么戏啊!?

 

“我也是!佐助,我支持你!”

 

等等,后藤,你在干什么?井野是你这样的吗?难道不是应该一脸悲伤地挽留即将误入歧途的暗恋的男孩子吗?

 

还有骨喰,不,宁次,你的台词呢?请问你站在一边是在当背景吗?为什么一副默认的样子?快出声阻止啊!

 

我站在舞台另一边,已经胃疼到失去了邪魅的反派表情。

 

——所以最后大家一起投奔大蛇丸了,木叶毁灭了。

 

简直是神结局。

 

不,我的剧本不是这么写的!你们放过我,我只要药研,不,我只要宇智波佐助啊!

 

帷幕落下,舞台剧结束。外面观众的掌声响起。

 

一直在后台没有戏份的鲶尾已经笑摊在椅子上了。我瞅了他一眼,疲惫地叹了口气:“总算结束了。”

 

“辛苦了,大将。嘛,圆满的结局也很好啊。”药研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背安慰道。

 

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眼中的笑意,心想,神结局就神结局吧,也算是另类圆满。

 

“这个剧很精彩哦。”

“对,情节超有趣。”

“太棒了!”

…………

 

晚会结束后,这个舞台剧意外得到了刀剑观众们的好评。我听着这些评价,心情十分复杂。

 

要是没看过原著就算了,也不知道这些看过原著漫画的刃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些称赞的话的。

 

 

 

*欢迎红心蓝手和评论,非授权请不要转载

*长期有效的质问箱

评论(38)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