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归处

*大将组x婶

*信浓主场,含出阵描写、友情羁绊

全站目录→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1)

 

闪烁着寒光的刀刃,浅浅地划过他的肩膀,军装随之破损了一些,所幸没有损伤到身体。

 

在溯行军的刀剑再度挥来之前,红发少年就先往后跳开一大步,以保持与敌人之间的距离。

 

“呼……”他吐了一大口气来调整一下气息。因为长时间的战斗,体力消耗很大,他的呼吸非常剧烈,握住刀柄的手出了很多冷汗,心跳也加速到破表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战场上千钧一发,和意图破坏历史的时间溯行军对峙,是赌上自己的性命在战斗。

 

从赌上性命这点来看,这场战斗看起来是有些不公平的。因为,地下城的溯行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随着前进的脚步不断从时空壁洞里冒出来。

 

有的长着庞大而坚硬的身躯,眼冒着红光,有的就像蜥蜴头与尾巴的半人半兽怪物,有的挥动这好几只手臂,和蜘蛛一样狰狞。

 

——好丑。

 

信浓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也许是听懂了他的自言自语,对面的溯行军竟然露出那排列在细长下颚上的尖牙,呜呵呵地笑了一下。

 

“……”

 

同队的六振刀剑们集体沉默了。

 

药研、厚和后藤都颇为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信浓赶紧闭上了嘴,右手紧紧握住短刀,摆好姿势。

 

溯行军也举起手中的长刀向后缩去,好似在蓄力。

 

昏暗的地下通道上,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的风,将墙壁上的火把吹得晃动了起来。火焰闪烁着反射在潮湿的石板上。

 

对面的溯行军脚向下一蹬,伴随着含糊的咆哮声往这边冲了过来。长长的刀刃划出一道锐利弧线,直往信浓冲来。

 

——果然被针对了。

 

信浓敏捷地躲过离鼻尖只有几公分距离的刀锋,放低姿势闪电般冲进了溯行军的怀里。

 

“看到心脏了!”  

 

右手中的短刀跟着叫喊声刺了出去,刀刃深深刺进了敌刀的胸口,血液飞溅而出,接着响起一声沉重的悲鸣,溯行军的身体重重地倒在地上,化作黑雾消散。

 

但他的攻击并没有就此停住,而是俯身快速而无声地对前方的敌刀发出下一波攻击。

 

“明明刚才还说自己累了,又来抢我的功劳。”厚抱怨了一句,随即又露出爽朗的笑容,“才不会让你得逞呢……有破绽!”

 

他手中短刀直直地砍入敌刀的盔甲,又从左边向右回砍,锋利的刀刃再度撕裂溯行军胸口,接着将身体回转一圈,将第三道攻击深深地切入敌人身体。

 

敌刀发出一声哀嚎,巨大的身躯向后倒去,化作黑雾消散开。

 

厚得意地看了信浓一眼,把手中的刀轻轻挥舞了一下,甩去血迹,收进腰间的刀鞘里。

 

还不等两人拌嘴说几句话,不远处药研就拍了拍手:“这一层的溯行军已经清理干净了,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吧。”

 

话音刚落,信浓就后退了几步,直到背部碰到了墙壁,才慢慢地滑坐到地上。

 

先将闷在胸口的气大口呼出来,再紧紧闭上双眼。或许是长时间战斗所带来的疲劳,太阳穴深处传来些许刺痛感。用力地摇了几次头,摆脱了刺痛的感觉后,才再度睁开眼睛。

 

“喂,没事吧?”

 

对上一双含着担忧神色的紫眸,信浓接过他递来的水壶,笑了笑:“没事……虽然赢了,但有些累了呢。”

 

他仰头看着头顶黑沉沉的石砖,叹了口气,软软地说道,“好想回去啊,想钻进大将怀里休息。”

 

药研顿时收起了担心的神色,转身学着他靠在墙上,盘腿坐下:“大将就算了,一期哥的怀抱倒是可以借给你。”

 

“为什么啊?药研真是过分,老是不让我靠近大将。”

 

“因为你太缠人了。”厚在他另一侧坐了下来,摘下头盔,露出短短刺刺的黑发,显得格外清爽。

 

“没错。”后藤坐在厚的旁边,一边低头擦拭着自己的短刀,一边应和了一句。

 

“……”信浓心想,这怕是大将经常吐槽说的塑料兄弟情没错了。

 

      

(2)

 

没有电闪雷鸣,没有瓢泼如注的气势,雨点不紧不慢地延续着,在冷光浮动的水面上窃窃私语。

 

那时候记忆中的残片,无比真实地横陈在眼前。

 

房里已下了帘子,把风雨隔在咫尺之遥,但似乎只是自欺欺人。室内的气氛比青黑的雨云更加沉重,有侍女低低地哭出了声。

 

他站在床边,看着曾经的主人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人的生命真是虚无缥缈呢。他想。

 

在获得了人的身体后,再次守望了酒井家的变化,信浓无法不觉得伤感。

 

于是在给少女的信中,他不禁提笔写道:人总是会留下刀,自己就先消失。大将也总有一天会在我之前消失吗?

 

写下这句话时,他忍不住想,那个总是包容他撒娇任性的少女,笑容可爱的少女,也会有一天和酒井大人一样变得苍老衰弱吧。

 

如果可以,他想永远守护他认定的大将。可是人类的寿命如此短暂,就像春天盛开的樱花,留下绚丽的景色后便很快凋零。

 

可是,哪怕她在垂垂暮年之际皱纹爬满了干枯的面容,对他露出的笑容,他恐怕也依旧会觉得看不腻。

 

被珍藏在怀,被那份温暖包围,倾听大将的心跳声,长长久久守护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心中的祈愿太过美好,却终究不能圆满,于是只求能多陪在她的身边,一刻的远离都觉得思念。

 

大将……

 

他轻声呼唤道。

 

站在庭院里的少女对他伸展开双臂,温柔的笑容融在金色的阳光里。

 

…………

 

药研闭目养神了一会儿,从包里掏出怀表打开,显示时间已经是傍晚了。现在不离开大阪城的话,就赶不及在天黑之前回到本丸了。

 

他看了一眼靠在后藤背上睡得香甜的信浓,和被当做靠枕的橙发少年默默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蹲下,伸手——

 

“啊疼疼……”脸颊被揪住的信浓猛地睁开眼睛。

 

药研顺势松手:“等回去再休息吧。”

 

信浓揉着脸表情不爽地坐起身,后藤这才伸了个懒腰,舒展活动四肢,缓解长时间不动造成的身体僵硬。

 

“药研哥,现在是准备回去了吗?”秋田闻言,忍不住问道。

 

“再打完下一层,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如果顺利的话,应该能赶上和大家一起吃晚饭。”他低声回答道,清冷的表情蓦然柔和了下来。

 

在战场上浴血厮杀时,就像被唤醒了印刻在灵魂里的饮血本能,每一根神经似乎都充斥着兴奋和凶性,眼前只剩下需要消灭的敌人,就连受伤的疼痛都能被麻痹了一样。

 

可是,归心似箭。

 

一旦停下脚步,收刀归鞘,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现本丸里的角角落落,还有大将比阳光还温暖的笑容,心情就会不可思议般平静下来。

 

他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出阵时,身为主君的少女亲自从本丸赶来战场,迎接部队回去。

 

往四方蔓延的广大草原,在开始略带红晕的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遥远的山边浮现出森林轮廓,近处则是闪着光的湖面。目之所及是无限延伸的天空与被染成金色的云群,往下可以稍微看到一点城镇的城壁。

 

少女站在湖边对着他们招手,他用力夹紧双腿,马儿轻鸣,蹄声哒哒,骑行到她面前。翻身下马后,迎面便是她充满关怀的笑容。

 

心脏被融融的暖意浸润,他想,胸腔中涌动的这份不可思议的心情,就是所谓的归属感吧。不管什么时候,他的归处永远是她的身边。

 

           

(3)

 

“信浓……”

 

迷迷糊糊之中,感到仿佛有人在低低喊着他的名字,轻柔地包扎着他的伤口。

 

仿佛在漠漠寂静中听到的喧嚣,极远又极近,极轻又极重,无穷无尽地奔涌倾泻,直叫人心中一颤,却又无限温柔。

 

那是一种用言语难以表达的温柔,好像沉睡在心灵的最深处,至弱又至强,直欲燃烧般席卷全身。

 

隐隐约约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丝光线,可在光流中仿佛找不到出口,他随波逐流地飘荡,意识似乎都要随之涣散。

 

光亮微弱却温暖,他置身其中,醺然欲睡。

 

几乎彻底丧失清醒的意志,沉迷在没顶的洪流中,仿佛感受到的全是那人的温度。

 

大将……

 

“没事了,信浓,很快就好了。”

 

“唔……”他含糊地应了一声,睁开双眼抬头望了一眼。看见少女的眼瞳水光盈盈,盛满了温柔心疼之色。

 

这是已经回到本丸了吗?他有些茫然地想着,脑海里渐渐浮现出昏睡之前的记忆。

 

在最后一层的任务里,大家正在前行战斗着。他见秋田落后了些许,就回过头正要关心几句,忽然只见暗处一道银光,风驰电掣般冲着毫无防备的弟弟刺去。

 

——是枪兵。

 

他大惊失色,根本没有多想,一个纵身往后用尽全力将秋田拉到身后,挡下了攻击。

 

但是敌枪兵的穿刺巨力难挡,只一瞬间,刀刃就产生了裂纹,锋利的枪尖已经划过他的短刀本体“噗呲”一声刺穿了他的铠甲,扎在了他的腿上,殷红的鲜血从长长的伤口涌出。

 

“信浓哥!”“信浓!”

 

厚跃至他的身边,一刀斩杀了枪兵。

 

药研比较冷静一些,让秋田扶好他,低头利落地替他包扎了一下。

 

之后的战斗中,他开始觉得受了伤的右腿不听使唤,尖锐的疼痛在伤口肆虐,让他的动作也有些迟缓。

 

为了不让兄弟们担心,不让自己成为拖累,他只能忍住疼痛,强撑着继续战斗。可是敌枪兵就像是看穿了他的弱点一样,总是盯准了他发动攻击。

 

真剑之后虽然还在奋力厮杀,但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感觉自己好像掉进冰窖。好像已经到了极限,恍惚中有一种全身的血已经流干的空虚感,当最后一处敌军一刀砍来的时候,他的身体一晃,抵挡的动作都有些力不从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被谁用力扯了过去,有谁挡在了他的身前,将危险和伤害隔绝在他的范围之外。

 

然后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属于并肩作战的兄弟的声音:“这种时候就不要逞强了。”

 

最后任务完成时,他和同样受了伤的后藤,被药研和厚背着回了本丸。

 

好逊啊……这么狼狈的样子……明明已经是修行归来后变得更厉害的秘藏子了……

 

温暖的指尖轻轻落在他的眉眼上,抚平了他的烦躁不安。隐约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滴落在脸颊上,他重新睁开眼睛,对上审神者微红的眼圈,心里有些酸楚,又有些甜蜜。

 

虽然很想趁机埋进她怀里撒娇,说自己很疼,但是她会哭得更厉害吧。他心想。

 

“别担心,我会变成完好的样子回来的。”

 

红发少年声音微哑,但那双宝石般明净的眼眸中却盈满了笑意。

 

 

 

 

 

*我爱几个少年之间的友情和羁绊,又纯粹又美好啊~

*老是局限在本丸里谈恋爱,总觉得有点腻,最近酷爱出阵战斗(喂)

*长期有效的质问箱

*非授权请不要转载

*好久没写信浓大宝贝了,我还记得我是药研、信浓双推来着~

评论(51)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