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初融

*不动行光x婶

*短篇甜文

全站目录→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可配合前篇食用更佳→《冬岁》

 

 

 

(6)

 

审神者不曾用灵力干涉过这个本丸空间的季节流转。

 

于是在不经意间,庭院的朝阳处雪开始融化,慢慢露出黄黑色的地皮。雪水滋润着泥土,浸湿了去年的草楂。

 

已经是冬天的尾声了,天气却依旧寒冷,说话时还可以从口中呵出淡白的雾气。

 

外面像下了雨一样,地上湿漉漉的,屋檐上的雪融化成水,从房顶向下流,滴答滴答的声音,格外清脆。

 

因此当不动行光轻声叫住她时,低低的少年音混在这滴答的“雨声”中,让她一时有些听不清楚。

 

她转过身。

 

“啊……那个……我有点事……”

 

不动行光是来向她提出修行请求的。

 

她在他眼中看到了彷徨,看到了困扰,但更多是一种想要寻求答案的坚决。

 

他静静地看着她,面容被发白的日光照得无比清晰,犹自带着几分酒意的红晕,但往常的那些颓废失落却已消失不见。

 

是下定决心的表情呢。审神者这样想着。

 

修行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她担忧着他路途的平安,想象着他见到深切思慕的前主人后可能会有的表情。

 

也许他会遇到危险,受伤甚至折断。

也许他会动摇得忘却自己的安危,忘记她这个现主人,不顾一切地去改变历史。

也许他眼睁睁地目睹爱戴的前主人的末路后,深重的悲伤会再度让他的身心备受折磨。

 

尽管心中有着这样那样的不放心,她还是同意了他的修行请求,并亲自为他准备了修行途中需要的衣装和行囊,到本丸门口送行。

 

清晨时分,地上起了一层白茫茫的雾,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雾气中。庭院里一片迷蒙,灌木树丛和池塘都笼罩在朦胧中,轮廓模糊。

 

长久地站在原地,睫毛上都凝结了小小的水珠。她闭眼再睁开后,只觉得眼睛湿润,有一丝凉意。直到身后传来狐之助的呼唤声,才回过神来。

 

收到不动寄回来的第一封信时,她静静地看着信纸上凌乱潦草的字迹出神。

 

墨痕交错,笔画的末端是因为落笔过重而散溢的墨汁,蛛网一样细微地蔓延开。信的内容是此前好几年来都从未在她面前坦白的心事。

 

“……一从烂醉中恢复,酒醒了之后,我总是充滿了恐惧。这个本丸是不是有一天也会陷入一片火海……”

 

原来他一直都陷在这样的恐惧中。

 

她想象着时空另一端,写这封信时的他一定颤抖摇晃得厉害,就像是被自己的情绪压得喘不过气来一样。

 

看着这封信的她,心也似乎跟着颤抖起来。

 

今日当番的近侍问她为什么要同意不动行光去修行,这样有执念的刀去修行,说不定一时冲动会改变历史,不回来了。

 

审神者默默地摇摇头,脑海里浮现出与那个少年从初遇到修行告别之间的种种过往。

 

虽然不动一开始对她的态度并不友好,和同为织田组的长谷部、药研比起来更是显得尤为冷淡,但是也绝对不会是想伤害她的。

 

她知道他是因为心结未解,所以自我逃避,像是失去了心灵支柱一样,总是自己责备自己,自己伤害自己。

 

可是,看不开、走不出失去前主的阴影,恰恰说明他身上的人情味。单纯的本性也令他很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这一点意外地让她并不讨厌,反而觉得有点可爱和心疼。

 

身为冰冷的刀剑化身而成的付丧神,感情却如此真挚而热烈。和一些无论遇到什么都云淡风轻,“神性”偏重的付丧神比起来,这样的不动更让她感到亲切。

 

可是,没有相同的经历,就不可能感同身受,也就没有资格说什么“不是”“绝对不会”之类的漂亮话。太轻飘飘了,轻易说出口的空话,只会在不经意间刺伤到他。

 

所以她并不会把这些话挂在嘴边,而是决定从行动上关怀他。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想让他感到温暖,不要总是那么阴郁,一味地排斥本丸这个新环境。

 

虽然效果看似不明显,但她相信慢慢来的话,这个单纯的少年总有一天会伤口愈合,走出从前的噩梦。

 

她能为他做的有限,更何况此时相隔着遥远的时空。如今的她唯一能做到的,也只有相信他了吧。

 

             

(7)

 

作为审神者,工作自然是本职,但和刀剑们的相处也是她格外重视的一点。

 

人与人相交尚且需要以诚相待,真心换真心,何况是和“神”在一起朝夕相处呢。

 

聪明敏锐的付丧神,自然也有着一双慧眼,更有着比贪婪的人类更加透彻的心魂。付出的温柔和爱惜之情会得到同样温柔的回应。

 

因此,生活上的关照是一方面,了解和体谅他们的心情也是她致力于去做的。

 

她一直认为,人的另一面的真实,不在于他向你显示出来的,而是在于他不能向你泄露的。因此,如果你要了解他,别听他说出口的话,倒要琢磨他不说的话。

 

这一点,很多性格别扭或者心思隐藏得深的刀都适用,不动也不例外。

 

在审神者看来,不动行光不经意流露的可爱之处有很多。

 

看上去有点熊,但其实并不会真的麻烦到别人。

嘴上抱怨马当番畑当番,但安排的工作还是会好好完成。

对人也挺有礼貌的,问出口的话也会好好回答。

 

她还记得第一次安排他出阵的时候,他打了个酒嗝,懒洋洋地抬头看着她:“这样好吗?让没用的刀当队长。”

 

闻言她的表情没有丝毫动摇,稳稳地说道:“拜托你了。”

 

结果第二次出阵时,她重新安排了队伍,转身准备分配刀装时,就听到背后传来他不满的抱怨声。

 

“什么?我怎么不是队长啊?”

 

她怔了一下,忍俊不禁地摇摇头。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她开始明白,其实他很在意主人,嘴上不承认,心里还是想被重用的。

 

    

(8)

 

虽然本丸的刀剑很多,但审神者总是能在琐碎的时光罅隙里寻找到和不动有关的细节,来缓解心头从他离开那一刻就盘桓难解的牵挂。

 

大概是他来到本丸的第一个春天时候的事了。

 

午后的阳光洒在庭院里,被树叶割裂成碎金一般投射在木廊上,明晃晃的光斑又被暖风吹得摇摇晃晃。

 

她从天守阁走下来,转过弯,就看见熟悉的紫发少年正坐在廊下。和往常比起来更加安恬的侧颜,眉睫低垂。

 

五虎退的一只白色小老虎从灌木从里钻了出来,跑到了他面前。玻璃球般盈润的眼珠好奇地盯着他,耸起鼻子嗅了嗅。

 

他盯着这只不请自来的小动物看了一会儿,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抚摸它的头和背,见它蹲下来蜷缩起爪子,才顺势挠了挠它的下巴。

 

看着它眯着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他忽然绽开了笑容。

 

眉眼弯起,单纯的笑意就像清泉的波纹从嘴角溢了出来,漾及满脸。午后的暖阳滟滟流转,给他的面容镀上了一层浅色光泽。

 

她驻足良久,连呼吸都放轻了一些。

 

——原来不动也会露出那样的笑容啊,简直像天使一样。

 

她心想。如果能更多地看到那样的笑容……就好了。

 

还有一回,她因为紧急工作起得特别早,在走廊上意外碰见了打着呵欠的不动,便好奇地问他,昨晚夜战那么辛苦,今天他不当番,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紫发少年揉了揉头顶翘起的绒绒的马尾碎发,有气无力地说室友睡姿可怕,也不知道怎么睡的,大清早翻到他身边压到了他的头发,被生生扯到头发疼醒了。

 

头发被扯到的感觉……同是长头发的审神者深有体会。

 

只是——看着他因为睡眠不足满脸不爽的表情,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出意外地引起了对方的强烈不满,她一边道歉,一边心想,他嘴上抱怨着,却也没有把小贞吵醒,而是自己一个人起床了……

 

这种细微的温柔之处还真是令人心生怜爱。

 

出于自己也不明白的柔软心情,她提议他可以去她楼上的办公室补眠,因为等会儿大家都起床了后下面会很热闹,恐怕会吵到他。

 

也许是真的太困了,也许是她的态度太过温柔,不动行光偏过脸去嘟囔了什么,耳根有些泛红,却没有拒绝。

 

…………

 

雕花的木格窗正把最后一点夕照透进室内,橘色的柔光折射在公文纸上,审神者被照得有些恍惚。闭了闭眼,眼前还能浮现起那个少年曾经躺在身边补眠时,睡得一脸香甜的模样。

 

哪怕总是说自己没用,念叨着前主,名为不动行光的护身短刀还是会有下意识对主人的保护。

 

就像不久前在战场上,她的肩膀被溯行军的刀锋伤到了,明明只是浅浅的划伤,却激怒了他。

 

奋力的搏杀,像是拼命一样凶狠。

 

只是,站在一片血雾黑烟中缓缓转过身来的少年,像是害怕着什么一样不敢靠近,站在原地看着她,漂亮的紫瞳里却慢慢浮起了泪水。

 

夕阳从树叶的缝隙里投射在他的脸上,橙红的光芒将滑落的泪珠照得一片晶莹。

 

那一刻,她的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握住,揉搓成软烂的一团,钝痛良久无法舒展。

 

暮色已深,审神者看完文件,略觉口渴,起身倒水时不经意转过头,视线落在不远处的架子上。那里放着几罐甘酒。

 

她怔了怔,眼前闪过熟悉的少年面容。因为醉意上头,脸颊和鼻梁都泛着红晕,紫眸里泛着隐隐的水光。每当与她对视时间一长,他就会低下头,细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

 

忽然就觉得办公室里空寂寂的,竟有些怀念起他喝酒喝到一半打嗝的声音。

 

等待的时光像是被拉长了一样。

 

无数次打开他寄回的信件,想写回信,但千言万语都被莫名酸涩的情绪堵在了手边。提笔落下墨汁一团,氤氲在信纸上,糊成一团。

 

“……恐惧还没有完全消失,但如果只知逃避的话也是没办法的。现在的我是您的剑。为了不要让您的本丸有陷入火海的那一天,不管怎样都会变强给您看。”

 

最后一封信,审神者看了很久,像是淤积的心绪被缓缓梳理开一样变得轻松起来,嘴角勾起不自知的欣慰笑容。

 

她听见墙上的时钟咔嗒咔嗒地响,混合着春雨淅淅沥沥的声响。抬起头望向窗外,凉风卷着雨丝斜掠了进来,细细碎碎的水滴还带着冰雪消融之际最后的寒意。

 

庭院里笼罩着淡淡的水墨般的烟气,池塘一片碧色,倒映着岸边碧翠的枝叶。绿叶掩映之下,枝头已经长出了紫蓝色的蓓蕾。

 

距离修行回来不知还剩多少时间……但已经不远了。

 

           

(9)

 

从信鸽穿过窗户飞回来之后,审神者就匆匆赶到了本丸的门口。

 

直到看见他从时空传送的光芒中出现,稳步而来,摘下斗笠,解开衣装。

披风猎猎,肩甲熠熠,眉宇间一股轩昂之气比阳光还要夺目。

 

“不动行光,现在回到如今的主人身边!”

 

她的心蓦地宁静下来。尽管有很多话想问他,想知道他的心路历程,想知道他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但这些在此刻都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不过几步的距离之外,她忽然展开一抹笑容。

 

“你是谁?”

 

“……诶,你问我是谁?真是过分啊,我只是不喝酒了而已。”他不满地说道,沉稳帅气的表情瞬间破功。

 

修行归来的不动变化是巨大的。

 

他还是会怀念起前主,在她工作闲暇之余,偶尔和她说一些织田信长的事。但是会用坚定而坦率的眼神看着她,表示会以最认真的态度对待现在的主人。

 

最有代表性的,大概就是对她的称呼,从疏远的“你”或者干脆不称呼,变成了一口一个“主人”,还总是挂在嘴边。

 

与她对视上的时候,他的眼睛会发亮,注视她的目光清澈而专注。被夸奖的时候,会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眼中流露出的开心却格外单纯。

 

从初见开始,她就看着他一步一步地成长。从固执而别扭的小少年,顺着时光的轨迹前行,变成如今更加帅气可靠,热情温柔的模样。哪怕长大了,也依旧不失可爱之处。

 

这样的不动行光让她十分欣赏。

 

但欣赏的同时,又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浮上心头。

 

她很难形容,就像是沉在温柔流淌的春水中温暖而安心,却也有着触不到底般茫然和无所适从。

 

某一日在廊下和药研聊天时,她看着对方的眼睛,不知怎的眼前就浮现出另外一双同样漂亮的紫眸,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下意识就把话题说到了不动身上。

 

药研推了推眼镜,像是看出了什么一样,露出了一丝微笑:“大将不用担心。男孩子啊……可以因为失去重要的人变得脆弱,也会为了保护重要的人而变得强大。”

 

 

 

 

*终于把感情铺垫全都完成了,马上就能进入谈恋爱的狗粮情节了!十分激动!下篇《一枝春》正在书写中,近期会放上来~

*长期有效的质问箱

 

 

评论(36)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