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从满级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勇者药研x魔王婶

*奇怪的童话paro,搞笑向

全站目录→刀剑乱舞同人目录 

 

*阿凛 @甘木凛 那篇《魔王·公主·勇者》的联文,写手挑战的作业

 

 

 

(1)

 

中二时期的我看过很多轻小说和动漫,涉猎广泛,自然也包括穿越异世界这样的大众题材。

 

不管是高富帅型的男主,还是废柴型的男主,都会有那么一两个特别的能力,然后凭借自己与众不同的穿越经历、聪明才智或者欧气在异世界慢慢升级,最终收获金钱美女。

 

有一定的外挂会很带感,特别是在别人以为你很弱的时候突然爆发一下,看到敌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就很爽。

 

但是,外挂太大就没意思了。

 

——就像我,初到异世界就被一群长得奇形怪状的生物跪着高呼“陛下”。

 

幸好因为对心灵造成的冲击太大,我失去了表情,甚至看起来十分淡定,用副官的话来说就是颇有前代的王者之风。

 

不用慢慢升级,因为我已经是最强,除了光明神殿的女神,这个世界没有人打得过我。

 

当然也不用挣钱,历代魔王的积蓄私库全都是我的了。

 

至于美女……姑且不提我性向正常,女魔族的长相我其实有点怵。

 

城堡里这群自称魔族的家伙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的身份,明明我长得和他们完全不一样,既没有翅膀,也没有角,还长着和普通人类少女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

 

“不不不,这是您高贵血脉的证明。”副官用着咏叹调一般的口吻,满脸仰慕地看着我。

 

行吧,你高兴就好。

 

就这样,我在异世界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糜烂生活,再也记不起曾经勤劳朴实的劳动人民是怎样生存的了。

 

可是吧,人类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每天看到一样的人、一样的事物,很难不会感到无聊。这一点对我来说也一样。

 

“唉,凄风冷雨愁死人。”我手里摇晃着下属进贡来的发光酒杯,看着里面晃荡的红酒,长长地叹了口气。

 

副官下意识捂着自己的帽子抬头看向晴朗的夜空。

 

“……”

 

我淡定地挥手给自己的头顶弄了一片下雨的云。

 

对不起,会魔法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等等,既然可以为所欲为,何不出去旅行一下?

 

我捏着下巴,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初来异世界因为摸不清状况比较怂,后来又因为日子太舒服,就一直待在魔王城堡里,其实我对这个异世界一无所知。

 

各个国家和地域有什么样的风土人情、特色美食,一定和我原本的世界大有不同。

 

嗯,是时候出去浪一波了。

 

     

(2)

 

“正在此时,从春日的天空中,降下了与季节不符的白雪。如含羞草花般的雪。”

 

“即使伸手去试着捕捉,雪花也会轻飘飘的从指缝间穿过。想要捕捉却捕捉不到一一那仿佛就像是,最重要的那个人的心一样……少女站在海边的沙滩上,用哭肿了的双眼,矇胧地远望着那飘雪,在心中诉说自己的祈愿……”

 

我双手合十,声音变得轻缓起来。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这个魔王是靠着讲故事为生的。

 

自从发现从城堡里带出来的人类国家的金币被我挥霍一空后,我就陷入了艰难的抉择。要么灰溜溜地提前结束游历回去,要么想个谋生的手段。

 

总觉得没浪够,而且一想到要是回去了,就要面对积攒几个月的公务,瞬间就头疼了起来。我这个魔王,别的优点没有,逃避现实比较擅长。

 

挣钱不容易,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光靠嘴不动手的工作比较适合我,于是就做了个吟游诗人。

 

不要觉得这个职业很简单,怎么把故事讲好也是个技术活。

 

这年头,魔王的日子也不好过啊。为了吃顿好的,我容易吗我。

 

闲话暂搁。

 

围在四周的人们听得如痴如醉,特别是那些人类小姑娘,双眼含泪脸颊泛红,看着特别可爱。

 

——异世界的人类小姑娘,你们永远不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有种叫做少女漫的玩意。

 

除了萌妹子,听我说故事的人群中有个少年很引人注意。

 

黑发紫眸,肤白貌美,身材纤细修长,腰间配刀,挺拔得像个骑士,站在一群朴实的村民汉子里鹤立鸡群。

 

说不定就是个翘班出来逛街的骑士……我心里想着,一边嘴里跑火车,一边视线老是忍不住往他那里飘。

 

他穿着军装和短裤,披风被微微吹起,看着十分英姿飒爽,仿佛下一刻就能跨上马拔刀出鞘。

 

露在外面的腿最是抢眼,雪白的肌肤,又长又纤细,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才恋恋不舍地转回视线,回过神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故事编到哪儿了。

 

眼看着太阳快要落山,我这个“吟游诗人”也要收工了。

 

人群散去之后,我收拾了一下行囊,准备找个当地的小酒馆解决晚餐。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肩上。

 

我顺着这双戴着黑色手套的手看去,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紫眸。

 

确认过眼神,是个专程来勾搭,不,找我喝茶的没错了。

 

                

(3)

 

然而我错了。

 

这位让我一见钟情的小哥是来找我喝茶的,但不是我想的那种喝茶,是进局子里那种喝茶。

 

这就很失望。

 

“也就是说,你是个圣殿骑士团的勇者,为了保护人类免受魔王迫害,专门来讨伐我咯?”

 

我双手捧着杯子,小心地打量着这个自称药研藤四郎的少年。

 

他坐在我的对面,表情沉静稳重,不带丝毫敌意。看着看着,我的注意力就偏移到了他的睫毛、嘴唇、脖颈上。

 

在透过窗户照进来的夕阳下,像最精致漂亮的瓷器一样。

 

“接到圣殿预示的时候,我确实是这个打算。但是根据一路上的调查和今天的观察,我发现你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坏事。”他很坦率地说道。

 

我无语地放下茶杯。这垃圾圣殿没救了,身为遵纪守法的好魔王,我做了什么坏事?顶多就是故事没讲完,坑了几个妹子的少女心而已。

 

“……那你还要接着讨伐我吗?勇者。”

 

听到这句问话,他的眼中忽然浮现出浅浅的笑意。

 

“自然是不用了。能讲出那样温柔的故事,会把自己挣来的钱送给卖花为生的小女孩,会停下脚步鼓励去公会考核失败的陌生人……世上有这样可爱的魔王也不坏。”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总是被误解的你,想必也很苦恼吧。”

 

犯、犯规了。

 

我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脸颊有点发烫,忍不住心想,不不不,我一点都不可爱,可爱的是你。

 

不会一味地服从指示,也没有被固有印象左右而轻易地下论断,而是冷静地思考,细致地观察。帅气又体贴,还这么有风度。这个世上还有比你更可爱的男孩子吗?

 

决定了,我要把这个男孩子拐回去,留在自己身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魔王这个身份力量的影响,我对事物的喜爱之情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得到和独占。

 

——但是怎么拐是个难题。

 

我思考了一下,看着他缓缓说道:“我现在不做坏事,不代表我以后不会做坏事。身为勇者,你怎么能这么放心呢?万一等你走了之后,我就想通了,要做个坏魔王呢?”

 

看着他惊讶的眼神,我收起痛心疾首的表情,语重心长地建议道:“所以这种时候就要负起责任来啊,得时刻看着我才行。”

 

            

(4)

 

虽然我那个理由怎么听怎么逗比,但是能让药研跟着我回了魔王城堡,就是个满分的好理由。

 

顺便强调一下,是他自愿跟着我走的。

 

至于世人盛传的什么“极北之地的邪恶魔王把圣殿的粟田口骑士团的勇者给掳走了”,这种有失公允的虚假新闻并不能影响到我的心情,只会让我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快感。

 

当然,这些都是小快乐,大快乐自然是——

 

“好累啊……”我把脑袋从公文里拔出来,并伸了个懒腰。

 

一转头,就能看到捧着一本书的药研坐在我对面,抬起头,对我露出浅浅的微笑。

 

啊,治愈了。

 

太养眼了。我觉得对着这些长得和蝌蚪一样的魔族文字,还能再眯着眼肝一会儿。

 

“偶尔悠闲一点也不坏嘛。”他放下手里的书。

 

我瞥了一眼,应该是某一任魔王从人类那里掠来的珍贵医学书籍。他好像对治疗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些天,被我拐骗来的药研忠诚地履行了职责,一直跟在我身边看着我,以防我突然黑化做坏事。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对着他的脸,饭都能多吃几口。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秀色可餐吧。

 

生活方面,我好吃好喝地招待他,有我一口好吃的,就不差他一口,私库里的东西随便他拿,超大size的王族之床也提出可以分他一半……虽然被他拒绝了。

 

“话虽如此,但是一想到还有这么多工作没处理就好心累。说真的,我可能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过劳死的魔王。”我叹了口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所以,善良热心的勇者大人可以帮帮我吗?”

 

“……我看不懂魔族的文字。”他为难地说道。

 

我也是来到这里现学的,那段日子让我重新体会到了上学时曾经被英语支配的恐惧。不过,这不是重点。

 

“没关系,不懂也没什么影响。”我摆摆手。

 

一分钟之后,我幸福地躺在他的腿上闭上了眼睛。

 

所以说,美少年就是我的快乐源泉啊。

 

然而,就在我沉浸在包养勇者小哥哥的快乐中醉生梦死时,一个不速之客上门了。

 

                  

(5)

 

魔域处在大陆的北边,我的城堡更是在终年积雪的极北之地。

 

放眼望去,茫茫的雪原之上伫立着漆黑的森林。一位蓝色头发的青年骑马而来,勒住缰绳,抬头看向城墙上的我,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这谁啊,一来就怼我。

 

副官凑过来悄悄解释道:“这是圣殿的粟田口骑士团团长,一期一振,您那位情人的兄长。”

 

前面的头衔我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后面那个身份……我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就可以解释为何这位小哥如此杀气腾腾了,感情是来解救“被魔王掳走”的弟弟的。真是个好兄长啊,单刀赴会来讨伐魔王,勇气可嘉。

 

此时的我可以说是十分焦虑了。

 

我怕药研跟着一期一振离开,从此再也不会回来我这个蛮荒的极北之地。一想到相隔遥远,再也难见到他,我怎么看一期一振怎么不爽。这就是个棒打鸳鸯的坏家伙嘛。

 

我吩咐副官,让城堡里的部下全都闭紧了嘴,不要告诉药研这件事。然后端着一副高贵冷艳的恶人嘴脸飘下了城堡,落在了一期一振对面。

 

在黑雾缭绕中从天而降。我缓缓抬头的同时,忍不住给自己这个装逼的出场打了满分。

 

“请问阁下就是魔王吗?在下一期一振。”

 

蓝发青年开口了。出乎我意料,他虽然表情严肃犀利,但是说话却很有礼貌。配上他轩昂的身姿和优雅的气质,说他是王子我都信。

 

但是——这并不能抵消他的“情敌”buff。

 

我爽快地点点头:“一期一振,你可以回去了,你弟弟已经归我了。”

 

这话的欠打程度,在看到他一瞬间崩掉了原本沉稳的表情时,得到了答案。

 

他沉默着,似乎在困扰该怎么回复我。

 

气氛陷入僵局。如果让我来给此刻的他配个音的话,大概就是“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没错了。

 

           

(6)

 

这天后来,我以“天不早了要回家吃晚饭”为由,拒绝和他谈判,并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城堡外面吹大雪。

 

但是一期一振并没有放弃,第二天又出现在了我的城堡底下。

 

“……”

 

说真的,假如我是旁人,肯定会被这么负责又坚强的哥哥感动到。可问题是,他现在扮演的是一个企图棒打鸳鸯的“恶婆婆”。

 

于是,我锲而不舍地开发着气死一期一振的一百种方式。

 

一期一振的态度概括起来就是:反弹,无效,我不接受。

 

到后来,我甚至开始佩服起他的韧性和风度了。换做我是他,肯定早就出手靠暴力解决问题了,打不过也忍不下去。

 

大概是我最近被城堡外面的事分散了很多精力和时间,让药研察觉到了什么。

 

某一日的早晨,我被堵在了通往城堡大门的走廊上。

 

等等,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

 

我靠在墙壁上,心脏砰砰直跳,看着面前的少年那双深邃的紫眸,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和平时面对我时温柔妥帖的样子不同,此时的他英武又强势。看到这样的他,我忽然有些恍惚起来。

 

他以前在自己的故乡,也是这么帅气的模样吧?出征、战斗、助人……一定有很多人类少女为他着迷。

 

不仅如此,在魔域之外的遥远国度,他还有很多情谊深厚的兄弟。他的兄长甚至因为担心他的处境,冒着危险千里迢迢来寻找他……

 

“如果……”我开口道。

 

“什么?”

 

“如果你的兄长来找你回去的话,你会跟他走吗?”

 

药研的眼中闪过几分惊讶,似乎是没想到我明明瞒了他这么久,突然变得这么诚实。他打量着我,嘴角漾开清浅的笑容。

 

“约定好了会一直跟在你身边,自然是要言出必行。”他的笑容温暖又率直,低沉的声音安稳又笃定。

 

我呼吸都放轻了,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剧烈。

 

虽然这个比喻有点肉麻,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如果这是一篇以我为女主的异世界冒险轻小说,他一定就是我命定的男主。

 

            

(7)

 

药研发现了一期一振来找他的事,但还是决定留在我的身边。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回应了我的感情。

 

还有比这更让我得意的事吗?

没有,不存在的。

 

身为魔王,这么喜庆的事自然要昭告天下。

 

在此之前还有一步,那就是见家长。

 

那日,吹了好些天大雪的蓝发青年被魔族们毕恭毕敬地迎接进城堡,殷勤伺候端茶送水时,英俊的脸上满是不知所措的表情。

 

兄弟相见的场面比我想象的更加——扑朔迷离。

 

一期一振无视了我,看着坐在王座边上的药研,表情瞬时严肃了起来。

 

“药研,到这里来,恐怕你被这位魔王阁下骗了。”

 

说实话,我能理解他。毕竟互怼了那么久,见多了我的恶人嘴脸,现在我突然殷勤起来只会引起更多的警惕。

 

药研似乎有点错愕,但还是端住了郑重的神色:“一期哥,我是自愿留在这里的。”

 

“……”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一期一振这一刻的表情。太复杂了。

 

绝望,痛心疾首,我愚蠢的弟弟啊——

 

↑ 也许可以用以上词汇概括。

 

作为导致这兄弟两人都不明真相,从而互相误会的罪魁祸首,我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药研不知道我对他敬爱的哥哥做了什么,一期也不知道其实我对他的宝贝弟弟钟情得很。

 

我已经可以想象了。如果误会不解开,面对弟弟的执迷不悟,身为一个好哥哥也没有办法,再绝望最后也只能选择原谅他。

 

这么一想,我开始有点同情一期一振了。同情使我良心发现了一把,请客吃饭后,提议让药研带着他的兄长在城堡里逛一逛。

 

     

(8)

 

我不知道这兄弟两人单独私下谈话的时候说了什么,总之,一期一振走之前对我的态度没那么敌意了,甚至还恳切地拜托我好好照顾他弟弟。

 

我赶紧拍着胸口保证了一番,殷勤地表示可以派部下护送他回去,被婉言谢绝了。

 

看着他骑马离去,逐渐消失在茫茫雪原中的背影,我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温柔啊……”

 

一转头,对上药研注视过来的目光。

 

“……”

 

一秒钟后,求生欲使我接着说了一句:“但是我果然还是最喜欢药研了。”

 

身旁的副官抬手捂住脸,一脸没眼看的表情。

 

行吧,没眼看就没眼看。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魔王不需要去毁灭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有花,有美丽的雪,有她喜欢的人。

勇者不需要走上讨伐魔王的荆棘之路,因为他用爱感化了魔王,最后和魔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流传在世间的关于魔王和勇者的逸话,最终变成了以冒险故事开头,以童话故事结尾。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s:这大概是我所有文里一期哥被黑得最惨的一次(土下座)

 

*欢迎红心蓝手评论,非授权请不要转载

*长期有效的质问箱

 

评论(31)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