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絮

二次元同人堆放地,主BG向。
目前时差党,更新随缘,多谢关注~

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这里比超大爱心♥送给你们!

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
也会掉落其他同人。

梦想用文字传达温柔~

其他详情见置顶~

——头像by Nekko
一个画药研特别好看的小天使!

不是告白的告白

*药研x婶

*短篇小甜文

【全站总目录】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场景。

 

天空一片湛蓝澄净,云层在大地投下轻羽般的阴翳。大片大片的浓绿中点缀着盛开的鲜花,和着苍翠欲滴的嫩叶芳香弥漫开来,人群和花海一直朝着视野的另一端延展过去。 

 

金色的阳光朦胧柔和,穿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户,攀沿上教堂里的地毯和壁画,映着一步步走上台阶的女子的纯白婚纱。

 

妆容精致的少女薄薄的碎发自然垂下,轻轻地沿着削瘦的肩部线条流畅地搭落下来。额前细碎的刘海荡在眼睫上方,染上淡淡的浅影轻轻浮动。

 

墨色的长发被白纱笼罩着,玻璃窗外轻暖的阳光斜斜洒下,铺上了她的发顶,使之褪去了幽深,转而带上了点点金色的光斑在发间跳跃闪烁。

药研站在门口有些发楞。

 

熟悉却又很陌生的气息和轮廓。

 

在音乐停下的时刻,少女已然走上台阶顶端。她的手被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握在手里,转过头望向台下,额前的几缕发丝顿时散到额边,少女的眼睛清清楚楚地露了岀来,盛满了羞涩和喜悦。

 

这下不会错了……但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

 

朝夕相处多年,互道早安,约定过共同努力,也曾一起并肩作战。他说过很多次“我会保护你的,大将。”而她每次都会回应道:“我知道。”

 

算不上什么肯定的回答,更算不上什么允诺。只不过是知道而已。

 

此刻,往日那些回答却似有千钧重量,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大将!停下!”他不由急步跑上前,却似乎怎么也到不了她身边。

 

…………

 

“……药研?”

 

他猛地坐起身,睁开双眼,对上审神者疑惑又关切的目光。

 

身穿白衣绯袴的少女坐在矮桌边的榻榻米上,侧着头望过来,一手捉着笔,因悬在空中久久未落,墨水滴在纸上晕开成一团。而另一只手臂……正被他紧紧抓住了。

 

他手撑在地上,胸膛上下起伏着,还未从梦里激烈奔跑的状态中脱离。

 

午后的阳光在她的碎发间跳跃,闪着柔和而温暖的轻盈色泽。

 

从桌上的茶杯中升腾而起的袅袅烟雾,让笼罩在光线之中的少女散发着一种宁静安稳的气息。

 

是梦啊……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药研抬手扶额,深深叹了口气。

 

因为昨天夜战太辛苦,被审神者特许可以午睡一会儿,结果却做了这样的梦。

 

不过也幸好是个梦。

 

他的手下滑,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不放。

 

“……?”

 

审神者心里一跳,脸颊也发烫起来,强装自然地问道:“怎么了,药研?”

 

像是内心格外犹豫挣扎,他皱紧了眉头,欲言又止,最后露出挫败的表情,低声说道:“……大将,请不要结婚。”

 

……不要……结婚?

 

审神者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地坐在原地,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他的脸上。

 

与平日里的成熟稳重完全不同,此刻的药研是少见的孩子气。

 

白大褂叠在一边,眼镜也取下放在桌上了。因着刚睡醒,少年柔软的黑发稍显凌乱,衬衫领口敞开,略微向上翻卷,露出稍许白皙的肌肤和瘦削浮突的锁骨,薄汗密密地布在目光可及的肌肤上。

 

阳光就这么散落在彼此的空隙中,尘屑在光束里沉浮起转,听不到声音。

 

时间随递增的呼吸次数逐渐消融。

 

半晌,他深吸一口气,抬眸直直盯着她,沉声说道:“我不想让你成为别人的。”

 

……什么叫成为别人的?他在说什么啊!

 

审神者霎时脸红透了,肺腑里升起一股甜意,充斥着心脏快要爆炸。

 

只是这股甜意中,还夹杂着几分微妙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恼怒和慌张。

 

她试图抽回自己的手,桎梏着她的力量并不强,不会让她感到疼痛,却恰好令她无法立刻挣脱,只能慌张地看着他。

 

似乎还嫌不够似的,药研紧接着又说道:“总之,希望大将以后不要嫁给别人。”

 

不要嫁给别人?那就是说……

 

审神者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掉在了桌上。

 

他的语气格外郑重恳切,可却又十分率真,配上他闪烁不定的紫眸和微红的脸颊,简直像是在撒娇一样。

 

审神者只觉得呼吸一顿,心口似有大石头压着一般,仿佛一呼吸便会溺水。

 

这种感觉她很熟悉。因为很早之前她就常常会有这样的情况。

 

夜里躺在床上忍不住翻来覆去,看着暗沉沉的天花板,想起他出阵时利落英武的姿态,保护她时小心翼翼的神情,还有偶尔流露的率真少年气……

 

第一次发现自己总是想到一个男孩子,而这个漂亮的付丧神少年让自己无时无刻不惦记着想见他,她就明白了。

 

大概这就是喜欢吧。

 

可是他却总是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一口一个大将,态度友好亲切,可是关心与照顾都并无越界,好像她的萌动,她的挣扎与难过都和他无关。

 

她的心像是时刻都被猫爪子挠着,即使最严肃认真的工作时刻,都会停下笔分心想起他一个小小的动作,一个淡淡的微笑。可是他却仿若不知道,想想就气得牙痒。

 

转而想到战争的紧张与危险,想到了战争结束即将面对的分离,想到了人类寿命的短暂、青春的易逝,起伏的心跳和情愫又会渐趋平静。

 

也许已经足够了。能够相遇,能够有一段君臣缘分,已经足够她铭记一辈子。

 

若是有幸能熬到战争结束,平安回到现世,她也不会忘记曾经这么喜欢过一个付丧神少年。

 

每天看着他的脸,听到他的声音,忍耐和压抑自己的感情似乎都变得不再那么辛苦了。

 

…………

 

只是没想到,就在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时候,他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举动。

 

少年气十足的懵懂表白,扑面而来的独占欲,几乎要将她的心点燃。

 

说这样的话,真是太狡猾了……他知不知道自己这句话的意思啊?

 

她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他微微蹙着眉头,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纤细的五官被日光映出了深刻的阴影,那慢慢浮上眉眼的不安和羞涩,也仿佛染上了一层冷霜的艳色。

 

“……知、知道了。”

 

她结结巴巴地回答,脸颊滚烫得好像要烧起来。

 

 


*这个礼拜每天写作业写到12点以后,周末赶紧吸药一发治愈身心😭

*学业繁重,也许以后更新会更慢,也会来不及每天上老福特,但是千万不要因此取关我啊拜托了QAQ

*长期有效的质问箱

评论(27)

热度(203)